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欧洲人不996,却躺着把钱赚走了

五一期间写的一点感想,不想蹭热点,现在分享给大家。

五一国际劳动节是全世界劳动人民共同的节日。作为社会主义建设者,劳动节对我们具有格外的意义,因为这是恩格斯领导的第二国际在1889年确定的,以纪念和声援美国工人争取8小时工作制的运动,至今正好130周年。

在100多年前的垄断资本主义时期,资本家残酷剥削工人,工人每天工作14到16小时,甚至18小时,工资还很低。教科书常以美国马萨诸塞州一个鞋厂监工的话来形容当时工人的惨状,“让一个身强力壮体格健全的18岁小伙子,在这里的任何一架机器旁边工作,我能够使他在22岁时头发变成灰白。”这个时期的劳资矛盾突出,也催生了社会主义运动。中外的很多文学作品都以此为题材,例如狄更斯的《艰难时世》、矛盾的《子夜》、曹禺的《雷雨》等名著,都深刻揭露了那个时期的社会现实。

在全世界工人阶级的努力和争取下,资本主义世界不得不做出妥协和改良,8小时工作制已经深入人心。如今欧洲一些国家甚至开始讨论6小时工作制,例如瑞典从2014年开始,在一些公司尝试6小时工作制,每天工作6小时,一周工作五天,但待遇不减少,据说试验的结果还很不错,员工的积极性提高了,病假也大幅度减少。

实际上如今在欧洲一些发达国家,员工的每周平均工作时间已经远不到8小时,例如荷兰的员工平均工作时间只有26.5小时,因为有不少人都选择每周工作三天或四天,以便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家庭,当然相应的待遇也会减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6小时工作制。这些发达国家的企业不但工作时间少,待遇还远超过我们,年假也多得多,甚至全民发钱,更是拉一波仇恨。

笔者当年第一次去欧洲的时候,总觉得有点不适应,发现办公室里很多位子都是空的,好多人经常不来办公室上班,像闹着玩似的,一周上班三天、四天的都有,到暑假的时期,办公室简直惨不忍睹,就见不到几个人。这是世界上一家知名企业的情况,其他的公司也基本差不多。网上经常有一些欧洲国家全民发钱,发度假补贴的新闻,我们对此很难理解。网友还经常调侃北欧重刑犯的待遇,住的别墅花园堪比疗养院。2011年7月22号,挪威右翼分子布雷维克枪杀77人,被判21年有期徒刑,他住的监狱是这样的。

据说他在狱中还嫌电子游戏差,要求监狱提供最新的电子游戏。重刑犯的待遇如此,普通罪犯更不别说,那种别墅与草坪足以发朋友圈。当然,这都是调侃。

我一直在想,这些国家的人这么轻松,为什么还能那么能赚钱?亚洲几个发达的经济体,日本、新加坡、韩国、台湾地区、香港地区相比较都是比较拼的。如果像英国法国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我们还能说他们舒服是因为过去的掠夺,但这些北欧国家并没有多少侵略的历史。

当然,这些福利待遇好的都是发达国家,GDP摆在那,中国人口多,底子薄,全民的待遇肯定没法比,这很容易理解。但是从单个公司上比较,中国也有一些非常优秀的公司,例如华为与BAT,这些企业从规模到盈利能力上都不输这些发达国家的公司,甚至盈利能力还更优秀,为什么还要996?按理说,整个国家平均水平比不了,但我们矮子里拔将军,拿最优秀的企业与他们比,为何还会存在这么大差距呢?

如果我们仔细看分析世界五百强的公司的财报,以及他们的市场和利润,或许能够更理解这种情况。

笔者尝试对中美一些高科技公司的员工待遇与企业收入进行了比较,根据HowMuch对美国高科技公司的单位人均创收进行的排名,前三位分别苹果、Facebook、Google母公司Alphabet,排名第一的苹果公司单位人均创收是190万美元,第二十名是AMD,单位人均创收是52万美元。

Howmuch统计的美国企业员工薪酬

2017年美国高科技公司的薪酬中位数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Facebook、Google母公司Alphabet、Netflix等公司。这个数据在统计薪酬时也算上兼职员工,亚马逊、麦当劳的薪酬中位数就会显得特别低,因为快递员与营业员的收入相对较低,但亚马逊的程序员薪酬中位数与Google等公司差别不大。

