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判赔千万,腾讯再诉“微信XX”商标侵权, 不正当竞争商标被撤三

腾讯作为版权大户,手上拥有了大量的知识产权IP,其商标、专利更是数不胜数,而腾讯在维护自己的知产财产领域上,更是下了不少的功夫。

1
腾讯诉安徽微信保健品有限公司侵权,构成不正当竞争。
2017年12月,腾讯诉安徽微信保健品公司侵权,法院认为本案中微信保健品成立于2015年10月23日。
虽然其经许可使用的商标的注册日期早于腾讯,公司涉案三件“微信及图”商标的注册日期,但微信保健品公司未举证证明其选择“微信”二字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之前,注册商标经长期持续实际使用与其经营的保健品之间建立起稳定联系的事实。
 
腾讯科技公司的“微信”即时通讯服务实际投入使用是在2010年1月21日,在微信保健品公司成立之时,腾讯的“微信”即时通讯服务因具有十分方便快捷的特点,已经成为了家喻户晓、广为人知的品牌,尽管保健品、食品饮料等商品与之并无关联,但是仍应尽到回避义务,以免混淆视线的情况。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实际办法》的规定,公司登记主管机关登记企业名称时,该企业名称中的字号是否使用了他人的注册商标并不在审查范围内,因此经依法登记的企业名称并不当然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法院酌定微信保健品公司赔偿腾讯科技公司经济损失25万元,受理费13800元,由腾讯负担5800元,安徽微信保健品负担8000元。
2018年7月,安徽微信保健品公司提起二审,但该案仍被驳回,维持原判。
2
腾讯诉安徽“微信食品” 商标侵权,“微信食品”不能证明商标实际使用
基于家喻户晓、广为人知这一点,“微信食品”商标也没逃过腾讯的起诉,最终被判赔1000万。
一、一审判决系不正当竞争,判赔16W
2018年2月,腾讯起诉微信食品公司,法院认为“微信食品”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核准日期为2015年2月,其经营范围包括食用农产品、预包装食品的批发和零售。
本案中,“微信食品”公司销售的被控侵权产品上突出使用的表示含有与腾讯注册商标一致的“微信”文字及聊天的卡通图案,被控侵权产品上使用的标识的主要部分与腾讯科技公司注册商标的文字部分相同,构成对腾讯注册商标的侵害,应当停止侵权,将侵权产品召回并停止销售。
“微信食品”违反法律规定,不规范使用自己持有的注册商标,摹仿腾讯公司的驰名商标,且超出自己注册商标的形式使用微信字眼,构成对腾讯公司商标的侵犯。
一审法院认定:腾讯成立于2000年2月,“微信”是腾讯于2011年推出的即时通讯应用程序,传播速度极快、使用人数多、口碑好,“微信食品”成立于2015年,其成立时涉案“微信及图”商标已达到驰名程度。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据《中国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作出判决,除在《法制日报》及各自公司网站上刊登声明外,判赔“微信食品公司”公司赔偿经腾讯经济损失一千万元及合理费用二十万把钱一百二十六元七角。
二、“微信食品”商标不符合实际使用要求,依法被撤三

据悉,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8年1月作出商评字《关于“微信”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微信食品”所持的“微信”商标已被无效宣告。
诉争商标“微信”商标由西安阿格瑞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于2011年11月向商标局提出申请注册,并于2013年1月获准注册, 核定使用在第29类肉干、鱼制食品、以果蔬为主的零食小吃、腌制蔬菜、牛奶制品、蛋、食用油、精制坚果仁、豆腐制品、果冻商品上。2014年8月20日,该商标经核准转让至深圳市鑫泽西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2016年8月27日,再次核准转让至“微信食品”公司。
2016年4月29日,张子鸣以诉争商标连续三年停止使用为由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商标。2017年1月11日,商标局作出商标撤三决定,撤销诉争商标注册。
本案中, 微信食品 公司主张其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核定商品上进行了实际使用。对此,本院认为, 微信食品 公司于撤销复审阶段提交的用以证明诉争商标在门头招牌及广告宣传中使用的证据材料虽然表明 微信食品 公司于指定期间内将“微信”商标用于餐馆等服务上,但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在肉干、鱼制食品等核定商品上进行了实际使用。
最终法院驳回原告“微信食品”的诉讼请求,“微信”商标被宣布无效。
来源|诺品世纪知产快维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获判赔千万,腾讯再诉“微信XX”商标侵权, 不正当竞争商标被撤三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