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琴论坛演讲集锦】韦东庆:大桥IP 我的湾区之梦

2018年11月19日,由中国知识产权报社、七弦琴国家知识产权运营平台联合主办的2018中国知识产权横琴论坛在珠海华发喜来登酒店举行。国家知识产权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廖涛,广东省市场监管局党组成员、副局长何巨峰,珠海市副市长阎武出席活动并致辞,中国知识产权报社社长曹冬根主持开幕式。来自国家有关部委、各地知识产权局、金融机构、知识产权中介机构、企业的代表及专家学者等共620余人齐聚一堂,从不同的视野出发,共同探讨知识产权行业的发展趋势及未来展望。

为了与更多关注知识产权的专业人士分享本届横琴论坛的思想精髓,七弦琴特征求论坛演讲嘉宾意见,将嘉宾演讲内容整理后逐期发布,敬请垂注!

韦东庆: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党委副书记、行政总监

《大桥IP 我的湾区之梦》

韦东庆: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党委副书记、行政总监

10月23日上午,习总书记亲自在珠海宣布港珠澳大桥开通,这是一个激动人心和历史性的时刻,港珠澳大桥经过了9年的艰苦鏖战,终于在全世界的聚光灯下宣告从建设转入营运。

今天,我谨以“大桥IP和湾区之梦”为题开始我的演讲。

先讲一个小故事。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建设长达8年,其中有很多动人的故事,要20分钟内来讲需要高度的抽象,但是一些小的故事,却是很典型的。

我今天想讲一个大桥以外的故事。我的一位小师弟毕业来到珠海工作了两个月之后,有一天晚上打电话给我,他说,师兄,怎么办?我说遇到什么问题?他说他的一个老师打电话给他,告诉他在学校写的三篇论文推荐上了核心期刊,并且告诉他:”你是第三作者”。他非常苦恼,他说他在整个硕博连读的几年中,就写了这几篇文章,而我亲爱敬爱的老师,已把它登出去了,他居然就成了第三作者。他现在还有四篇研究论文在老师的手上,怎么办?

我们一起在一个酒吧间,探讨了整整一个晚上,切肤之痛啊!像这样的问题,大家好像越来越习以为常了,包括刚刚电影界老前辈说到的内容,这不就是知识产权的问题吗?是的,没商量,老师拿学生的作品出去跟学生没商量!不讲知识产权,不保护知识产权,谈何创新?!

港珠澳大桥的IP见证了历史时刻,港珠澳大桥的LOGO是三色的人字形状,通过8年的打造,我们将港珠澳大桥实实在在打造成为一个品牌,一个粤港澳大湾区的地标性建筑,一张亮丽的国家新名片。接着问题就来了——谁应该享有这张名片?港珠澳大桥的总工程师是谁?港珠澳大桥的总设计师是谁?众说纷纭,云里雾里。

我记得在去年的央视五一晚会上,我们专门安排了港珠澳大桥的10位设计大师上台,与全国人民见个面。但实际上,有些设计师不求名低调一点的就销声匿迹了,不会再出现在电视镜头面前。

我们管理局作为主体工程项目法人,作为甲方,到2016年年底统计,我们有170多个乙方,包括10个施工标(联合体),5个设计标(联合体),9个监理标(联合体),5个第三方咨询检测测量标(联合体)。一家施工单位,或者说一家央企,是不能够说港珠澳大桥就是它建的,或者说他就是港珠澳大桥总设计师,这涉及到知识产权的问题。这些所有的建设者,在我的心中都是英雄,都做出了很多可歌可泣的奉献。但是,港珠澳大桥不是一家、两家,甚至也不是五家、十家所能做出来的。

这个话题引发了我深深的思考。大家也知道,港珠澳大桥的纪录片电影正在港澳公映,马上就要在国内公映了。在我发言之前,刚好是电影界的老前辈作演讲,他勾起了我的话题,一种切肤之痛。但我们要理性的来分析它,从示例中抽象一些概念出来。我们如何改变这个世界?有智慧的人,有行动能力的人,未来该如何改变这个世界?当然我们是不会埋怨的,如果只是埋怨,港珠澳大桥是做不成的。

我们要从具像到抽象,港珠澳大桥的建设者肯定是具有建造港珠澳大桥的能力的。我觉得我们在港珠澳大桥思考“中国制造”“中国装备”再到“中国标准”的时候,就是在知识产权这个地方徘徊了,甚至迟疑了,为什么?谁来提炼总结这些标准?我们在港珠澳大桥记录的这些data是属于谁的?超越了行业标准之后,要上升到国家标准,那么谁来享用这些标准?谁来享用我们当年在伶仃洋上所形成的这些data?我们的档案中心可能就是一家银行,这家银行的钱就是知识产权了,这些data的财富就是知识产权的财富,就是人的智慧所创造的,谁应该享有它?

