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从此再无SHE

说起S.H.E,对于绝大数的90年前后出生的朋友来说都是童年回忆。

出道18年,他们组合演唱了很多脍炙人口的歌曲,并且直到今日仍被许多人重复翻唱。去年,因为组合成员Ella退出公司合约,最终三个人单飞。

作为华语乐坛最长久的女子组合,S.H.E在迈进出道后的第18个年头时,面临了可能要永远失去“S.H.E”这个团名的情况。

三人所属的娱乐公司华研早早地就注册了S.H.E的商标,并且三人演唱的很多歌曲的版权也在华研。

S.H.E出道至今,专辑总销量全球累积超过1,600万张,是台湾销售最佳及最长寿的女子团体,3人1年的吸金力约新台币5亿元,一直是华研的金鸡母。

然而将近4个多月的谈判最后结果却是破裂,之后3人要以S.H.E名义推出作品、合体再开演唱会,恐怕会有相当大的难度。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可能S.H.E原来的公司华研也知道S.H.E这个商标和歌曲很值钱,所以才不肯放弃。

除S.H.E之外,还有不少名人也在商标保护上吃了苦头。

去年,网红Papi酱授权某公司向商标局申请注册“papi酱”系列商标,但被驳回了申请,原因是Papi酱申请注册的商标与已注册的商标非常相似。

一边是知名网红申请商标注册被拒,另一边却是有人抢注商标后,在网上待价而沽。

在一家知识产权综合服务平台发现,就能搜索出5个“PAPI酱”或“papi”待转让商标,这些商标的价格区间均在10万元以上。

自己叫了十几年的名字不能再叫,自己唱了十几年的歌不能再唱,这着实让人唏嘘。

这也再一次提醒名人们,切莫小看商标等知识产权保护,否则就算是你一手捧红的商标,最终也只能沦为他人的嫁衣。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或许,从此再无SHE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