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法》实施第24天,假货网店恶意投诉正品商家被判赔210万!

本月24日,杭州互联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了一起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这个案子说起来简直现实魔幻主义色彩:

一个卖假货的电商平台店家,为了打压同行,贼喊捉贼,先去恶意投诉同平台上其他正品卖家……

果然有些人为了利益真的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原来啊,王某和江某均在某知名电商平台与开设网店的卖家,并且两家主经营的都是运动服饰、运动鞋类这些运动产品。

两家所售的商品,其商标则不为两家所有,乃某运动品牌公司持有,但区别却是,王卖的是该品牌的海外直邮正品,但江卖的却是假货。

2016年12月,王的电商店铺遭到江投诉,电商平台公司根据江的投诉,删除了王家店铺内被投诉商品的商品链接。

2017年1月,王某向该电商公司内设的保护平台提出申诉,经平台审核,申诉成立,恢复了涉案链接。

然而江害起人来真的是毫不手软,很快又再次对王的店铺发起了反申诉,并且还伪造了商标权利凭证和相关印章!

因此可想而知,电商平台自然根据江在反申诉时提供的证据,认定王的申诉不成立

并由此判定王的店铺售假,按照平台规则对售假处罚的规定,删除该批商品的相关链接,并直接对店铺进行了降权处罚。这个处罚甚至到了开庭之日都没有撤销。

因为按照规则,平台实施的降权处罚是不可逆的,所以王某的店铺生意立刻遭遇重创:

店铺营业额从2017年3月的800多万元直接下跌到4月的400多万元。

王某自然是不忿此事,因此没有再对平台进行申诉,直接把江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因商品链接被删除造成的经济损失共计800万元及合理费用3万元!

杭州互联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认定江的投诉行为具有不正当性,是对构成直接竞争关系的对手的打压,因此判定其恶意投诉构成不正当竞争,要求承担赔偿责任,判赔210万元

这个案例,可以说是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2019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后,首例因恶意发出错误通知,造成平台内经营者损失故而承担赔偿责任的判决案件!

这个江某显然是没关注我们的公众号,电子商务法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规则:

不过呢,本案也可以说是实实在在给了各位电商平台网店经营者们上了一课:法律威严不可小视!任何经营都应当合法展开,才能既保障自己权益,也不侵犯他人合法权利。

什么是电商恶意投诉?
一般来说,知识产权权利人在电商平台发现侵权情况发生时,可以向电商平台发送通知,要求删除侵权信息。是目前各大电商平台通过“投诉”模式处理知识产权侵权的一种通行模式。

电商平台核实后认为不构成侵权,可以不予删除。电商平台删除后发现不构成侵权,可以要求通知人承担损失。

然而另一方面,由于互联网避风港机制不够完善、商标存在抢注情形,以及电商平台自身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只进行形式审查等各方面因素影响,一些公司会借权利人名义,对竞争对手进行恶意竞争、恶意投诉

因为缺乏有效地反通知权利保护机制,这类恶意投诉往往造成入驻商标的直接利益损失和电商平台的公允值和商誉的间接受损。

如何终结电商平台恶意投诉?
2018年8月31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并宣布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

《电子商务法》第42条明确规定:

知识产权权利人认为其知识产权受到侵害的,有权通知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

但同时,通知应当包括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

而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接到通知后,应当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并将该通知转送平台内经营者;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因通知错误造成平台内经营者损害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恶意发出错误通知,造成平台内经营者损失的,加倍承担赔偿责任。

可以说,正是该法条的设置,才对恶意投诉的行为,从根本上引入了惩罚性赔偿规则,对于规制各大电商平台恶意投诉行为,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

但我们再把角度转向另外一边,会发现情况未必那么简单。

除了第42条对权利人的保护规定,《电子商务法》第43条也规定了:

平台内经营者接到转送的通知后,可以向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提交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声明。

声明应当包括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初步证据。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接到声明后,应当将该声明转送发出通知的知识产权权利人,并告知其可以向有关主管部门投诉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在转送声明到达知识产权权利人后十五日内,未收到权利人已经投诉或者起诉通知的,应当及时终止所采取的措施。

由此可见,电商平台的知识产权保护关键点,其实还是在于如何正确处理投诉方的投诉和被诉方的答辩,因此,证据采信成为其中关键问题所在。

电商平台知识产权保护的根本在于?
维权的关键还是在于确权。没有权利在手,才会被人攻击时百口莫辩,让事态陷入更复杂局面。比如商标被人抢注,反被人投诉自己侵权,轻则损失收入,重则品牌重创,只好重新再来。

而也因为证据采信成为关键点,证据采信却属于行政司法、执法的范畴,一方面不能要求电商平台履行这样的职责,另一方面即使按《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商平台的法定义务归根结底只能采用临时保护措施,并充当为双方传递意见的中间人身份。

在电商平台处理投诉争议却无法解决时,权利人还是要进行工商投诉或提起法院诉讼。

因此,说到底权利人要保护自己的利益,还是要依靠《商标法》等相关知识产权法律。

还是要权利人主动注册商标,主动注册域名、主动进行LOGO著作权登记等,即使是代理商,也要合法获得商标授权,才能保证确定自己的在先权利,避免被人恶意“反攻”时,拿不出有效证据,造成利益损失。

这不仅仅是电商平台对入驻商标的硬性要求,更该是合法经营、看重权利保护的入驻商家对自己的要求。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电子商务法》实施第24天,假货网店恶意投诉正品商家被判赔210万!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