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至高级人民法院的盯盯拍“行车记录仪”专利无效案

江湖交锋

名称为“一种行车记录仪及行车记录系统”的实用新型专利权(下称本专利),其申请日为2013年10月25日,专利权人原为深圳市为有视讯有限公司,后变更为盯盯拍(深圳)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本专利授权公告时的权利要求书如下。

1. 一种行车记录仪,所述记录仪包括摄像机,所述摄像机内包含摄像头、摄像机传感器、中央处理器、SD存储卡,所述摄像头与所述摄像机传感器连接,所述摄像机传感器、SD存储卡分别与所述中央处理器连接,其特征在于,所述行车记录仪还包括触发装置;所述触发装置与所述摄像机连接;所述摄像机还包含Wi-Fi模块和蓝牙模块。

2. 如权利要求1所述的行车记录仪,其特征在于,所述摄像机传感器包括重力加速度传感器、GPS定位器、温度传感器中的至少一个。

3. 如权利要求1所述的行车记录仪,其特征在于,所述触发装置包括无线发射器。

4. 如权利要求1所述的行车记录仪,其特征在于,所述摄像机还包含无线接收器,所述无线接收器与所述中央处理器连接。

5. 如权利要求1至4任一项所述的行车记录仪,其特征在于,所述触发装置的无线发射器与摄像机的无线接收器通过无线信号连接。

6. 一种行车记录系统,其特征在于,所述系统包括权利要求1至5任一项所述的行车记录仪,以及与所述行车记录仪通过Wi-Fi或蓝牙连接的智能终端。

7. 如权利要求6所述的行车记录系统,其特征在于,所述智能终端为手机、平板电脑或者计算机。

针对本专利,无效请求人于2015年09月25日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了无效宣告请求,其理由是:本专利权利要求1保护范围不清楚,不符合专利法第26条第4款的规定;权利要求1-7不具备创造性,不符合专利法的22条第3款的规定,请求宣告本专利全部无效,同时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1:CN102582573A号中国发明专利申请,其申请公布日为2012年07月18日;证据2:CN103258358A号中国发明专利申请,其申请公布日为2013年08月21日;证据3:CN202013599U号中国实用新型专利,其授权公告日为2011年10月19日。

经形式审查合格,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5年11月06日受理了上述无效宣告请求,并成立合议组对本案进行审查。专利权人针对上述无效宣告请求于2015年12月21日提交了意见陈述书,提交了权利要求书全文修改替换页,其中,将授权文本中的权利要求2-5的全部附加特征补入权利要求1中,对权利要求1进行进一步限定,并修改了剩余权利要求的编号。

1. 一种行车记录仪,所述记录仪包括摄像机,所述摄像机内包含摄像头、摄像机传感器、中央处理器、SD存储卡,所述摄像头与所述摄像机传感器连接,所述摄像机传感器、SD存储卡分别与所述中央处理器连接,其特征在于,所述行车记录仪还包括触发装置;所述触发装置与所述摄像机连接;所述摄像机还包含Wi-Fi模块和蓝牙模块;所述摄像机传感器包括重力加速度传感器、GPS定位器、温度传感器中的至少一个;所述触发装置包括无线发射器;所述摄像机还包含无线接收器,所述无线接收器与所述中央处理器连接;所述触发装置的无线发射器与摄像机的无线接收器通过无线信号连接。

2. 一种行车记录系统,其特征在于,所述系统包括权利要求1所述的行车记录仪,以及与所述行车记录仪通过Wi-Fi或蓝牙连接的智能终端。

3. 如权利要求2所述的行车记录系统,其特征在于,所述智能终端为手机、平板电脑或者计算机。

经审查,合议组于2016年04月14日作出第28722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以下简称28722号决定),认为证据1-3都没有公开行车记录仪中包括摄像机传感器及触发装置以及Wi-Fi模块和蓝牙模块,实现两种触发行车记录仪向智能终端选择性传输数据的功能,也没有给出在行车记录仪中采用摄像机传感器及触发装置触发行车记录仪向近距离智能终端选择性传输数据以节约网络资源的启示。此外,目前也没有证据表明在本领域公知常识中给出了上述技术启示。因此,即使将这些证据同本领域公知常识进行结合,也不能得到权利要求1保护的技术方案。因此,权利要求1相对与证据1、证据2、证据3及本领域公知常识的结合具备创造性,符合专利法第22条第3款的规定,进而直接或间接引用权利要求1的权利要求2-3也均具备创造性。

