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高通等巨头专利战不休 国内IC企业如何构筑强大IP能力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而战争史从开局的冷兵器到中场的热兵器,如今到了终极的知识产权(IP)之战。如果说,被阿拉伯人称为的“希腊火”,成为东罗马帝国的秘密武器和千年国运的倚仗。那么,现在的IP就是希腊火,而无论是品牌、技术还是文化,未来的竞争就是IP的战争。

在IC领域,IP不仅意味着拥有克敌制胜的“通行证”,可谋求更多的利润池,还可随时挥舞其大棒成为打压竞争对手的重要手段。纵观国际市场,华为、三星、苹果、高通、英特尔等各领域一流企业常常深陷各类专利战之中,兵戎相见。就如苹果与高通的专利诉讼大战旷日持久,牵连其中的英特尔也按捺不住,最近罕见怒怂,在一份《高通的诡辩被戳穿了》的文章中颇为义正辞严地予以反击。华为任正非曾说过,要清醒地认识到,未来一定会有一场IP大战,我们要构筑强大的IP能力,保护自己不被消灭。IC头部企业对于IP的厮杀都如此刀光剑影,对于奋起直追的国内IC企业来说,或许更应觉芒刺在背。

乱象

伴随着国内IC企业产业升级以及国际化的不断深入,中外半导体的比拼更加激烈,而无论是政策、资本、技术、人才,其实本质还是技术的对决,也就是IP的比拼。

这方面国外企业占据了先发制人的优势,而国内企业起步较晚、研发力量相对薄弱。但近年来一系列的内外攻伐,也让国内企业在知识产权申请和保护层面不断奋进。据上海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统计显示,1985年到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专利总量达到310656件,其中设计方面累计公开专利192587件,制造87184件,封测42915件。对比下美国,其IC设计技术累计公开专利数量达到495786件,制造93644件,封测44848件。

相比之下,不仅数量难以匹敌,质量亦仍有大的落差。而在中兴事件爆发和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影响下,本土IC设计产业燃起“自主可控发展”和“芯片国产化替代”热潮,无论是政策、资本还是创新创业,都掀起了新一轮的狂潮。而由于IP保护意识不足、相关法律法规缺失、急功近利思想严重,引发了一系列乱象。

乱象一:IC公司花费精力培养的人才,可能带走核心技术去创立新公司,反过来跟自己打价格战。比如,当前很多大公司的人才分散出去创业,不仅大公司知识产权得不到保护,还招致了行业的价格战。

乱象二:在美国没有好的IP根本融不到钱,但在中国因为资金比较多,某些公司有‘不干净’的IP甚至还有官司缠身,却还能拿到融资,成为一个很奇葩的现象。而由于投资方寻求的永远是最快速的回报,上述乱象可能会导致今后没有人愿意去创新。

凡此种种,结果只能是起初蔚为大观,而最终一地鸡毛。正如瑞芯微董事长励民所言:“中美贸易摩擦的焦点就是IP保护的问题,我们不能只鼓励短期的创新,如果人才不集中起来,IP不保护起来,最终都会影响产业的健康发展。

内忧

这一切无疑均彰显出IP保护的重要性。毕竟拥有了IP等同于拥有了“弹药”,一方面进可攻,举起专利大棒,或通过许可获得收入,或交叉许可获得新技术;另一方面,退可防,可以在遭到专利攻击时有足够的弹药回击。

芯原股份董事长戴伟民对此认为,“只有重视IP才能产业大发展,美国、日本都是这么发展起来的。IP保护很重要,否则没有办法继续投入IP,没有IP则意味着我们的人力成本没有优势。而且,IP设计很难复制,因此一定要有自己的积累,接下来必须加大对IP的研发投入,提升高端IP设计能力,争取做到全球一流。”

显然,IP保护已成切实的需求。业内知名专家莫大康就指出,近期在大基金等推动下中国IC业取得前所未有的进步,然而由于“两头在外”,加上美国继续压制国内IC业进步等因素,业界积极呼吁要迅速进入IDM模式,开发存储器等产品,向半导体强国之路迈进。而要进入IDM模式,解决的问题之一是重视IP保护。重视IP保护,不但是尊重别人,也是保护自己。

而对于员工离开后开办新公司引发竞争的情况,上海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总经理徐步陆表示有解。他说,一方面,东家原厂自己的IP保护体系(含软件数据系统监控)以及专利布局水平需要提高;另一方面,维权手腕要硬。而且,如无IP问题,那就是正常竞争;如有IP问题,那还得公司自己先检讨管理上的漏洞,毕竟管得好,数据就偷不走。

