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要裸奔多久:互联网企业的隐私依赖症

2019年3月6日,Facebook总裁扎克伯格发表长文“社交网络聚焦隐私的愿景”,在文章中,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将从开放分享的网络转型为聚焦隐私的社交平台。

扎克伯格称Facebook将坚持私人交往、传输加密、减少信息保留时间、安全的数据存储等几大原则。用户将对谁能够与他们交往有清晰的控制权,并有信心确保没有其他人能够访问他们分享的内容;用户的私人通信信息将采用端对端加密的方式,包括社交平台自身的任何其他人都看不到;减少用户通信信息在平台的保留时间,默认过一段时间通信信息自动删除,并且确保信息存储的安全。这些措施如果得到贯彻的话,意味着以互联网开放著称的Facebook将面临彻底转型。

过去一年,Facebook经历了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差点面临倒闭的风险,扎克伯格本人也从全世界青年的偶像,瞬间人设崩塌,被全球用户口诛笔伐。2018年3月,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三家全球性媒体同时发表爆料者的文章,称一家名为剑桥分析的数据公司利用Facebook上的用户信息进行数据挖掘分析,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收集用户的隐私信息,然后进行大数据分析,为政治选举精准投放广告服务。Facebook后来确认,剑桥分析公司一共从Facebook获得8700万用户的信息,这些信息包括用户的简介、生日、和目前的居住城市。剑桥分析公司获得这些数据之后,分析选民的偏好,将结果反馈给竞选团队,候选人按照这些偏好发表政治主张,说的都是你想听的,效果自不必言。这种点杀式的选举宣传手段,在特朗普总统竞选和英国脱欧公投中都功不可没。

这则新闻一经发布,全球舆论立即炸开了锅,矛头一致指向Facebook,指责Facebook泄露用户隐私。随后网上兴起了“删除Facebook账户”的运动,包括马斯克等名人纷纷带头宣布删除自己的Facebook账户。Facebook股价应声下跌,市值蒸发1000多亿美元,并面临可能两万亿美元的天文数字罚款。扎克伯格不断发表道歉声明,接受美国议会的质询,并且承诺对Facebook隐私政策进行调整。事件一直持续发酵到现在还未结束,Facebook此次战略转型也是为消除隐私泄露丑闻的影响。

但是,坦率说,Facebook这次的隐私泄露丑闻在中国连小菜都算不上,以至于很多中国网友都看不懂,不少媒体都把报道重心放在了扎克伯格可能操纵政治选举的花边新闻上。在中国,电话号码、家庭住址、身份证号等极为敏感的信息都常常遭到大规模泄露,社交网络上注册的那点信息,用户都快不把它们当隐私了。国外媒体声讨的隐私泄露在这都不算什么事,Facebook把用户数据给了大数据分析公司用来投放广告,相关的隐私数据是用户的网上介绍、生日、居住城市等信息。在中国,随便一个APP都要手机用户一大堆信息,有的APP甚至私自存储用户的私人照片和敏感信息。互联网公司利用这些数据进行分析,预测用户的行为,挖掘数据的潜力,为商业战略服务。

笔者基于专利数据对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创新成果进行了分析,发现这些公司的创新都严重依赖用户的隐私数据。在数据采集模块,想办法采集尽可能多的隐私数据;在数据分析与挖掘模块,都尽可能多地利用用户提供的信息进行分析,相关专利集中在利用数据预测用户行为的技术领域;在数据应用领域,最为活跃的创新和专利申请领域就是广告精准投放。

用户隐私数据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领域的巨大矿藏,相关企业都在想方设法将这些隐私数据变现。互联网企业将云计算、人工智能方面创新集中放在隐私数据挖掘和利用上。如果再分析下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并购范围,有一个明显的倾向就是数据整合和利用,尽量串通上下游的用户数据,让数据的价值发挥到最大。

这就是互联网企业的隐私依赖症,都想着怎么用手中掌握的隐私数据去赚钱。

Facebook最初的程序是扎克伯格一个人写,他本人也是发明家,名下有29项专利申请。扎克伯格最初的梦想就是给全世界的人建时间和空间的二维档案。在时间维度上,社交平台搜集每个人在互联网上留下的信息,按照事件发生的时间顺序或者相关度进行排序,比如什么时候吃了什么?发表什么言论?参加什么运动?只要点击某个人,就可以清晰了解这个人的所有历史信息。如下图所示,可以看到从2004年到2011年每年发生在某个人身上的所有事件,这些事件都是Facebook搜集的,而且都按照时间排好了顺序,有些事情用户自己都可能忘记了,但社交平台都记录好了。

在空间维度上,社交平台收集每个人的空间定位信息,用户生活在什么地方?工作地点在哪里?移动频率如何?都可以标注在地图中,然后社交平台通过地图了解某时某地所有人的偏好,如下图所示。

这样在互联网企业那里,所有人都像棋盘中的棋子中一样,在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上有精准的定位。互联网企业了解你一生在时间和空间维度中发生的事情,随时查看。

这些信息用到商业活动中会产生巨大的商业价值。互联网企业甚至比用户对自己还了解自己,进行定向广告与诱导消费。

例如用户在电商上的消费为电商平台提供第一手的数据,电商平台分析这些数据,了解用户的偏好和性格。电商平台上的卖家如果精准推销就免不了用到这些数据服务。现在一些电商平台的广告营销收入已经占业务收入的主要部分了,成为名副其实的广告营销公司。

如今扎克伯格引以为傲的创新,已经成为笑柄,Facebook在全世界的声讨下开始转型。但是中国大多数互联网企业的创新依然集中在如何利用用户的隐私上,与扎克伯格最初的设想在本质上一致,就是想最大限度地了解用户的隐私,预测用户的行为,从而为自己的商业目的服务。

这样的情形能够持续多久?中国目前还没有针对个人隐私数据保护的专门法律,用户对隐私的保护意识也不强。互联网企业都是充分利用“隐私红利”,但民众对隐私的利用肯定有个容忍度,如果互联网企业继续这样过度开发用户隐私,迟早有一天会面临严重的危机。欧美日目前已经建立了相对完善的隐私保护制度,所以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一进入到这些国家就寸步难行。苹果、Google、亚马逊的创新都在避免挖掘用户隐私的方向,尽管在这个方向来钱更快,Google、亚马逊已经成为真正的高科技创新公司,Facebook也开始被迫转型。

如果中国的互联网企业继续利用政策漏洞和用户的宽容去挖隐私矿,出问题也是迟早的。用户有一天会对隐私滥用反感到极点,不可能永远这么容忍自己裸奔下去,严格保护个人隐私的专门法律将来肯定会出台,这时候互联网企业还能拿什么生存?如果中国采取与欧美日一样严格的隐私保护政策,这些互联网企业还有这么多利润吗?只要对用户数据收集的范围、使用的范围做严格的限制,中国互联网领域立即尸横遍野,大多数企业根本无法生存。不能把建立在隐私政策红利上的利润当成自己的硬实力,这些迟早都会成为幻影。一切利用和挖掘用户隐私的创新都是不长久的,也不是真正的科技创新,只能利用国内隐私政策的漏洞收割短期利润,无法在国际上长久竞争。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 » 还要裸奔多久:互联网企业的隐私依赖症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