 

剧情反转

请求人对28722号决定不服,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权利要求1相对于证据1、证据2和证据3的结合不具备创造性,因此被诉决定认定本专利权利要求1相对于证据1、证据2和证据3及公知常识的结合具备创造性的结论有误,据此做出(2016)京73行初字第3519号行政判决书(以下简称一审判决),判决撤销28722号决定。

专利复审委员会和专利权人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认为证据1不包含触发装置而本专利权利要求1包含触发装置,故权利要求1中所有关于触发装置与其他装置的连接关系的记载均属于权利要求1与证据1的区别技术特征,一审判决遗漏了此项区别技术特征,属于认定事实错误。

经审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京行终108号行政判决书,认为:一审判决已经指出有无触发装置是本专利权利要求1与证据1的区别技术特征,既然存在触发装置就必然要与其他装置存在连接关系,一审判决无需进一步指明触发装置与其他装置的连接关系也属于区别技术特征。在此基础上,基于与一审判决中相同的理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专利复审委员会所作出的第28722号决定关于本专利权利要求1相对于证据1、证据2、证据3和公知常识的结合具备创造性的评述不当,维持原判。

专利复审委员会重新成立合议组对本案进行审理(案件编号为5W115644),于2018年11月12日向双方当事人发出口头审理通知书,告知双方本案定于2018年12月14日举行口头审理。

口头审理如期举行,请求人本人王伟达出席本次口头审理,专利权人缺席本次口头审理。口头审理过程中,请求人明确表示关于创造性的无效理由与无效宣告请求书中一致。合议组认为本案事实已经清楚,可以依法作出审查决定。

证据1公开了一种基于3G网络的机动车远程全景监控系统,权利要求1与证据1的区别技术特征在于:①权利要求1所述行车记录仪的摄像机还包含Wi-Fi模块和蓝牙模块;②权利要求1所述行车记录仪还包括触发装置。

证据2公开了一种使用手机作为行车记录仪的系统,其中公开了利用蓝牙、Wi-Fi等无线传输技术,实现外置摄像头与手机间的近距离数据传输。因行车记录仪的屏幕一般较小,不便于用户直接查看,通过插拔存储卡的方式查看又需要用户随身携带电脑等播放设备,而用户一般不随身携带电脑但普遍随身携带手机,加之证据1中的现场监控设备兼具行车记录仪功能,本领域技术人员有动机将证据1和证据2结合,增设Wi-Fi模块和蓝牙模块,以解决证据1监控系统中的现场监视设备所获取数据信息的传输问题。证据3公开了一种四通道车载行车记录仪,公开了以触发的形式发出任务指令的技术启示,在此基础上,本领域技术人员容易想到增设触发装置,通过触发信号启动近距离数据传输。

因此,本领域技术人员有动机将证据1、证据2和证据3相结合,且在此基础上容易得到本专利权利要求1的技术方案,故权利要求1不具备创造性,不符合专利法第22条第3款的规定。

权利要求2要求保护一种行车记录系统,所述系统包括权利要求1所述的行车记录仪,以及与所述行车记录仪通过Wi-Fi或蓝牙连接的智能终端。在其中的摄像机具备Wi-Fi模块和蓝牙模块的行车记录仪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并且在证据1给出的图像通过通信模块在监控系统与远程监控终端之间传输、证据2给出的摄像装置通过Wi-Fi或蓝牙模块将摄像头采集的图像传输到手机终端的技术启示下,本领域技术人员将具备Wi-Fi模块和蓝牙模块的行车记录仪中的数据通过Wi-Fi或蓝牙传输到智能终端是显而易见的,因此,引用权利要求1的权利要求2的技术方案相对于证据1、证据2和证据3的结合也不具备创造性,不符合专利法第22条第3款的规定。

权利要求3是权利要求2的从属权利要求,其附加技术特征为“所述智能终端为手机、平板电脑或者计算机”。证据1已经公开了远程监控终端由手机或者PC机担当(参见说明书[0008]段)。并且使用手机、平板电脑或计算机作为智能终端也属于本领域公知常识。在其引用的权利要求2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从属权利要求3也不具备创造性,不符合专利法第22条第3款的规定。

综上所述,本专利权利要求1-3不符合专利法第22条第3款规定的创造性,应予以全部无效。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 » 诉至高级人民法院的盯盯拍“行车记录仪”专利无效案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