而莫大康则建议,可参考我国台湾公司的作法,用期权股票控制以及订立法律条文如三年内不能进竞争对手公司工作之类来保护。因为短期内技术进步很快,过了三年技术可能已过时,所以不用担心。他举例说,梁孟松加盟中芯国际开发14纳米工艺,而台积电不会采取动作,因已在开发5纳米。

而IP保护显然是一大系统工程。武汉伽略电子研究院院长韩继国认为,企业第一要重视IP的自我保护和管理,要积极参与海外IP申请,加强海外IP储备,提高在国际市场上的核心竞争力;第二要在企业内部建立IP管理部门和预警制度;第三,要注重海外IP战略部署,通过各种途径充分了解海外IP的相关法律制度,避免发生侵权行为;第四,应积极培养和储备自己的IP运作人才和管理人才,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要设立IP管理机构,做好国际知识产权的研究和咨询工作。

而在无数资金都争相涌入IC业之际,投资方更要注意资金的流向,紧紧抓住“IC创造力”这个纲,纲举则目张,而不是为了回报“明知故犯”。

外患

解决了“内忧”的问题,还有一个专利诉讼的问题亦是国内IC企业的“外患”。

随着“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的过渡,国内企业在布局海外市场之际,往往会遭遇来自于欧美大公司的专利纠纷。对于这些纠纷,要意识到,除打压之外,动辄上亿美元的高额赔偿金亦是矛头所指。

这对企业带来了诸多考验,最重要的是未雨绸缪。一方面,IP是企业竞争力的源头,企业首先要提升专利布局意识,针对自主研发的技术提前开展专利布局,并加强IP保护意识,制定符合自身发展的专利战略。另一方面,当诉讼来临时,企业要对专利的分析、利用形成有效的机制,积极应对,反诉维权。

比如,前几年初登国际市场的中国触控IC公司汇顶科技,在面对新思在美起诉其侵权时,汇顶立即发布声明,否认侵权并在美组建律师团队,积极应诉。而在汇顶递交对起诉其侵犯四件美国同族专利的无效申请后,再对新思七件专利提出无效请求。如今汇顶已成为国内触控IC的龙头。

在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IP已是一种商业竞争策略,进可攻,退可防。因而,国家需加强IP保护监管的法律法规,同时还要加强对IP交易的立法。汇顶科技董事长张帆就认为,IP保护涉及法律环境,没有健全的环境不太可能促进企业健康地创新。

除在法律法规层面给予有效支持之外,有专家建议,国家也应加大投入IP的上游战场力度,如有影响力的标准、对未来技术走势有极大影响的生产工艺等。同时,建立IC知识产权公共服务平台,为企业提供更专业化的服务。

生意

既然IP已成为终极武器,由此亦产生了新的IP生意经。

徐步陆表示,IC和终端企业对专利的需求构成了专利购买和许可的刚需,也是一个新的资本投资领域,尤其是专利诉讼投资处于新模式的导入期,潜在的回报率是很高的。好的专利运营公司正在成为设计、设计服务之后IC产业链新的分支。

徐步陆详细介绍说,专利许可是国际上知识产权交易的一种模式,通过持有专利并向多家企业实施许可来赢利。“比方说,我们花100万元筛选购买了一件专利,将它许可给100家公司使用,每笔交易收费10万元,那么每年能赚900万元,而商业上专利的运作寿命通常是8—10年。”

目前,欧美已有至少10家专利运营公司上市,在创造财富神话。国内也有数十家IP运营企业获得财政部股权投资支持,但在运作中还需要精挑细选、精密组织。据悉,政府及国家知识产权局正在筹划将IP纳入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大背景下,在国内专利运营的巨大发展空间中分得可观的份额。根据美国发展的经验及中美两国GDP发展趋势,中国专利交易年收入空间在100亿美元。

这一新型IP运营模式大有可为。值得注重的是,随着上一波互联网技术带来的改造已近尾期,市场又回到了新一波“技术开荒期”,等待着AI、5G、物联网等新一代技术去推动下一波浪潮。在资本的影响下,这些领域的专利和技术标准产生了牵制技术和产业格局的力量,进而深刻影响全球的经济甚至政治格局。这是一个漫长的鏖战过程,各个参与者更是以专利为商战中的杀手锏,专利大战风起云涌。如果不想被消灭,就赶紧缔造和保护自己的新型希腊火吧。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新闻网 » 苹果、高通等巨头专利战不休 国内IC企业如何构筑强大IP能力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