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梦,我的梦!

专利梦,我的梦

——读当年日记,忆追梦历程

作者:专利前辈

前言:人的一生一定会做很多梦,立很多志。梦者志也,志者梦也。有志者就有方向感,就有奔头。但若始终生活在梦中而不努力去追寻,则结果只能是一场空空如也的幻梦,亦乃不得志也。以下便是我追寻专利梦的点滴历程。


日记1:1982年5月3日

古今中外名人的经验是勤奋和顽强。但不是任何勤奋的人都会成功,只有勤奋还远远不够,思想开阔、具有想象力和创造力是另一个重要特征。此外,正确的方向、完善的方法、有利的时机等也都是重要的。

被耽误了的中国只能靠被耽误了的中国人自己来创造。落后就要挨打。电影《海囚》中帝国主义将中国人当狗一样地看待,甚至不如狗,我们绝不能让它重演。中国要强盛,就靠我们的奋斗。国家是全国人民组成的,要想国家富裕(当然人民也就富裕了),就得靠我们知识分子。

我们应该自己设计自己,从脚下踩出自己的路(实际上还应服从需要)。“发明”是一个很“吃香”的行道。因此我应该搞发明创造这一行,争取做一名发明家。我想,这就可把我的志趣和丰富的想象力得到很好的发挥。

因此,我要学好数学、物理、理论力学、材料力学等基础知识,并经常看关于发明创造的文章,做好笔记,锻炼自己的创造力,经常做一些设想——当然不一定有益,但无妨。

总之,我应该搞发明。

不成功,便成仁!

摘自1982年5月3日日记

后记:我1980年高中毕业考入**工学院采矿专业学习。这应该是1982年五一期间看了电影《海囚》后结合当时的心境而作。当时,应该是大学期间关于自己未来的第二次徘徊彷徨期已经结束后梦想成为爱迪生一样的发明家的时期。此前不久,在某杂志上看过一篇介绍国外专利制度的文章,由此专利二字也在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日记2:1982年11月19日

一个突然的机会,我发现图书馆工具书资料室里有《发明与专利》杂志,它使我越看越想看,真有点爱不释手之味。

摘自1982年11月19日日记

后记:此后不久,我便将从1979年的创刊号开始的所有《发明与专利》收集到手。1984年起,该杂志改成《中国专利》。

日记3:1983年3月9日

现在,我的心还没有静下来,作业一点未做,专业书也一点未看,摸着教科书和作业本,那些麻烦事就云绕耳边。只有看专利书才能静下来。我只好一静不下来就看专利书。

摘自1983年3月9日日记

日记4:1983年3月10日

光有发明创造还不行,若优秀发明不迅速地投入应用,就等于科研经费丢入死水中一样,因此不仅要争取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更主要的是为发明的应用创造有利条件,打开一条道路。只有实行专利制度,这一问题才能得到很好解决。我应该对专利制度进行努力探讨、研究,为祖国的科技事业做铺路石。

摘自1983年3月10日日记

日记5:1983年3月14日

上期成绩不够理想,主要原因是为了学习专利知识而放弃了对专业课的高要求……本期的课余时间尽量利用起来,学习专利基础,在本期对专利的学习应先看完日本近代史、英国近代史后,再学习经济法等法律基础知识,以便对专利有更深刻的认识。

摘自1983年3月14日日记(关于本学期计划)

后记:大学期间,1982年秋决定嫁给专利后,对专业课就要求是60分万岁了。好在大学四年,没有出现一科开挂的现象。

日记6:1983年3月14日

今天收到中国专利局上海分局张海玲同志的来(回)信,真高兴!

他(她?)在百忙中给予回答我这个“小民”的问题实在感激不尽。我应不辜负这些同志对我的关怀与帮助,学习好这门科学(我的志向是搞专利理论研究及我国实行专利制度的研究工作),准备将来能为祖国的专利事业做一点贡献。

摘自1983年3月14日日记

日记7:1983年5月4日

大概从1982年3月起我便爱上了专利这一门科学,以致今天我把它作为神圣的事业。

摘自1983年5月4日日记

后记:应该理解成1982年3月认识专利以来我便逐渐爱上了专利这一门科学。

日记8:1983年5月8日

当我苦闷的时候,就想想雷锋吧!

当我贪玩的时候,就想想张海迪和我的家庭重担、我的神圣事业吧!

