中国式版权流量之战何时了?搜狐索赔百度500万 百度起诉搜狗

搜狐索赔百度500万 百度起诉搜狗

七弦琴新闻网讯,张朝阳最近有点生气,对象是百度。

10月9日,搜狐发布维权声明,宣布起诉百度等侵犯其自制剧《我在大理寺当宠物》版权,索赔1000万元。搜狐CEO张朝阳称,搜狐视频一直是网络盗版,“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虽然同时起诉百度等,无论搜狐的官方声明还是张朝阳的访谈,都特别强调了百度网盘。张朝阳认为,百度一直以 Robots 协议为说辞是“强词夺理的搅合。现在这个时代,杜绝别人上传盗版这个事情,软件上很容易实现”。

近年来,随着整体发展的落后,搜狐视频已经沦为行业小玩家,原创剧制作和版权剧购买都已不复当年勇。但在版权维权问题上,搜狐一直体现着张朝阳风格的坚持,用其原话说是“法律手段,是唯一实现这个世界改变的方法”。

事有凑巧。国庆节前,百度起诉搜狗的流量劫持也传出新消息,因搜狗浏览器劫持百度hao123流量拒不改正,遭百度申请行为保全禁令。搜狗根据禁令停止了相关行为,同时申请行政复议。

两位前江湖大哥,一个主要靠旗下游戏公司挣钱的门户网站,一个主要靠竞价排名挣钱的搜索公司,业务地位均已风光不再的情况下,却互相有诸多纠缠:搜狐指百度侵犯视频版权,从百度影音到百度云盘;百度指搜狐旗下搜狗劫持流量,从搜索输入法到浏览器。

检索公开信息,仅从2013年至今,两家公司之间在视频版权、流量劫持、发明专利、不正当竞争等方面有多起诉讼。本次两起诉讼时间点上的巧合不免令人遐想。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向时间财经介绍,目前针对侵害网络信息传播权,有避风港原则和红旗原则两个适用规则。国内一般以避风港原则即“通知删除”认定,除非原告举证百度事先或应当知道有人将盗版视频上传。对于1000万元的索赔金额,朱巍认为或难获法院支持,“如果不能证明侵权方因此获利,一般适用法定赔偿限额”。

“让盗版无处可逃”

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周鸿祎曾公开谈及张朝阳:最早回国创业,保持了海归的纯朴,很善良,他是一个好人,好人一般打不过坏人。

好人风范不仅体现在外界传闻的对待部下,也体现在商业战略上。在推动视频正版化的问题上,张朝阳保持住了好人的风格。一位视频版权行业人士介绍,搜狐视频是商业视频网站最早推动正版化,也是被指控盗版最少的,“当然这可能也和运营战略、规模发展本身有关”。

最早在2009年,优酷视频如日中天的时期,搜狐网与激动网、优朋普乐三家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盟”,张朝阳宣布,将对优酷网盗版侵权的503部国内影视剧提起诉讼,并称优酷网95%的内容都是盗版。昔日老部下、优酷CEO古永锵抨击其为“以版权的名义进行商业投机”。

4年后,2013年11月,张朝阳再度牵头,联合优酷、腾讯视频及版权方宣布,已向法院起诉百度、快播的盗版侵权案件,共立案百余起,涉及百度盗链、盗播移动视频版权的影视作品逾万部,向百度索赔由此带来的损失3亿元。

张朝阳对那次维权的评价是,百度影音用 P2P 进行盗版经过那场运动之后才没有了,“才有后来电视剧、网络剧的繁荣发展”。

最新宣布的这次诉讼,多次为搜狐视频站台的张朝阳也非常在意。10月9日在接受自媒体雷帝触网时,张朝阳表示,“我们这次就是维权,希望赔我们 1000 万,我们还有很多其他剧,也希望赔 1000 万,要让盗版无处可逃,让盗版的罚死才行”。同日,搜狐方面安排10月10日张朝阳的媒体群访,但因故取消。

1000万元的赔偿数额抓人眼球。张朝阳的信心或许来自南京中院最近的一次判决。据搜狐方面提供消息称,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针对百度网盘侵犯搜狐出品的网络剧《匆匆那年》信息网络传播权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百度网讯公司立即从百度网盘中彻底删除该剧,并赔偿原告搜狐 50 万元。

搜狐方面强调,该案确立了首例权利人以新诉讼思路使网盘服务商被判构成侵权的案件,未来将会对百度云所代表的个人网盘运营模式产生重大影响百度网盘此后不能利用“通知删除”只删除具体的链接,而需要从根本上定位到服务器上的资源文件进行删除。

换成张朝阳的话解释:百度以前总以Robots协议作为借口,通知就删除。但“我关心的是整个的最终结果,结果就是被盗版了,肯定是平台的责任。我们还有很多其他剧,也希望赔 1000 万,要让盗版无处可逃,让盗版的罚死才行”。

搜狗劫持流量?

张朝阳奉行的好人原则,他的部下和清华学弟、没有海归背景的王小川似乎并没那么多包袱。

搜狗2017年11月登陆美股,目前市值25亿美元,是母公司搜狐的4倍。搜狗由搜狐孵化,2013年腾讯入股后成大股东,但将部分投票权委托给搜狐,搜狐仍是搜狗的控股股东。

搜狗的主营业务为搜索,与百度直接竞争。因为旗下浏览器和输入法产品涉嫌流量劫持,搜狗公司多次被百度、阿里等告上法庭。尤其是百度针对搜狗的起诉,近年来密集而迫切。

本次法院对搜狗下达行为保全禁令,针对的是PC端使用搜狗高速浏览器访问“hao123”网站,会被搜狗恶意劫持到了自己的网站,百度2018年7月起诉,要求搜狗在首页连续30天道歉及500万元赔偿。

更早的流量劫持纠纷发生在2014年,彼时搜狗输入法推出的“搜索候选”功能以来争议。该功能下,用户在使用搜狗输入法在百度的搜索框中输入文字的时候,输入法会自动弹出相关下拉提示词,点击任意的提示词时,自动跳转至搜狗的搜索页面。

2015年,海淀法院一审判决搜狗道歉并赔偿50万元。2018年5月终审维持原判。根据今年7月的媒体报道,搜狗对此判决并未执行,理由是软件产品的改动需要技术实验,需要一定的时间。百度则声称申请了强制执行。

时间财经10月12日测试发现,用搜狗输入法在百度搜索框输入文字,仍有可以跳转到搜狗的下拉提示词。但下拉词并非自动弹出,而是需要光标悬停。同时,在任何位置输入均有此现象。公开报道显示,2018年4月,神马搜索曾以类似理由起诉搜狗索赔1亿元。

流量劫持是互联网公司之间常见的恶性竞争手段之一,熟悉早期中国互联网的人都会了解。客观地说,搜狗在这方面只能算是后起之秀。但在其他同行已经鲜少用这类“创新”手段时,搜狗仍在继续,在诉讼中失利在所难免。

搜狐已沦落中国互联网企业第二、三梯队多年。其从2013年以来持续亏损,目前市值仅6.6亿美元。百度亦不复当年BAT头把交椅的盛况,高管动荡、AI高投入,仍在吃多年老本,竞价排名的质疑如影随形,勉强在第一梯队的二线挣扎。

流量劫持与版权侵权这种互联网领域的老问题,老牌互联网公司中,还在为此缠讼的只有张朝阳与李彦宏了。希望这两位大佬的坚持,能如张朝阳所说的,“让大家都守规矩”。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新闻网 » 中国式版权流量之战何时了?搜狐索赔百度500万 百度起诉搜狗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