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素:中国人爱钱,西方人爱权

伯特兰罗素(1872-1970),是历史上罕见的多领域大家,集数学家、逻辑学家、哲学家、文学家、历史学家于一身,在每个领域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他是现代分析哲学的创始人之一,他的著作《数学原理》是现代数理逻辑的基础,他提出的罗素悖论20世纪逻辑学的最重要成果之一。他在文学上造诣颇深,获得了1950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他的文章饱含哲理,文采飞扬,堪称英语文章的范本。他在教育学、经济学、政治学领域也都颇有建树。

罗素还是著名的社会活动家,他反对侵略战争,还组织过民间军事法庭。他与爱因斯坦共同发倡议信反对核武器,后来演变为影响巨大的《维也纳宣言》。他也是反对越战的领袖之一,并因此与美国政府交恶。

罗素对中国极其友好,用现在的话说,完全称得上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罗素在国际上谴责列强对中国的侵略,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罗素在国际上带头号召谴责日本。罗素还作为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的调停人,受到周总理的高度赞扬。

罗素对中国了解很深,1922受梁启超的邀请在中国讲学近一年,回国后发表《中国问题》一书。孙中山读后称罗素是最了解中国的西方人之一,并在《民族主义》一文中对罗素大为赞赏。

罗素喜欢中国的文化和文明,他认为中国的文化和文明在很多方面优于西方。

他在1920年建议中国应该发展国家社会主义,大力发展工业,只要中国建立稳定的政府,就能够迅速取得仅次于美国的经济成就。他认为中国没有阻碍科学发展的文化障碍,几十年的时间科学就能够赶得上西方,甚至超过他们。他主张中国应该在经济上发展国有工业,这样才能够集中力量与西方竞争,但他不赞成政治上采取苏联的模式。因此他在中国的言论一度引起误解,陈独秀误以为他不 赞成社会主义,北洋政府认为他宣扬共产主义,所以两头不讨好。

但一百年后,我们再回头看罗素当年的思考,不得不赞叹他的远见卓识。

对罗素的背景说这么多,是想介绍罗素的一个思考。罗素在他的《中国人的性格》一文中有个观点:中国人爱钱,西方人爱权。

这个观点与我们通常的理解不同。我们一直认为拜金主义、纸醉金迷都是西方资产阶级的专利,而节俭朴素才是中国的优良传统,中国的金钱主义是受到西方的影响。罗素极为推崇中国的文化和文明,显然不会诋毁中国。这篇文字收录在他出版的《中国问题》一书中,是他回国后整理的,1966年他再次出版了这本书,足见他经过深刻了思考,不是一时的信手之作。

与辜鸿铭的《中国人的精神》一样,罗素也在他的文章中极力赞扬中国的文化,但罗素发表这篇文章的目的是应中国学者的要求,为中国的发展贡献策略,并指出中国存在的问题。他赞赏中国文明和文化的优点之外,也指出中国人性格的一些缺点。他们认为中国人贪婪、爱钱,这也是导致反抗侵略战争多次失败的重要原因,因为那些军阀几乎没有经得起贿赂的。

中国不是没有雄心勃勃的人,但比我们少得多。他们的雄心与我们形式不同(但不见得好)。这种偏好的结果造成贪婪成了中国人的缺点。金钱是享乐的途径,因此金钱受到了狂热的追求。对我们来说,金钱主要是权力的途径;政治家可以没有金钱,但一定要有权力,并满足于贫穷。而在中国,督军握有实权,几乎常常把权力用作发财的唯一途径。其目的是在适当的时候逃去日本,用足够的掠夺物使他们在接下来的日子享受平静的生活。至于逃跑意味着失去权力,这个事实他们根本无所谓。当然,这样的当权者,危害仅限于他们管辖的省份,比起我们的政治家为了获得选举的胜利,不惜将整个欧洲大陆搅得天翻地覆,对这个世界的伤害显然小得多。

当然中西方都有爱钱爱权的人,西方也葛朗台那样的守财奴。罗素认为相比较西方人,中国人更加爱金钱,而不是权力。西方人多将金钱当作实现权力的目标,中国人更倾向于将金钱当成目标,而把权力当成兑换金钱的手段。