Howmuch统计的美国企业员工薪酬

如果计算下中国最优秀公司的人均创收与薪酬,分别以华为、腾讯、阿里巴巴、京东为例。数据来源于上述企业年报。

华为2018年全球销售收入7212亿元,净利润593亿元,员工数18.8万人,薪资总额是1293.09亿人民币,人均年薪应为68.78万人民币,单位人均创收59万美元。

腾讯2018全年收入3126.94亿元,员工人数54309名,利润787.19亿元、总薪酬成本为421.53亿元人民币,人均年薪77.6万元,单位人均创收86万美元。

阿里2018财年营收2503亿,净利润614亿,员工86833人,单位人均创收43万美元。

京东2018年全年净收入为4620亿元人民币(约672亿美元),17.8万,净亏损为25亿元人民币(约4亿美元),人均创收38万美元。

京东与阿里未公开员工薪酬总数,具体数目也不得而知,根据媒体给出的数据,阿里的员工薪酬与腾讯接近,京东因为有很多正式员工是快递员,因此人均收入相对较低。实际上计算平均薪酬很难反映问题,因为有些高管的年薪上亿,不如中位数更能反映实际情况,在高薪比较多的薪酬结构中,平均数一般是大于中位数的,在此就以中位数与平均数进行比较。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中国高科技企业与美国的相比,在人均创收与薪酬上都有明显差距,华为的人均创收59万美元,低于思科68万美元,高通的77万美元,苹果的185万美元,而阿里的人均创收只有43万美元,京东的只有38万美元。而在薪酬方面,华为与腾讯的平均薪酬10万美元左右,这个数字与intel的中位数接近,但是远低于Facebook、Google等企业的薪酬中位数。如果中国高科技企业采取8小时工作制,或者根据劳动法严格计算加班工资,一个严酷的事实是,这些公司的利润大多不够员工的加班工资。更何况这是以平均薪水计算,如果去掉高管的上亿高薪,现实可能更残酷。

所以劳动力成本依然是中国高科技公司最重要的优势之一,而欧美高科技公司更重要的优势还是知识产权。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世界五百强的公司名单,以及他们的利润,或许能够更理解这种情况。

为什么欧洲人能够躺着赚钱?秘诀就是知识产权。

奢侈品的溢价能力自不别说,同样材料的衣服,人家能卖几十倍的价格,这里面大部分都是品牌的价钱,消费者买的LV、香奈儿、爱马仕,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钱是品牌价值。大到飞机,汽车,小到电子产品,玩具,甚至圆珠笔芯,欧洲的产品溢价能力都特别强。同样的原料,制造的同样的成品,他们的价格是我们的几倍甚至几十倍。这些产品的价格主要是知识产权支撑的,包括专利,商标,商业秘密,一款四千块的乐高玩具,成本可能不到四百元,其他的都是品牌和专利等的费用。所以这些企业能给员工开得起工资。但相比较而言,我们企业的产品主要价值还是以原料和劳动力为主,可替代性非常强,一旦价格失去优势,订单分分钟跑掉。

虽然很多企业也开始打造品牌,申请专利,但如果缺乏原创,那些品牌与专利并不能带来溢价能力,产品依然卖不出价格。所以我们出口的产品利润率非常低,产品的竞争力非常脆弱,稍有风吹草动,企业就能难以承受,出口税收修改,企业死一片,劳动法修改死一片,可以预见,如果严格禁止企业搞996,肯定尸横遍野。

别看着很多企业表面上很牛气,如果员工不加班,企业多发点工资,提高下安全标准,很快垮掉。如果你仔细分析下上市公司的利润也略知一二,有多少企业的利润是来自国家补贴,来自最基础的劳动力。此外很多企业好像看上去挺赚钱的,但挣得还是中国人自己的钱,没办法从国际市场拿到外汇。这也是为什么华为公司那么受到民众的赞扬,很大原因在于华为的主要收入都是来自于国外,如果企业的收入都来自中国单一市场,在经济学上,企业整体的利润还是从国民的其他收入分配来的。总之,产品与服务的最大利润来源还是劳动力和特殊市场优势,企业利润对劳动力的成本极其敏感,加班就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员工不加班,产品和服务就立即失去优势,基本上也就没有什么竞争力了。