我们在思考,在不停的思考,真正的走出这些思考之后,我们会拿出未来可以走向世界的带有知识产权的中国的解决方案:“中国方案”。

我经常说,我们在港珠澳大桥讲“立足自主创新,整合全球资源”,我们不太讲中国制造,因为现在全世界到处都是中国制造,有太多的中国制造了!现在真的还需要再标榜中国制造吗?我们现在要看的是中国装备,制造和安装机器的设备。看“大国重器”。

今天来到横琴论坛,我想将我们的思考传递给大家,通过论坛传递给全社会。我们站在体制的边缘,改革的前沿,我们的切肤之痛,我们的切身感受,也是时代的切肤之痛,时代的切身感受。

我们是自信的。这是面对世界的桥梁,中国人的智慧应该是这样的。

很平和地来讲,有些问题,我们该如何面对世界?

再讲一个小故事。记得在前年,一个老同事发了一个会议日程表给我,其中竟然有港珠澳大桥马拉松。我们还在策划,你就要跑了吗?他说这只是跑一跑“迷你马拉松”,在情侣路边跑一下,看着港珠澳大桥跑。我的伙计,这叫做港珠澳大桥马拉松吗?他们把它放到两三天的会议议程中,吸引了全国各地的人来参加他们的会议。这又算不算侵权?后来我也去横琴看了一下这个会议。像这样的事情,就在我们身边发生,司空见惯,我们自己也麻木了。不要觉得你不麻木,很多的东西需要理性的思维,你才发现你被侵权了。

知识产权的问题,就是这么的切肤之痛。如果大家都集体麻木了,以后还谈什么创新?掠夺和被掠夺,同样都会失去创新。科技创新、技术创新,工艺工法的创新,自己都没有保护好自己,一个被掠夺了智慧成果的人,你很难再跟他谈创新。那么,我们未来何以面对世界?又何以引领世界?

机制一旦建立,成果可以洞见,如果没有机制,结果可以预见!港珠澳大桥的科技成果我们期待可以认真编制,我们期待将所有的技术创新的成果好好理一理,是谁的就是谁的。记得我在去年的这个论坛上讲的第一句话,“你的作品,署你的名,有多难?要多难有多难”。要保护知识产权,保护我们的智慧,要让思考者享受他们智力劳动的成果!

再回过头来看,我们当然不能只是埋怨,在我们的传统文化当中,知识产权的意识确确实实是比较淡薄。《皇帝内经》不可超越,《本草纲目》后无来者。这些问题,我们确确实实需要更深的思考。按照中国古代的经验科学的推演,我们能上月球吗?可以飞到火星去吗?现在遵循的科学探讨,科学创新的机制,是不是一种普世的价值?它和我们的传统文化该怎样进行融合?我们要对传统文化的精华进行科学的批判的审视和继承,这就需要我们这一代中国人去思考。

大众创新,得给创新者以名分。

这是建设中的港珠澳大桥,这是乌云密布的港珠澳大桥,这是风和日丽的港珠澳大桥,这是干干净净的港珠澳大桥,这是唯美的港珠澳大桥。港珠澳大桥的IP和具像,让我产生无限的遐想,引起我内心理性的思考。这就是我的湾区之梦,也是我们的湾区之梦,很简单:让思考者享受他们的思考。在暖和的阳光下,让一群人能够安安静静的思考世界的未来,同时让他们能够享受智慧的成果,让他们智慧的成果不会被剥夺和侵占,这是未来中国改革之大题。

未来之中国是智慧之中国,智慧之中国需要智慧之人才,智慧之人才需要保护他们的智慧。所以知识产权之打造,是未来智慧中国之打造。

谢谢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新闻网 » 【横琴论坛演讲集锦】韦东庆:大桥IP 我的湾区之梦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