摘自1983年5月8日日记

日记9:1983年5月29日

自从接触专利以来,深感我国有实行专利制度的必要。我的志向是搞专利理论探讨和研究,特别是研究专利制度对我国现代化建设的作用,我国实行专利制度的利弊及如何把资本主义国家对我国有利的部分吸收过来,把不利于我国实情的部分扬弃。目前,总的说来学习还是顺利的,进展还是很大的。但是我的文科水平还很不适应我的学习,特别是法律基础,我几乎还没有这方面的知识。现在要系统地学习与专利密切相关的知识是不可能的,但要叫我暂时放弃,更不可能。如何才能解决这一矛盾呢?现在,应活学活用自己所学的专利知识,自己有一点见解就向专利局反映一点,为我国的专利立法做出一定贡献。可惜我不能迅速而准确地知道我国专利法立法的最新动态,专家们的意见如何呢?如果我能得到这些,那就太好啦。

我准备在假期把《谈谈发明人证书制度》写完,但更主要的还是完成一份发明人证书制度的法律(参照《示范法》)用自己的观点写。有时间的话,再写一部《专利法》。完成这些后,即寄往专利局,供立法部门参考。还有社会调查资料,应如实地向专利局反映。

我这辈子若能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专利人员或编外专利人员的话,就心满意足了。

祖国啊,我爱你!

专利啊,我爱你!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我对专利的爱。

摘自1983年5月29日日记

小编语:《示范法》指WIPO为拟实行专利制度的国家编写的模板。

后记:在此后,为了学习专利法,我曾厚着脸皮请考到北大法律系经济法专业的高中同学将其教科书借我学习。由于从小养成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的习惯,记得有一天在寝室床上,收音机中突然传来记者采访中国专利局局长黄坤益的报道。我听完黄局长对专利法草案的一些介绍后,感觉现有草案存在不少问题,于是斗胆给黄局长去了信,并寄去了我写的一些东西。信寄出不久,居然收到了黄局长的亲笔回信,回信首先对我给与了肯定和鼓励,同时也说到他的讲话也仅仅是当时的一些想法,大多都还没有定论。黄局长还随信寄来了有“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红头的讲话打印件原稿和专利法草案(第21稿?具体记不清楚了)。此后,我再次给黄局长写过一次信,他也再次给我回了信。黄局长上述两封信件的原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红头的讲话原稿和专利法草案我本来视为自己生命一样予以珍藏着,但却珍藏得连自己现在都不知道珍藏到哪里去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两次通信时间一定是在1983年9-12月期间。

日记10:1983年5月31日

今天下午看了张海迪报告录像,感受至深。……

从这里可以看出:当一个人受到某种较大刺激的时候,他总是会不惜一切也要完成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当它受到这种刺激,自然而然地就爱上了它。他喜欢(爱好)它,他也会轻而易举地完成它。当然,困难也许一定很多,但他能够想法将困难克服,这就像俗话说的“困难像弹簧,你弱它就强”一样。

我学习专利,是因为我开始认为我国太贫穷、太落后了,后来就自然思索我国落后的原因?经过反复思索、观察、研究,最后认为我国落后的根本原因是科学技术不发达,而科学技术不发达的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国没有完善科学技术的法律、政策,即没有实行专利制度。

海迪的精神,海迪的事迹,鼓舞着我们奋进!

摘自1983年5月31日日记

日记11:1983年6月8日

鉴于家庭贫困我急需早日就业的原因,我不可能现在去考采矿研究生。我爱我的专利,若几年十几二十年后再去考专利研究生倒还有可能。

摘自1983年6月8日日记

日记12:1983年11月13日

我早就想写一篇有关我院图书馆的资料利用问题……的文章,但这样一来,本来就想要我的图书馆就更要把我留下了(张老太太馆长和万光眠副馆长曾多次提及让我留的意思)。但我怕留下,因为我的理想是专利法理论研究,并非局限于专利文献这个“小圈子”。

摘自1983年11月13日日记

日记13:1984年1月28日

加强自我克制能力,实现自己的理想——为祖国的专利事业做铺路石。

摘自1984年1月28日日记

日记14:1984年3月31日

今天向系、院领导递交了申请书,实际上是情况反映。总结了四年来的学习情况,并提出如下申请:到专利管理机关、科技成果管理机构或科技情报部门工作。与此同时,从张老师处得知分配小组领导已于本月25日到长沙开会去了(关于毕业分配的会议),现交申请已经晚了几天,怎么办呢?是否再向总公司(昆工划归刚成立的有色总公司)交一份申请。

摘自1984年3月31日日记

后记:过去只记得系主任杨德森曾找我谈话,谈话中他说我不务正业,我反问主任什么叫正业?!谈话持续大约一小时以上,双方无解而散,但一直忘了缘何被谈话。现在看到此日记才想起,一定是因为这份申请书。