依靠知识产权挣钱是真正的躺着挣钱,知识产权是种资产,放在那会产生孳息,比如商标,专利。一旦形成就具有极大的价值,而劳动力不同,一天不干活就不产生价值,工作时间短,产生的价值也就低。所以很多企业加班就很容易理解,因为企业的利润主要是劳动力驱动的,产品与服务的溢价主要是劳动力的劳动创造的。我们举一个通俗的例子,同样是积木玩具,乐高的竞争力主要在于知识产权,包括专利、商标、商业秘密等,整个玩具的加工成本可能不到价格的10%,这样劳动力成本对他们来说根本不重要,员工加班创造的利润比很低,他们反而更需要员工休息和平衡生活,这样才能更有活力创造知识产权。因此知识产权的创造不是靠蛮力能够获得的,并不是说你工作时间越长就越有创造力,这个道理很简单。

所以996的主要原因还是企业没有知识产权,或者知识产权的驱动力不够,产品与服务的溢价还主要依靠劳动力和特殊市场,并不具有无可替代的功能。在世界上,谁拥有原创的知识产权,谁就能站在全球食物链的顶端,产品就有溢价能力。比如高通,每年的知识产权许可费能够收五十多亿美元,刚从与苹果的和解中得到超45亿美元的和解费,华为每年也向其交纳超5亿美元的许可费。再比如诺基亚,换一般公司早倒闭了,但就是因为它还有几万件专利,每年能够产生几十亿美元的收入,过得有声有色。

这些知识产权都是在那躺着赚钱的,像存在银行中的存款,自动产生利息,所以企业对劳动力工作时间就不敏感,相反更需要足够享受生活,进而发挥创造力。而依靠劳动力赚钱完全不一样,需要时刻计算劳动力的投入时间,否则成本很快会上升,利润会受到很大影响。

在现有的国际规则下,劳动力与知识产权的交换严重不等价。如果把知识产权和劳动力的价值都以工作日来衡量,一份知识产权工作日可能换十个甚至上百个劳动力工作日,员工创造一件对产品有溢价的专利,可能相当于其他员工工作几年的时间。即使依靠劳动力短时间能挣钱,但肯定不可持续,加班也会有个限度,不管国家还是个人的发展都会有这样一个瓶颈,这个瓶颈是由劳动力与知识产权的交换市场价决定的。因为一个劳动力一天最多只能工作24小时,这是极限,依靠劳动力的企业的极限就在这里,但知识产权驱动的企业,员工一个工作日可能换一百甚至一千个劳动力,增长理论上是无限的。

所以企业要摆脱996,唯一的出路就是要想着如何打造自己的知识产权,让知识产权对产品与服务的价格产生驱动力。

作为企业,如果一味提倡996也不可能获得竞争力,这样的企业也没有前途的,说明企业的驱动力还是劳动力,劳动力是产品与服务利润的主要部分。打个通俗的比喻,如果劳动力比作搬砖,笔者立志努力搬砖,坚持996,即使一天二十四小时不休息搬砖,最后笔者创造的价值大概是三个劳动力工作日。这三个劳动力工作日的价值就是笔者的极限,然而一个高级技工做一个小时的劳动,产生的价值就相当于搬24小时的砖。这是劳动力与知识产权在市场上不等价交换的国际规则。

作为劳动者,如果被迫加班很多,那可能首先要考虑自己工作的价值,这种工作被替代的风险肯定很大,因为主要竞争力就是劳动力,就像笔者搬砖一样。如果一个企业主要依靠或者强迫员工996,说明企业也遇到瓶颈了,因为企业的驱动主要依靠劳动力。

说到底,还是要有自主知识产权,产生对产品与服务的价格有驱动力的知识产权。这也是美国和欧洲那么在乎知识产权的原因。如果知识产权没有优势,就不可能躺着赚钱,也就没什么优势可言。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新闻网 » 为什么欧洲人不996,却躺着把钱赚走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