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级市场的基本面分析

“专利有用,越走越红”推出以来,并没有什么浏览量,甚至有热心群众关心君是不是被挟持了,怎么还不更新……哈哈哈哈哈,那当然是没有的事啦!

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大家关注已经落地的现实,而不关注尚未落地的假设。怎么办呢?近日酱油君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瞎扯淡。毕竟知产行业现在如此萧条,你不瞎扯淡,还能干嘛呢?

赶在节前发稿,给勤劳的小伙伴们致以最真诚的节日问候!

xia

che

dan

zheng

wen

上篇文章提到,一些学术大牛运用专利搞价值评估、搞创新能力评估、搞无形资产估值、搞风险投资研究,酱油君作为一介草根P民,其实吧,对这些内容也并不感冒。为啥?

目前,天朝在一级市场尚且没形成有系统、成规模、可以应用于实践的企业无形资产及创新能力估值理论,按照知识产权的发展进度,估计很难跟知产小P民有半毛钱关系(有几亿身价、能自主投资发行市场的“P民”除外)。所以,有生之年,知产小P民只能面向平易近人的二级市场瞎扯淡了。

中国的投资市场——尤其是二级市场,是“特色社会主义市场”,十分个性。比如政策作用明显,比如监管漏洞百出,比如IPO进而不退,比如大妈一哄而上……小散们做投资,一不看公司业绩,二不看公司资产,三不看公司实力,看什么呢?看资金、看题材、看风口、看名字。就说2019年春节前后热议的5G概念吧,妖股“东方通信”创出了十连板的奇迹,公司却没有任何与5G相关的业务,这是什么投资逻辑?难道硬科技公司凭实力在二级市场就没法玩了吗?这不科学,君是绝对不服气的。

专利作为市场主体创新能力的象征,难道就没有丝毫用处?君扒了一扒,二级市场里从事交易的机构和老手们,依据价值投资体系的不同,主要分为三种

  • 一是使用基本面进行分析,依据企业面、新闻面、外汇及利率等经济环境面进行预判,做出中长期的投资决策;
  • 二是使用单纯技术进行分析,依据二级市场的价格形态,预判价格走势,进行短期交易;
  • 三是模型分析,比如期权交易,需要依靠波动率来获取收益。

看K线形态的、做定价模型的,貌似跟专利这事关系都不大。唯有基本面分析无可避免要分析企业的成长性、研发能力、创新能力这些指标。

传统的基本面分析法很多,比较典型的绝对估值法包括:

❶ 经济增加值法(Economic Value Added,EVA)

本质上EVA就是企业的经济利润,即企业税后净利润与前期投入的差值。这是典型的基本面分析方法。但是,这种方法忽视了企业研发投入及创新等非财务信息。

❷ 贴现现金流量法(Discounted Cash Flow,DCF)

这种方法采用折现模型,通过把预期的现金流量净流入换算为现值,估算企业资产的价值。DCF根据现金流量的来源不同还分成了各种版本,比如:

股权现金流量(Equity Cash Flow,ECF):估算企业的经营收入在支付经营费用、债务利息和本金、税金及资本支出后的剩余现金并折现。

自由现金流量(Free Cash Flow,FCF):估算企业在支付经营费用和所得税之后剩余的现金并折现。

但是DCF也并不能对企业的创新能力做出合理的折现。所以bug也是有的。

❸ 因素分析法(Factor Analysis Approach,FAA)

这种方法要求找出被分析对象的影响因素,然后用量化形式(例如打分)明确各影响因素对分析对象的影响程度。FAA对影响企业价值的各个方面的影响因素考虑得比较周全,但是量化(例如打分)这个环节的个体差异性比EVA和DCF更大。

除了上面的几个绝对估值法以外,做基本面分析还可以用相对估值法,诸如资产负债表评估法、市盈率估值方法、市净率模型、市销率模型等等,都可以用来估算企业的市场相对价值。

不管是用绝对估值法还是相对估值法进行基本面分析,大部分估值方法,诸如DCF、EVA、资产负债表评估等,都要依赖于企业的年报数据进行计算。可是,在知产人看来,干巴巴的企业年报数据怎么能体现企业创新及成长能力的丰富技术内涵呢?所以目前来看,倒是因素分析法考虑了被分析对象的所有影响因子,能够比较综合地考虑非财务因素——例如企业的创新能力和成长性,或许可以了解一下。

酱油君看了一些财经圈学者的论文,发现现阶段,大牛们采用因素分析法对企业进行估值主要设计了4类指标,分别是:

① 盈利能力:即公司赚取利润的能力。可以用销售净利率、销售毛利率、资产净利率、净资产收益率等指标来衡量。

② 营运能力:公司经营管理中利用资金运营的能力,一般通过公司资产管理比率来衡量,主要表现为资产管理及利用的能力。可以用存货周转率、应收帐款周转天数、流动资产周转率、总资产周转率等指标来衡量。

③ 偿债能力:企业偿还到期债务的能力。偿债能力包括短期偿债能力和长期偿债能力,短期偿债能力可以用流动比率、速动比率等指标来衡量,长期偿债能力可以用资产负债率、产权比率、已获利息倍数等指标来衡量。

④ 成长能力:企业的资产规模和盈利能力得到持续增长的能力,可以用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率、税后利润增长率、净资产增长率、总资产增长率、资本积累率、研发费用占比等等指标来衡量。

从上述各种因素的计算方法可以发现,在财经学者的视角中,“企业成长能力”仍然是用各种数字和比率来表达。君还是有点失望的,毕竟,数字和比率还是缺了点研发和创新的味道。

话说,科技类企业的成长能力在一定程度、甚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企业的持续创新能力和技术更新迭代能力,所以科技类企业的“企业成长能力”指标咋能没有wuli专利的事儿呢?专利对企业的“成长能力”具有关键意义啊。

试想,一个硬科技型企业,与众多同行相比,拥有更高质量的专利技术,恰恰是它“硬实力很刚”的象征。在同行各家企业的经营管理都比较正常的情况下,相比那些花里胡哨的“年报派”,君更愿意投资这样低调奢华有内涵的“硬实力派”。

如果不仅仅是君一个人这样觉得,如果天朝所有的投资机构和投资者都这样觉得,所有的市场主体都偏好这样“硬实力很刚”的企业,天朝的投资环境是不是能更冷静、更理性、更平和一些呢?

嗯,酱油君想得确实挺美。这么美的事儿,怎么就没变成现实呢?

原因大概是:金融圈儿的大牛成天跟数字打交道,不大会来关注专利这种又难量化又难梳理的东东;而学专利的又不太懂金融,如何把专利指标整合到企业成长能力等众多市场评价指标当中,也是一件既复杂又困难的事儿。

结论就是:目前二级市场中的基本面分析,基本都没有好好考虑专利这件事儿。由此看来,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呐。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新闻网 » 二级市场的基本面分析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