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和远方

于我而言,2018年最大的变化莫过于辞职离开法院。在做出这个决定时,身边不少人都为我捏把汗,觉得我并不适合做律师,还是留在法院好。实话实说,这种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我确实没做过律师,也就没法证明自己适合做律师。不过,我的想法是,不就是做律师嘛,第一次不会,等到做第二次难道还不会么?!

离开法院之后,很多人在问,是法院好,还是律所好,是法院累,还是律所累?对于这个问题,不论是谁在问,最为正确的答案永远是,各有各的好,也各有各的累。

法院的好有很多方面,说两个我体会最深的。一是,在法院审理的案件多,在业务上能够得到更多的锻炼机会,而且法院有完备的学习培训体系,有利于个人快速成长。二是,法院毕竟是体制内,组织上的关怀会更多一些,“有困难找组织”并不是一句空话。当然,律所也有它的好。比如,律所相对来说更加自由一些,每天上下班也比较灵活,甚至有些时候都没有上下班的概念,有活干就干,没活干在家陪陪孩子也是挺好的。

说到累,律所的累不用多说,肯定是很累,有的时候用“身心俱废”来形容都不为过。但是,我想说的是,法院也挺累的,我自2010年7月份进入北京一中院知产庭工作以来,基本上每年都是国庆假期结束就集中加班,而且任务一年比一年重。

在法院工作的将近八年时间里,虽然干的很辛苦,但大多数时间还是挺开心的,为每一份工作的完成而开心,也为自己每一天取得的进步而开心。记得有一次,当时还是书记员,晚上8点多,接到法官在办公室打过来的电话,问我手头有没有全年案件服判息诉率的数据。当时我手头并没有数据,但是,我跟她说,她把当事人名字说给我听,我来告诉她是否上诉,这样就能算出服判息诉率。就是这样,我把全年一百多起案件的上诉情况全都在电话里报给她。还有一次,参与筹备“首届知识产权法院论坛”。在时任庭长的带领下,拟定会议议程、确定发言主题和嘉宾、去附近的几家大酒店挑选会议场地、定稿印刷方案,等等。持续四个多月的时间,忙得不亦乐乎,尤其是临近论坛开幕的那一周,每天都熬到凌晨两点以后。工作虽然很累,但并没有怨言,甚至还常常为自己取得的一些小成绩而乐呵。回过头来想,这大概是因为我确实是热爱法院这份工作。

然而,必须要承认的是,在律所之后确实和以前在法院时不太一样。这种不一样首先是身份上的,以前是裁判者,职责是适用法律、定分止争,现在是法律服务提供者,职责在于服务好客户,在法律的框架范围内为客户寻求最优解决方案。不过,身份的转换只是形式上的,核心在于思维的转型,要站在客户的角度思考问题。

记得有一次,有朋友请我去做专家论证。这个事情要是发生在法院期间,我立马想到的就是,需要去找领导审批,如果领导同意,才可以考虑答应参加这个活动。至于出具怎样的意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即可。但是,在律所工作之后,我第一想到的是,这个专家论证活动会不会和我潜在的客户相冲突,如果有这种可能性,我能不能去参加,如果要参加,我需要从哪些角度出具意见。还有一次,应邀去做专题授课。主办方事后告诉我,讲的非常好,但也建议视觉可以更丰富一点。因为我的演讲主要是站在权利人的角度展开的,但实务中其实还有很多案件是需要站在被告的角度做出分析和论证,如果我的授课能够补充被告抗辩的视角,那就更加完美。她的这番话确实让我很受益。这其实就是站在客户的角度思考问题,客户既可能是原告,也可能是被告。

正如有句诗说的,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在律所工作之后,在客户的思维之外,还要有团队的思维,要学着带团队,还要带好团队。值得欣慰的是,不论是在法院还是在律所,始终都是法律共同体中的一员,法律的思维一直还在。在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大背景下,我相信知识产权律师的未来会越来越光明。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新闻网 » 诗和远方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