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3154万请巴菲特吃饭,90后的孙宇晨有什么“致富经”?

近日,波场Tron的创始人孙宇晨在社交媒体宣布:拍得与巴菲特共餐的机会。

不过,这顿饭可不便宜,总价高达4,567,888美元(约折合人民币3154万元),与2018年的3,300,100美元的价格相比,高出1,267,788 美元。

截至目前,与巴菲特吃过饭共有三个中国人——“中国私募教父” 赵丹阳(60后)、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60后)、天神娱乐前董事长朱晔(70后),第四个人正是90后孙宇晨。

90后,股神,币圈、3154万元,这些关键词瞬间在社交媒体“炸了锅”,其中不乏惊羡、赞叹、难以置信,自然也伴随着不屑、不解、不看好。

任何事情总不会缺少支持与反对,抛开这些争议,这个名叫孙宇晨的年轻人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又有怎样的致富经?

财富,总需要一次觉醒!

1990年,孙宇晨出生于青海省西宁市。

与你想的不一样,小伙并非出身豪门,父亲在惠州市规划局工作,母亲是《惠州日报》的记者。

4岁,他随父母定居惠州,家里没钱装空调,夏天到了,一家人只能去商店纳凉,这也足以看出家庭的普通。

学生时代,孙宇晨是一个标准的“文艺青年”,他读王小波和李敖,自视拥有不俗的写作才华,想要复制年少成名的韩寒的道路。

于是他研究历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的文风,想要迎合评委的口味,然而连续投了3年的稿,却并无回音。

直到高三,孙宇晨意外进入写作大赛的复试并拿到一等奖,获得北大自主招生资格,一年时间便将成绩从三本线提升上来并成功考入北大历史系。

求学期间,他在香港中文大学做交换生,回到北大校园开始对抗校方,对学校举措进行批判,成为了“校园意见领袖”,并与蒋方舟一同登上《亚洲周刊》封面。

后来他以来到《南方周末》实习,同时在“人人网”仿照胡适当年杂志的名称开设了《每周评论》,据传风靡一时的网络周刊《北斗》还曾选用其文章。

2011年,他考入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读研,他又参照陈独秀《新青年》办起网络杂志《新新青年》,可以说为了文字之梦,他始终一路狂奔。

然而,梦嘛,总有醒的时候!孙宇晨发现宾夕法尼亚大学终身教授的一年薪水不过八九万美元,而一个进入高盛的年轻人却可以赚到两倍多。

他的态度发生彻底逆转:“以前觉得商人都是有罪的,是下等人。现在来看企业家才是整个地球赖以转动的核心。人赚钱越多,越崇高。”

人生总需要一次关于金钱的觉醒!醒来的孙宇晨曾在演讲中提到,“我衡量一个人的标准就是看他赚了多少钱”。

在中国传统的影响下,很多人在成长的过程,要么对于金钱完全是盲区,要么缺乏对于金钱的正确认识。

那么金钱到底是什么?从表面看,金钱是欲望,是人类一切欲望的总和;从本质来看,金钱是价值,是人与人之间价值的自由交换。

于是,孙宇晨从第二学期开始选修沃顿商学院的课程,加入学校的投资协会,尝试到金融机构的实习,走近华尔街。

巨富!始终伴随着各种泡沫

按照这个逻辑,孙同学应该取得金融硕士,加入华尔街投行,通过日以继夜的工作赚取高额的回报,然后踏上创业之路。

如果这么算,等他赚够请巴菲特吃饭的钱估计至少还得二十年,不过现年90高领的股神是否还能等到他的成功也是未知数。

然而,孙宇晨从意识到钱的重要性到拍下巴菲特午餐只用了8年,那么这8年他都干了什么事?