日记15:1985年5月29日

5月初,向工管处打了请调报告,拟调往技术处从事专利工作。现我对基建口情况已基本了解,同时技术处也正需要专利人员(国家经委发文要求各大企业应有专人从事专利工作),故拟定于8月底前调动。

今天上午又去找了组织处金科长,他已经同意我调动但需等待组织部门再配一名接替我的新同志再说。

摘自1985年5月29日日记

后记:在此期间,我曾拿着全国首届《专利知识函授班》(实际上也就办了这么一期)结业证书、发表于昆明工学院《教学研究》1984年第2期的论文和发表于《中国专利》1984年第12期的论文等去组织处等单位找相关领导说明我有此爱好和经历。

《专利知识函授班》结业证书

《教学研究》(1984年第2期)照片

《中国专利》(1984年第12期)照片

才发现,居然与第一任局长武衡、才去职不久的局长田力普同框。

结 语

1984年3月12日,六届人大第四次常委会议通过了专利法。

1984年7月底,我大学毕业分配到冶金工业部攀枝花冶金矿山公司工程管理处工作。同学们在离别前,纷纷在我班专门定制的每人一本的《大学时代》中相互留言。全班60位同学,且忽略间接隐含专利之意的留言,直接在其中“留言栏”给“不务正业”的我的留言中明确写有专利二字的就有24位同学。摘录如下:

曾**:愿我们重逢时,你已是一个专利专家。

陈*:向陌生的领地搏击,拿出自己的“专利”吧!

丁*:愿你在“专利”方面有所建设,有所建树!

付**:祝你在专利法方面起到秤砣的作用!

贺**:祝早日实现你的目标——成为专利学家。

贺**:专利法研究,在中国还不普遍,祝君在这条不好走的道路上好好走下去。

胡*:祝你特别在专利方面得到发展。

宦**:祝你早日成为我国专利事业的优秀人才。

黄**:你!理想愿望远大,决心搞好我国的专利法,但愿如愿以偿。

黄**:你走着采矿的路,看过专利的书,所学非爱好,……

蒋**:祝贺你取得了专利……!

李**:专利之光就在眼前。

梁*:但愿你在专利学上大有作为。

林*:中国的专利事业需要你去开拓!

刘**:望你在开发专利学的新领域中,为后人走出一条光辉的道路。

孟**:为你的专利奋斗吧!

谭**:专利法——愿你为它的实现贡献你的才智。

谭*:我会来找我们的专利学家的。

唐*:相信你今后一定会成为一名专利专家。

汪**:专利这条路,走的人不多,愿你创作出一条新路。

王*:……献给专利人才。

王**:祝你成为一名专业的专利人员。

张**:在采矿、专利方面都取得成就。

朱**:别忘了你的爱好“专利与发明”。

1985年4月1日,中国专利法正式施行。

1985年7月,我正式调到技术处从事专利工作,从此真正走上了专利工作岗位。当年8月下旬,又被派往青岛海军潜艇学院参加由冶金部、中国专利局等组织的主要是冶金系统学员的首届冶金系统专利代理人培训班学习至9月末结束就现场考试合格,正式成为中国最早的专利代理人之一并成为冶金专利事务所的一员。

这是后来补发的聘书照片。

从此,我真正“嫁”给了专利,几十年来,无论顺逆,我都始终与专利为伴,不离不弃,并相守至今。当然也自然会享受终身!

这,就是我的专利梦的梦境历程,也即心路历程,行动历程。

感谢那个时代,感谢自己与专利的“缘分”,感谢自己的努力。我庆幸,在主要由这三者的共同作用下,我的专利梦并非只是一场梦,而是尽管不够光辉但绝对是鲜艳的现实存在。

现在回想起来,我的专利梦居然与我国的专利梦有如此多的机缘巧合。

整理并后记于20194

华冰读后感:

读完前辈的文字,深受感动。

专利行业,分明是一个男人终其一生热爱的事业,是捧在手中的小公主,是心中苦苦追求的梦中情人……如此让人浮想联翩、热血沸腾而又甘之如饴。一个人一生有这样的事业机会,应该幸福极了吧!

然而事实却是:行业乱像从生,行业的春天是个口号,喊了几十年,直到先生快要退休了!

想到这里,我又有点难过。

然而,有人终其一生都在为此事努力,不正是我辈应该坚持和继承的奋斗精神吗?我辈唯有沿着上一代专利人的脚印,坚定地向前走,实现专利人的梦想、实现专利的真正价值,方不负前辈终生努力换来的美好时代!

来源:华冰聊专利

作者:华冰

编辑:华发七弦琴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 » 专利梦,我的梦!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