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里薛兆丰讲的专利故事,其实蔡康永可以这样反驳!

上周五奇葩说的辩论可谓是相当精彩,陈铭和詹青云30秒开杠环节,言辞激烈观点对撞被戏称“神仙打架”,蔡康永和薛兆丰两位导师终于从台上互掐升级到台下辩论,在一众研究生、博士生、教授、老师的衬托下,我们这些傻白甜观众只能一边拍手叫好一边回放视频:刚才讲的太快有点没听明白……

这一期辩论主题是「奇葩星球新技术可以让全人类大脑一秒知识共享,你支持吗?」

蔡康永老师和薛兆丰教授作为正反双方四辩之间的battle非常有意思,康永老师提出「知识产权的保护反而阻断了知识的研发」,薛教授则从「知识垄断也就是专利,可以提升效率」这一角度进行反驳,感性碰撞理性,迸发了奇葩说这一季最亮眼的火花之一。

奇葩说里薛兆丰讲的专利故事,其实蔡康永可以这样反驳!

▲正方蔡康永:支持

康永哥讲了一个很动人的故事。如果你的家人得了癌症,有药厂研发的药可以救你家人的命,但一颗要10万块——做医药的朋友应该都知道,这个领域的研发耗时长、费钱多,花上十年八年研究一款药是相当常见的事。

药厂花了十年,投入了好几百万,有100个工程师扑在上面研究,才研发出这款药,我们能说这颗药卖10万算贵吗?

目前我们正处于一个“重专利时代”,“专利流氓”NPE(Non-practisingentities)应运而生。一些掌握核心技术的企业成为垄断大佬,一旦有其他企业要使用它的技术,就要付出高昂的授权费;还有一些专门从事专利经营行业的机构会以很低的价格购买中小企业的专利,然后寻找市面上运用此项技术的企业进行赔偿诉讼……

法律和制度并不是尽善尽美的,这些“合法”的“无理规则”让所有想要取得新知识的人,要耗费极高的成本才能取得已有的研发成果。

原本用于激励创新的专利制度正在成为一些不良商家或企业打击竞争对手的工具,大大阻断了使知识往前进的可能性。

对此,作为反方的薛教授先讲了两个生动的故事:

第一个,大家跑着去抢一块金子,作为观众我们知道,只有一个人可以得到金子,剩下的人全都是陪跑。但如果我们跟大家说,在你们当中有一位百米赛跑的冠军,刘易斯在这里,博尔特在这里,你们肯定跑不过他。这样大家就不会盲目去抢金子,浪费成本。

第二个,一搜装满珠宝的船沉了,打捞公司蜂拥而至。其中有一家打捞公司向法庭申请禁止令,要求获得一个独家打捞权。

它是这么和法庭说的:现在只有我们公司清楚地知道沉船的位置,如果没有禁止令,大家一拥而上,用于打捞的成本就会增加,甚至会远超过沉船上珠宝的价值,这会使得我们所有人的努力都变得没有意义。

最后法庭通过了这项禁止令,这家公司得以慢慢进行打捞。

这两个简单的故事的背后,其实蕴含了深刻的专利制度规则。

奇葩说里薛兆丰讲的专利故事,其实蔡康永可以这样反驳!

▲反方薛兆丰:不支持

专利的本质是一种有期限的垄断。

那保护专利是在鼓励垄断吗?恰恰不是,专利制度其实是鼓励创新,大限度地保障全社会的效率和成本。

创新行为、研发活动的投入成本和风险都很高,如果没有专利制度保护,先吃螃蟹的人一旦成功,就会有大量低成本模仿者进入市场;一旦失败,将独自承担失败后果——这样,还有谁愿意进行研究、投资和发明呢?

美国著名法律经济学家理查德·A·波斯纳在《知识产权法的经济结构》一书中,全方位阐释知识产权制度的优越性,最后得出结论:目前知识产权制度从经济学上来说,是最优选择。

正如薛教授在节目中说的:「人类社会是一个总公司的话,那每一个人的精力都是公司的资产。而专利,可以让每个人的精力都得到最佳配置」。

公平和效率,往往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关于薛老师讲的两个故事,其实很可能有两种不同结局:

在金子的故事里,这一次人们发现有一块金子放在很高的地方,于是跳的最高的人,赢得了这块金子;下一次人们发现金子在海里,于是会游泳的人获胜……

在沉船的故事里,这家公司利用自己“合法”的打捞身份,声称要扩大搜索,抢占大面积海域,如果其他船只进入就要交“保护费”,他们成为了“合法海盗”。

自从“专利”诞生,专利制度和创新之间的争论就未曾中断。总体来说,专利制度是一种进步的形式,但仍存在争议。无论双方输赢,康永老师和薛教授的精彩辩论本身的意义已经超越了比赛。作为一个IP人,我们也希望未来能有更多形式让大众了解专利、了解知识产权。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新闻网 » 奇葩说里薛兆丰讲的专利故事,其实蔡康永可以这样反驳!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