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连的宿命:寒门贵子从来都是伪命题

近日,知名自媒体“咪蒙”旗下的公众号“才华有限青年”,发表了一篇爆款文章《一个出身寒门的高考状元之死》,讲述了一位出身贫寒的高考状元,在浮躁的社会鹤立鸡群,不随波逐流,但最后却落得贫病交加,患胃癌去世。

文章一发布就病毒式地通过朋友圈疯狂传播,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但很多人也对文章的真实性提出质疑,指出文中的明显几处硬伤。

我也看了这篇文章,并没有发现文中的谬误,但就是觉得很假。因为故事的立意似乎完全在模仿司汤达的名著《红与黑》,这篇文章的主人翁与《红与黑》中于连的宿命相同。于连这个出类拔萃的人物,长得漂亮、有才华,只是因为出身不好,不能为上层社会接受,处处遇敌,最后碰得粉身碎骨。《红与黑》这部跨时代的名著,表达了对寒门难出贵子现象的深刻思考,一百多年来深受全世界读者的追捧。

这篇网文也紧紧抓住这个议题,只不过把人物、故事背景做个切换,加上很多夸张的情节,赚取读者的眼泪。

随着贫富差距的扩大,不同阶层对教育的投入差距加倍放大,精英越来固定在少数阶层。教育部门也发现,如今贫困学生考上名校的比例越来越低,以至于贫困生考上名牌大学都能够成为新闻。高考作为阶层流动的重要渠道,如今也很难奏效。

即使有天资聪颖的贫困生考上名校,社会的浮躁,复杂的关系,出身的限制,也让他们难以改变命运,一不小心甚至像于连一样跌落到万丈深渊。随着社会的发展,阶层越来越固化,阶层上升的通道越来越窄。

这种现象不仅在中国,国外也是如此,美国常青藤名校的学生,90%都是出自中产以上的家庭。子女教育是最重要的投资和消费,只要有贫富差距,就存在教育投入的差距。在美国,贫困学生即使能够考上名校,毕业后也要为高额助学贷款发愁,很多人毕业后很多年都还不起贷款,在事业上自然多了羁绊,如今在欧美学费高昂,学时较长的法学和医学专业,越来越沦为富裕阶层的贵族专业。

寒门出贵子从来就是个伪命题,古今中外皆是如此。

寒门自古难出贵子,寒门高士这种理想是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寒门贵子多是文学作品的渲染,其实古代的寒门更难出贵子。欧洲的古代最为讲究门阀,在交际场的人们心中都有一份贵族姓氏的名单,不是出身名门,几乎永远不能翻身。

在中国,春秋之前,官吏主要通过“世卿世禄”制度产生,这时候寒门的机会几乎是零。到了汉代,官员选拔靠察举、征召、举荐、纳资等一套制度,能够当官的也非富即贵。所以三国时,一提到天下豪杰,人们总是首先想到“四世三公”的袁绍。隋唐以降,中国开始科举取士的制度,但是查下历史便知,能够考取功名的多出自名门望族和书香门第,普通人鲜有机会。

提到寒门高士,人们经常举北宋著名政治家范仲淹为例,范仲淹食粥的故事还上了课本。但是范仲淹其实也不是生在普通人家,他的父亲范墉曾任武宁军(徐州)节度掌书记,母亲谢氏出身名门。只不过范仲淹两岁丧父,家道中落,母亲谢氏改嫁一名军官。范仲淹成年后得知身世感慨不已,后离家投靠当时的名士戚同文,数年寒窗苦读后,考中进士。范仲淹祖上一直做官,即便家道中落后,依然是官宦之家,经济条件和社会关系都是普通人家没法比的。历代的状元进士也多出自富贵人家,普通人肚子都填不饱,哪有经历去读书。

宋代以后,科举制度逐渐僵化,寒门的机会就更加小了。顾炎武在《生员论》中对此有过严厉的批判:“舍圣人之经典、先儒之注疏与前代之史不读,而读其所谓时文。时文之出,每科一变,五尺童子能诵数十篇,而小变其文,即可以取功名,而钝者至白首而不得过。”参加科举的,如果没钱请到好老师,摸不清考试的门道,考到头发白也难以取得功名,而那些富贵人家,直接可以请名师押题,然后背诵后照葫芦画瓢。

寒门难出贵子,古今中外都是如此。唯一的例外恐怕就是改朝换代的时候,旧的官僚体制被推翻,一大批人依靠军功成为新的贵族。

新中国建立后,的确出现了不少来自贫寒家庭的工农兵学员,但那是特殊情况,而且在改革开放前,国家实在太贫困了,不管在城市和农村,大部分家庭都挣扎在贫困线上,都没有资源投入在教育上,不同阶层的教育差距无法体现出来。

但现在就不同,大城市中产以上的家庭对子女教育的投入可能远超过贫穷家庭的所有收入,更不用说富裕阶层了。很多小孩从幼儿园开始就在训练考试,贫困的家庭没有条件投入,差距自然越来越大。

所以“寒门出贵子”本来就是伪命题,要想解决教育不公平的现象,最根本的措施还是消除贫困,加大公立教育的投入,让公立教育的资源分配更加公平。

但只要贫富差距存在,教育的差距就存在,任何政府都无法做到理想化的完全平等。

一个人即使非常优秀,受到良好的教育,但只要出身的贫寒,还坚持原则,不随波逐流,在社会上自然处处碰壁,这似乎是于连的宿命。

人类无法做到“爱吾幼以及人之幼”,中国这种父母为后代牺牲一切的文化,每个人都想为后代创造优越的条件,这种“优越”就有追求不平等的期望,都想把禾苗种在最肥沃的土地上,吸收最多的营养,并以此为荣耀,甚至以此为成功的标志。有些学校公然考察父母的职业收入,很多家长公开表达对“菜场小学”的鄙视,这些等级观念都深入人心,以至于人们说起来都不认为这是不平等的思想。

任何的“不平等”的观念,只要有“为了孩子”这个口号加持,就变得那么高尚和自然,甚至可以公然炫耀了。教育的资源按照财富的多少分配,而制度无法制衡这种不平等,加上文化上追求“出人头地”的思想,放大了差距。

寒门难出贵子是亘古不变的难题,也从来也没有完美的答案。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新闻网 » 于连的宿命:寒门贵子从来都是伪命题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