回过头来看,总重要的就是两件事:第一件事买特斯拉的股票,一举获得了超过4倍的收益,不过此时作为一个穷学生,即便赚钱也都是“小钱”。

那么,人生的腾飞就靠第二件事了,买比特币!比特币成立于2009 年 1 月 3 日,经过几年的发展得到不少人的热捧。

2013年4月11日,孙宇晨通过《纽约时报》一篇报道,第一次知道了比特币。彼时,正值比特币从极客圈里走向市场,经历了第一轮小幅上涨,但对大多数人而言仍是陌生领域。

当时比特币价格在五六十美元左右,整体市值估计在5-10亿美元,孙宇晨认为有很大的上涨空间,“随便就能增长100倍”,于是赌了一把,把学费全部用来买比特币。

之后比特币疯狂的上涨态势超乎所有人的预料,不久,孙宇晨宣称自己已经实现了财富自由,从一个穷学生翻身成为千万富翁。

从他的这段经历我们也可以看出,勤劳实际上是不能致富的,严格来说,勤劳只能解决温饱,让你有一个吃不饱、饿不死的生活。

而要想很快成为巨富,就一定要搏击泡沫,所谓泡沫就是不确定,就是众多认识的极度分歧,矛盾之中才能够蕴含巨大的机会。

而没有泡沫就是大家认识趋于稳定,这时你也只能赚取稳定的收入,即便你勤勤恳恳地工作,实现财富自由基本是不可能的。

中国古话讲得好,“人无横财不富”,事实也是如此,除了唐骏、杨元庆,很少听见哪个人打工打成富豪的。

当然,此时孙宇晨所谓的千万富翁更像一个“空头支票”!不过,这些都不要紧,从此孙宇晨便于数字货币有了不解之缘,创业基本围绕这个领域,人生似乎青云直上。

2013年底,他加入位于硅谷的互联网金融公司Ripple Labs,以 Ripple Labs 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国创业。

致富!标签,标签,再多一点!

有了北大高材生,宾夕法尼亚大学留学生,Ripple Labs 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等标签,孙宇晨很快找到 IDG 资本寻求投资。

他先成立了锐波科技,成为国内首家从事去中心化清算系统产品开发的互联网科技公司,随后,又与同道大叔推出陪我APP,并兼任CEO。

不出意外,这个创业又获得红杉资本、IDG资本,信中利千万美金投资,孙宇晨似乎恍然发现标签的重要性。

严格来讲,作为一个90后的年轻人,既不是官二代、又不是富二代,一切的资源都考自己打拼和获取。

只有不断地给自己身上增添不同的标签才能搏出位,我们也可以发现很多成功人士在起初都善于为自己安上不同的标签。

比如马云创业初期的“狂人”“疯子”,李笑来开始炒币的“中国比特币首富”,李敖成名之初的“白话文写作第一人。

在这样的逻辑下,孙宇晨在“90后创业者”的人设下,以IDG 对其的投资作为背书,不断打造各种标签。

他自称或被评委为中国90后先锋代表、北京大学的新兴代表人物、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在ofo被热烈讨论的时候他表示愿意出资199万替戴威还钱。

甚至包括最近与搜狗CEO王小川、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等互联网高管的互撕也可以看做有意为之的一种宣传噱头。

就像王尔德说得,要选择你的敌人!孙宇晨选择了这帮“大佬”作为对手,大佬们又纷纷回应,自然一下提升了这个年轻人的档位。

当然,有人指责孙宇晨只会营销,没有产品,可是这些重要吗?只要通过各种的营销获得更多用户的关注、更多投资人的支持,然后再坐实产品就可以,急什么!

随着标签越来越多,事业自然越做越大。2017年,数字货币ICO成为了“创业风口”,各大投资机构争先进入数字货币领域,孙宇晨也开始了新一轮的“创业”。

2017年8月,孙宇晨创办了区块链公司波场TRON,波场的商业模式就是发币,俗称ICO,类似于股市中的IPO,都是向公众募集资金,ICO则以初始产生的比特币作为回报。

2017年8月22日,波场在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币安进行5亿枚波场币的抢购活动,53秒内所有份额被抢购一空,此次ICO募集了约4亿多的资金。

不巧的是,同年9月4日,央行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ICO,并要求退币。

孙宇晨只得将这4亿多全部退还,随后前往美国,在海外继续波场币的公开交易,2018年1月,公司市值高达250亿美元。

即便如此,很多人对于数字货币还是不看好,就连股神巴菲特也说“这种货币根本没有任何独特的价值,它基本上就是一种幻想,吸引的也都是骗子。”

不管怎样,小小年纪的孙宇晨还是在实现了人生的飞跃,就包括和巴菲特吃饭或许也将成为他新的“标签”。

所以,没有背景想要成功,标签,标签,不妨再多一点!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新闻网 » 花3154万请巴菲特吃饭,90后的孙宇晨有什么“致富经”?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