如果结合中国的历史来看,这种说法的确有点道理。历史上的权臣多能和巨富划等号,梁冀、桓温、桓冲、东汉外戚王氏一族都是权力盖过帝王的人,却依然腐败透顶,有时候令人费解,权力如此之大竟然还对金钱那么有兴趣。即使连陈平、匡衡、郭嘉这样的名臣都出过腐败的问题,霍光、张居正这样自身清廉的人,家人依然存在大量的腐败问题。腐败成为历朝历代的顽疾,明朝对腐败分子苛以最严厉的处罚,剥皮实草,但依然遏制不住腐败的蔓延。

对金钱的狂热追求可能不是舶来品,也不是经济发展的副产品,而可能植根于中国文化中的土特产。古时君王对大臣的金钱赏赐,史书多会着以笔墨,具体数量都记得很清楚,有时候令人费解,王侯将相的生老病死史书也就一句话,却对这些金银赏赐描述甚多。

相比较而言,西方人更加热衷追求权力,欣赏改变世界,影响世界的感觉,正如罗素所言:我们之所以喜欢权力,欣赏这样一种感觉:我们一声令下,事情就发现变化。为了得到这种快乐,一位美国青年拼命工作,等到有了百万时便成为一个胃病患者,只能靠吃吐司和白开水来维持生命,成了为客人准备的宴席的旁观者。即便到了这种地步仍然自我安慰:我能掌握政权或制造战争或阻止战争,正是这样的天性促进了西方国家的进步

罗素并没有解释西方对权力追求的根源,这一点歌德说得最清楚。歌德的《浮士德》是资本主义三百年精神的总结,这种改造自然和改变世界的欲望是西方世界不断进步的源泉。这里的权力要从广义上去理解,改变自然和社会的力量都是权力,权力的大小多以影响力来衡量,爱因斯坦、歌德的影响力甚至远高于君王和总统。无论是政治家、科学家、文学家、神学家、乃至富豪,他们都通过军队、科学、文学、宗教、金钱等不同的方式去影响世界。

所以我们经常惊叹美国好几位总统竟然非常贫穷,克林顿任期结束还欠了一屁股债,不少人都觉得这是廉洁,如果他们在中国肯定被会放到海瑞的位置供起来,但美国人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称道的,他们当上总统,掌握权力,能够改变世界,这就已经实现了人生目标。

美国的公立大学教授薪水很透明,网上都可以查到,一般每年10万美元左右,即使诺贝尔奖获得者也没有额外的待遇,但《生活大爆炸》的演员每集片酬都高达100万美元。但西方人并不觉得教授就应该获得更高的奖励,因为他们的学术能够影响世界,他们拥有改变自然和社会的权力,也实现了他们的人身目标,即使教授的待遇远不如好莱坞跑龙套的演员,依然有无数人追求这样的职业,希望拥有这种权力。

西方的许多富豪都很节俭,比尔盖茨、巴菲特带几十块钱的手表,坐经济舱的新闻常见诸于中国媒体,但他们却在全球大把撒钱,赞助各种项目,甚至影响他国的政治,这种用金钱改变世界的欲望,也是对权力的追求,金钱是实现这种权力的手段。

相比较于西方,中国人的确更倾向于将金钱当成目标,拿金钱去享受。如果权力不能兑换成金钱,感兴趣的人会极少。历史上的官员多追求肥缺,所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即便当今,我们还经常用金钱去衡量各种力量的价值,比如高官生活贫穷,民众就会很感动,盛赞他们清廉。如果杰出的科学家还没有演员获得的报酬多,就会义愤填膺,觉得不应该,担心长此以往,将不会有人去奉献。

我们很难理解不以金钱为目标的人生追求,我们的文化很难理解西方的浮士德精神,虽然辜鸿铭将浮士德精神解释为《易经》中描述的自强不息的精神,但内涵还是有很多不同的。

当然,以金钱为人生目标,以金钱去衡量一切追求的价值观,与以权力为人生目标的价值观,并无高下之分。罗素还认为以钱为目标的价值观危害反而更小,西方这种追求改变世界和改造自然的权力欲望,造成了对外侵略和世界大战,也破坏了自然环境,用罗素的话说把世界搅得天翻地覆。这样的西方精神也让西方政府更喜欢干涉他国,希望将福利带到其他国家,有时候搞得世界大乱。

对金钱和权力的追求,东西方的文化都容易走向极端,追求金钱走上极端,就会一切向钱看,一切用金钱去衡量,缺乏改变世界和进步的动力,迷失自我;追求权力走向极端,就会失去理解他国文化和文明的耐心,变得傲慢,总想着用自己的方式去改变世界,往往造成大乱。

东西方这种文化能够平衡最好。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新闻网 » 罗素:中国人爱钱,西方人爱权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