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日本会找中国要钱!

曾经看过的电视剧里有个超羞耻的台词是:

真的有什么法宝能让自己不劳而获地得到天下任何东西吗?怎么可能!所以蜗牛纳才说这种台词很羞耻,完全是中二孩子们才会喊的口号好么?

得天下是不太可能的,毕竟谁为这个念头付之于行动了,谁就得戴上一副玫瑰金的“手镯”,再顺便去某个地方“豪华游”十几日或更久。

好吧,这天下是大家的,劳动依旧是光荣的。话虽如此,但走遍天下的理想倒是可以实现。虽说在路上需要准备很多东西,可你若是想空着手出去看看,也完全OK呀!

蜗牛纳说得一点都不夸张,你瞅瞅现在是不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轻装出门走世界了?即便忘带了什么东西,只要有手机就可以随时随地买买买。

曾经就有很多媒体评价过现代的新“四大发明”,其中一个发明就是扫码支付。

我们知道现在可以通过扫二维码的方式支付电话费、水电煤气费、网费、物业费等等。当然了,出国旅行什么的也完全没有问题,比如去餐馆、便利店或打个车去哪儿,因为带的现金不足又懒得去兑换的话,可以直接用移动支付软件扫一下二维码。这简直是懒癌患者的黑科技呀,并且使用这种支付方式,还能大大地节省了许多中国人宝贵的时间。

可以说扫码支付不仅改变了中国传统的支付方式,还改变了世界各地部分城市的传统贸易方式,以及传统金融的发展。不信的话你可以到处看看,是不是有很多店里的收银台上都放有二维码。

总之,无现金时代就这样来临了,毕竟扫一扫的数字消费能让用户的每一笔资金流向都清楚透明。

就在二维码刚开始火起来的时候,蜗牛纳却在网上看到有个人提出了一个质疑,他说二维码功能最早是日本人腾弘原发明的。

蜗牛纳当时觉得这位网友可能是为了引起别人注意才乱编,但通过搜索了相关新闻还有,才发现我们常用的二维码在一开始还真是日本人发明的。早在1994年腾弘原带领他的团队历时两年时间发明了这个二维码,并且他们为此申请了专利。

当时蜗牛纳就在想:等中国二维码漂洋过海去了日本市场后,他们会不会起诉我们并索要专利费呢?蜗牛纳认为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毕竟日本可是个相当重视知识产权保护的国家。

事实上证明,蜗牛纳还真的没有猜错。当日方发现二维码在中国火起来了以后,便想重新申请二维码的专利收益权,并打算向中国人每人收取1分钱。

别觉得这点钱很少很少,要知道在巨大的市场使用量基础上,这将意味着不可估量的专利使用费。(谁让中国有13亿以上的人口呢,日方脑子进水银了才会放着这么大的肉不啃)

虽然二维码是日本人发明的,但他们并没有发现其中的商机,所以申请人就主动放弃了使用权。

日本放弃了二维码,可中国没有。

创办了意锐公司的王越便从中发现了二维码的妙用,于是他与一批分别毕业于北大、清华、哈工大的优秀工程师,共同研发出了世界上第一款手机二维码引擎;在2003年获得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二维码快速识读引擎”,并申报了条码识读方法和装置的国家专利;而后又在2005年参与了中国二维码标准的建立,直至今日已成为了ISO的国际标准。(下图为王越公司申请的专利)

还有凌空网的创始人徐蔚,他带领自己团队研发出的“二维码扫一扫”技术也是有专利的。在2011年,徐蔚便已经申请了该专利,并先后拿下了中国、美国、日本和欧盟等区域的二维码扫码技术专利权。(下图为徐蔚申请的专利)

那么结论是:我们中国人在商品二维码业务上不存在任何侵权行为,自然无需向日本交劳什子专利费!

谁让日本企业的“嗅觉”不够灵敏,况且他们不仅主动放弃了使用权,还将二维码专利信息给免费公开了。这能怪谁?能怪谁!

好吧,退一万步说,日本真的起诉中国专利侵权了,但人家现在才打,恐怕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因为……二维码即将被新的支付方式取代!

比如刷脸支付,要是哪天忘带手机了也不用慌,把脸对着镜头刷一下就完成了交易。看来靠脸吃饭和买东西也不再是梦想了,以后凭着一张脸便能走天下。矮油~突然觉得自己金贵起来了呢。

关于刷脸支付的技术自然也被申请了专利,截至目前,蜗牛纳在专利局上检索到27条与该技术相关的专利申请信息。

对了,还有NFC支付呢!想了想万一化妆后用刷脸支付失败了,那可就太尴尬啦。所以对于更依赖手机、手环等产品的用户来说,使用NFC支付比二维码更方便。

同样的,该技术也有专利。截至目前,根据专利局上检索到与此相关的专利申请信息有353条。

虽然目前上述新的支付方式,特别是刷脸支付上有弊端,但蜗牛纳相信随着相关技术的不断成熟以及相关政策法律的不断完善,势必会为很多人提供更加安全便捷的支付方式。

到那个时候有其他国家想用,就得给我们国内的企业交专利费了,不过有个前提是:做好海外专利布局!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我就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日本会找中国要钱!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