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无用,越走越熊

中国专利行业已经走到第35个年头了。它就像个标准“80后”的样子:

1984年,《专利法》颁布,它在国爸国妈的计划中出生;

1988年,中华全国专利代理人协会成立,它上了幼儿园,小朋友们开始交流玩耍;

1991年,《专利代理条例》颁布,它上了学,开始考试计成绩;

2000年,中国加入WTO,代理机构脱钩改制,国爸国妈工作都挺忙,算算也十几岁了,离开家去外地上学吧;

2018年,国爸国妈年纪大了,召集知识产权的兄弟姊妹开家庭会议,以后让工商大哥操心着弟弟妹妹们。

2019年,它35了,买不起房,也开不起车,挣得又少,这些年做了些新工作,也没整出什么名堂,好像和爸妈的距离越来越远了,自己的事,兄弟姊妹的事,杂七杂八,陷入了一片迷茫…

它不像外交啊商务啊那些兄弟们会来事,也不像财政啊银行啊那些兄弟们有头脑。它就只会搞那么几件事儿:

(灵魂画手来一发)

搞审查、搞代理的,现在看所有的案子长得都一样,没什么新鲜有质量的,都是按部就班地诌一诌。

搞权利的,看上去挺高端,一会儿无效一会儿诉讼的,但是100件专利里面也不知能有几件走到这一步,天朝的判赔力度也不大,苹果和三星那样盛大的“撕逼”案例很少,企业其实也懒得撕。

搞数据、搞分析的,能规规矩矩形成元数据的,都不是最关键的技术内容信息,分析起来也没多大意思,分析报告们写得又大又虚又宏观,随便写写随便看看。

搞培训、搞宣传的,做的不是实实在在的技术,就更别提了,聊胜于无。

生活本来是这么一天一天凑合着。可是人在桌前坐,锅从天上来。最近,奋战在第一线的专利局审查员遭遇了几波暴击:

▧ 第一波:PCT减点

暴击力量:★★

先说说背景,专利局审查员的工作量都是按点计算的。以前,一年要做够90个点,根据机电化领域的不同,一般是一个发明1个点,一年90件案子,一个月大概7-8件案子。当然了,是算结案,并不是算到一通,碰上要发N通的,来来回回折腾好长时间才能结案。

为了应对日益增多的PCT案件,国内发明的实审员会被抽去做PCT审查员。由于PCT的复杂性(复杂程度请参见上一篇文章200多个权利要求咋不上天呢),以往做PCT的点数会多一些,比如2.25个点。

然后暴击来了——现在做PCT案子也只能顶1.5个点了!原来做90个点要40个PCT,现在要做60个了。酱油君的算术也不好,这算是加了多少工作量呢?

 

▧ 第二波:在家办公加工作量

暴击力量:★★★

审查员也是人,怀个孕啊,生个大病啊,经过层层艰难的审批,可以在家或者在工作站审案子。不过换个地点审查罢了,案子还是案子,也并不会变少。

然后暴击来了——现在在家审案子要加10%工作量,理由嘛,简单又粗暴,在家审案子不用通勤,so,加加加。这让日常通勤时间耍手机的君瑟瑟发抖,这个逻辑貌似有哪里不太对?

 

▧ 第三波:专利局审查员加工作量

暴击力量:★★★★

2019新款暴击哦。以前,专利局审查员一年的要求是90个点左右,现在涨20%,变110个点。像泡面广告词一样,加量不加价,工资是不涨的,每周五天的工作量瞬间变六天。

局内审查员的任务量都涨了,各地的审查协作中心也是蛮懂事的,纷纷跟着涨起来。小伙伴们可能会想,审查员的工作量涨了,又不会影响什么,还是一样发通知书然后答复啊。

No!一年结110-120个案子几乎已是审查员满负荷工作的极限,如果某个案子的答复回合过多,无疑会拖慢审查员的整体工作进度。说白了,审查员已经进入了“忙死了,没空跟你掰扯”的状态,所以,碰到模棱两可的时候,审查员可能会想方设法迅速驳回这个案子赢取时间,尤其是到年底的时候。

后面的结果可想而知,案件的授权率会下降,复审率会上升。话说想复审也要缴费啊,所以,案件的审查费用变相提高了,这些费用谁来出?申请人“要么忍,要么滚”。

 

▧ 第四波:专利局审查员全体搬家

暴击力量:★★★★★

如果说以上三波暴击不足以击败热血奉献、前仆后继的审查员,那么第四波一定能重创他们。以前,专利局的审查员办公地点主要有蓟门桥、紫金数码园、学院国际和银谷大厦,据说2019年底,他们要全部搬到北京昌平区的朱辛庄(又称诛心庄或猪心庄)。这个操作绝对是个大招,来看下地图(戳一下看大图):

最近,有一则PDF材料在专利圈内流传(有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在公号回复 “围观 ” 获取)。酱油君仔细阅读了一下,这是一则“内部材料”,其内容是专利局审查员的论坛帖子,记录了审查员被暴击后的内心世界。君筛选了一下,主要分为以下几个派别(戳一戳看大图哦):

☟ 实地勘察派

☟ 数据统计派

☟ 风水先生派

☟ 魔高一丈派

☟ 举例说明派

☟ 身心健康派

☟ 买房卖房派:

☟ 政治过硬派

☟ 统筹兼顾派

☟ 紧急自救派

☟ 逻辑满分派

☟ 维护人权派

☟ 顾念家庭派

☟ 长线看空派

看过这个“内部材料”,君的心里突然沉重了起来。毕竟,在“创新式发展”的形式下,领导人“提高知识产权审查质量和审查效率”的指示是一定要听的,果汁局的提质增效工程是一定要做的,审查代理这一条行业主线的生存空间也是一定会压缩的。以2019-2020年专利局北迁为时间节点,中国专利行业或将产生一次先抑后扬的巨大变革。

而,事已至此,不必难过,天无绝人之路,唯有人自绝其路。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 » 专利无用,越走越熊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