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比马蜂窝“囤积”抄袭点评的恶劣行为,恐怕也只有恶意囤积商标了

知名自由行服务平台马蜂窝,在上个周末被人“捅”了。此处的捅是捅破秘密的捅——10月20号,微信自媒体“小声比比”发表了一篇名为「独家|估值175亿的旅游独角兽,是一座僵尸和水军构成的鬼城」的文章,直指旅游网站马蜂窝号称的2100条“真实”评论中,存在大量抓取抄袭其他网络服务平台的现象,其大量内容和抽奖结果涉嫌造假。

简单地来说,就是这些评论本身的确是真实的,但却是真实地存在于其它网络服务平台。

马蜂窝被捅48小时后,马蜂窝发起爆料方微信自媒体“小声比比”与抓扒马蜂窝数据的“始作俑者”深圳乎睿数据有限公司的起诉。称其侵犯了自己的名誉权。

哪知名誉权三个字引发求锤得锤,爆料方再次出锤,发表第二篇文章,指出马蜂窝的游记、问答等内容的存在大量机器水军评论以及与商家合作的营销嫌疑!

相比马蜂窝明显情急的公关策略,爆料方态度坦然,小声比比连发一篇文章和一段自白表示愿意应诉,并相信法律会给出公正的裁决。目前此事还在进一步发酵中。

你以为这个案子只是孤例吗?其实除了旅游平台内容造假之外,电影票房作假、疫苗造假等事件已经多次被揭发人前,当今社会已然不是曾国藩的那个深信“天下之至拙,能胜天下之至巧”的时代,快餐化的一切,使不少人面对短平快收获暴利的“成功”开始倒戈,开始相信走捷径比脚踏实地地累积一切来得“划算”。而造假者不仅仅是利用别人的成果混充自己的资本,更有甚者是利用别人的软肋,获取不正当的利益。

在商标圈也同样存在以造假破坏竞争秩序的行为。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商标品牌战略的深入布局、推广以及商标注册便利化改革的不断开展,我国商标申请量与日俱增,已连续多年位居世界首位。然而,树大必有枯枝,少数申请人就打起了钻法律空子牟利的主意。

这部份申请人申请商标的的数量明显超出其正常经营的需求,不仅违背商标使用为目的进行疯狂注册,造成有正常经营需求的市场主体申请商标的阻碍,更有甚者是将恶意囤积的商标作为“要挟”,高价转卖给使用人以从中获利。

讽刺的是,法律规定商标申请注册遵循的“近似在先”等保护原则、为了鼓励经营者主动开展知识产权保护而放宽的注册条件,反而一而再再而三成为他们在作死边缘疯狂捞金的缝隙。

以“闪银”商标案为例,其商标申请人武汉中郡校园服务有限公司自成立起先后在45个类别上申请、注册了共1049件商标,其中除却少部分自用外,大多数商标属于无实际使用意图、仅是在相关商品和服务类比上采用擦边球的方式申请注册的与他人知名品牌相近似的商标,意在通过高额的转让费谋取不当利益。

如他们在第9类上申请注册的“支付保闪银”、“徽信闪银”等商标;在第14类上申请注册的“周大庆”、“周大盛”、“周传福”、“周盛福”等商标,在36类上申请注册的“五八有房”、“五八有车”、“五八有礼”、“五八有爱”、“五八有信”、“购付通”、“财聚通”等商标;在第5类上大量申请注册诸如“沈济堂”、“津济堂”、“冀济堂”、“沪济堂”、“吉济堂”、“赣济堂”;在第36类上大量申请注册诸如“莞金所”、“绍金所”、“沈金所”、“淮金所”等行政区划简称和相关行业特点相结合的商标。

这其中就包括了北京闪银奇异科技有限公司字号里的“闪银”二字注册而成的商标。然而这一次,中郡公司踢到了铁板上。2013年12月,中郡公司正式提出“闪银”商标注册申请,该商标在2015年2月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保险、担保、信托、金融贷款、金融服务、信用卡服务、电子转账等第36类服务上。2015年12月,闪银公司对争议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

毫无例外地,此后经历了商评委裁定、不服裁定、行政诉讼、不服一审法院裁定等环节。直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时,再次驳回了中郡公司上诉。

北高院经审理认为:

虽然我国现行商标法并未就申请注册商标的数量作出限制,但市场主体却应当主动遵循公平信用的原则。

中郡公司注册的“闪银”商标,以及其余一千余个商标已然过度超出了本身使用的需求,并演变成牟利的手段。

最直接的后果便是导致那些真正需要商标的市场参与者不得不增加其注册商标的成本,因此属于不正当的占用公共资源,违反了商标法的相关要求。

类似中郡公司大量注册而不使用且以炒卖牟利为目的行为,多被法院判决属于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囤积商标的典型行为,而恶意囤积商标行为之所以在司法实践里被认为是“不正当手段”是有法条依据作为支撑的:

商标法第四条第一款规定:

“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对其商品或者服务需要取得商标专用权的,应当向商标局申请商标注册。”

根据该规定,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注册商标应出于生产经营活动的需要。

而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又规定:

“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的,或者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由商标局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

对于该条规定中的“其他不正当手段”,系指以欺骗手段以外的其他方式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或者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情形。

因此,综上可知,如果商标申请人违反商标法第四条规定,没有真实使用目的,无正当理由大量囤积商标,谋取不正当利益的,可以认定属于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不正当手段”。

除此之外,市场上还存在着大量抄袭摹仿他人知名度较高商标、大量抢注名人姓名等侵犯他人在先权利行为,以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超出经营使用需求,同一时间段内或先后连续性大量将地名、行业术语等公共资源或与之相近似易造成混淆的标志作为商标进行申请注册的行为。这些在司法实践中往往都会被认定为“不正当手段”。

面对恶意囤积商标等“非正常”商标注册行为,我国商标主管部门及各级法院一直以来都对其展开大力打击。

在今年九月的商标口审论坛上,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综合处处长蔡琼艳指出,恶意囤积商标行为扰乱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和商标注册管理秩序,而且还浪费了行政、司法资源,这种“非正常”商标注册行为是商标行政机关重点打击的目标。

近年来,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及人民法院在遏止恶意囤积商标行为方面不断采取了诸如提前审查、并案集中审查和从严适用法律等措施,为的就是严惩占有公共资源、反复抢注等恶意囤积行为,真正从法治的角度实现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推动市场主体合法、主动运用商标品牌战略实现创新发展的目的。

在不久前的荷兰高新技术展和企业家圆桌会上,国家领导人更是明确表示要实行巨额赔偿惩罚,让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付出沉重代价。

而对于广大经营者而言,我们虽然不能如同国家机关一般开展对恶意囤积商标行为的打击,但至少可以做到谋划好商标布局、实行品牌全面保护战略,以及更为积极地展开维权,毕竟只有当市场主体主动依赖法治,才能让法治发挥其相应作用!

“小声比比”在回应被马蜂窝起诉的第三篇文章的最后写道:

期待法院作出公正的裁决,因为这个案子最终将决定未来中国二十年互联网的走向,也因为这一场官司要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我们未来二十年,到底是要活在水军、造假、抄袭中,还是活在一个没那么繁荣但诚实能得到回报、真话可以得到保护的世界?

这或许不止是一个行业应当思考的问题。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新闻网 » 堪比马蜂窝“囤积”抄袭点评的恶劣行为,恐怕也只有恶意囤积商标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