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冰聊专利146:关于“中国专利敲诈第一案”,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2019年9月30日,号称“中国专利敲诈第一案”终于宣判了,主要事件梗概如下:

涉案人李兴文:科斗、本星、步岛实业实际控制人,专利权人代表,哥哥

涉案人李兴武:步岛实业股东,弟弟

涉案企业一:掌阅科技,侵权人代表,上市公司 
案件时间表:
  • 2017.3,科斗向掌阅发侵权告知函,向北知院起诉,索赔2000万;
  • 2017.4.12,掌阅吴迪与李兴文当面沟通;
  • 2017.5.27,李兴文申请撤诉;(原定2017.5.31开庭)
  • 2017.6,李兴文在上知院起诉;
  • 2017.7.15,科斗与掌阅和解,约定科斗将其名下持有或控制的专利权,普通许可给掌阅公司;合同金额80万;
(201010523284.4  通过图像采集获取网络连接的数据传输方式及其系统,专利A)
  • 2017.7.17,科斗从上知院撤诉;
  • 2017.7.19,掌阅付款50万;
  • 2017.7.28,掌阅通过IPO发审会;
  • 2017.7月底,李兴武失去步岛控制权,步岛公司由李兴文控制;
  • 2017.7月底-8月初,掌阅提起专利权无效;
  • 2017.8月,李兴文让李兴武以步岛名义向证监会提交举报掌阅的材料;

关于步岛独占许可事宜,重要信息如下:科斗将201010523269.X (通过图像采集启动设备间数据传输的方式及其系统,专利B)独占许可给步岛,合同记载签订日期为2016.12.29日;国知局备案登记资料显示科斗许可步岛时间起始日为2017.9.20,许可备案生效日2017.11.30;庭审时李兴文承认步岛与科斗独占许可合同签订是2017.7,李兴文实际控制步岛以后。

  • 2017.8,步岛在北知院诉掌阅侵权;科斗在北知院提专利许可合同纠纷诉讼,在上知院对掌阅合作方维沃移动、欧珀移动提专利侵权诉讼;
  • 2017.8.25,掌阅获得上市批文;
  • 2017.9.15,步岛向证监会实名举报掌阅;
  • 2017.9.18,掌阅接受步岛纠纷解决协议,承诺支付80万,实际付款10万;

纠纷解决协议约定:

科斗、步岛等任何方不得再以任何专利向掌阅及相关方主张任何权利;科斗、步岛在合同签订2日内撤回所有相关诉讼、投诉;掌阅在合同签订2日内撤回对科斗的专利无效宣告请求,掌阅及关联公司不得提专利权无效;科斗、步岛撤诉5日内向步岛支付10万,掌阅上市后再支付70万;

  • 2017.9.19,原定掌阅挂牌时间被迫延迟;
  • 2017.9.20,步岛获科斗201010523269.X(专利B)独占许可公告;
  • 2017.9.21,掌阅在国内沪A上市;
  • 2018.1.10  李兴文被执行逮捕;
  • 2018.1.11  李兴武被执行逮捕;
  • 2018.2.6,201010523284.4(专利A)被宣告无效;
  • 2018.8.24  浦东检察院提起公诉
  • 2018.11.20  一次公开审理
  • 2018.12.12  二次公开审理
  • 2019.9.30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宣判,李兴文判刑4.5年,罚5万;李兴武判2年,罚2万。
整个过程历时2年半,结果是涉嫌侵权的掌阅早已上市,专利权人锒铛入狱,被判刑、罚款。
涉案企业二:古北杭州
  • 2015-2017,科斗起诉杭州古北(201320459241.3等3件实用新型),京东、淘宝投诉,古北产品下架;
  • 2015.6,科斗用三项实用新型在上知院起诉古北,上知院认定古北构成侵权,科斗胜诉;
  • 2016.1.29,古北提出专利无效请求;
  • 2016.11,国知局发文宣告三项专利无效;
  • 2016.12,科斗关于专利被无效向上海高院提起行政诉讼;
  • 2017.1.3,高院认定专利权状态不稳定,撤销认定侵权判决;
  • 2016.11,古北诉科斗恶意诉讼;
  • 2017.3,科斗与古北达成合解,科斗、本星、聚然普通许可部分专利给古北,费用22.5万,古北撤诉;

 涉案企业三:杭州鸿雁

  • 2015年底开始,科斗、本星、聚然起诉鸿雁专利侵权;
  • 2016.3.30,鸿雁与科斗3家公司签订许可合同,21项专利普通许可给鸿雁,费用5万元;

 涉案企业四:厦门盈趣

  • 2017.10 本星起诉厦门盈趣,获28.8万

(三件实用新型,201420667015.9、201420359514.1、201520773168.6)

一件诉讼到底是“合法维权还是“恶意诉讼判断标准是什么?

关于李兴文利用专利维权的问题,到底是正当的“专利维权”还是居心叵测的“恶意诉讼”或“专利敲诈”?其他企业相关诉讼都没有问题,焦点集中在步岛与科斗之间“倒签合同”上。从这次的判决结果来看,法官认为上市前关键时期提起专利诉讼没有任何问题,事实上全球专利玩家都可能会选择在对方的关键时期跳出来起诉,这是国际惯例了,不能因为在上市期间提诉讼而认定为“恶意”、“敲诈”。显然,这一点一直是专利圈同行特别关心也特别担心的。如果这一点被法官接受了,专利估计真要被玩死了。

但是,李兴文还是被判四年半罚五万,其根源在于法官认定步岛的独占许可是假的,是为了“敲诈”掌阅做的局。这里有根本原因是步岛发生倒签合同事实时,实际控制人是李兴文。所以李兴文被判专利敲诈。

当然,现在还不是终审判决,下一步会怎么样,只能继续观望。
当然,对于专利同行和公众,知道以下几点就可以了:

1、在对方的关键时刻如上市期间提专利侵权诉讼,合理合法,不会因此被认定“专利敲诈”;

2、不会因为向多方维权就被认定为“专利敲诈”;

3、专利维权时专利有效即可,即使在维权过程中专利被无效,也不妨碍维权的合法性,更不会因为专利被无效而认定为维权是“专利敲诈”;

4、专利维权与专利权人是否使用无关,不会因为专利权人未使用而认定为“专利敲诈”;

5、在专利维权过程中,被告提专利无效是常规操作,提诉讼时就应该有思想准备,并想好应对策略;

6、专利维权本身就是实现专利价值的正常手段,以获取赔偿为目的也是专利维权的正常目的之一,专利权人有权决定在什么时间向哪个主体提诉讼,使专利价值最大化;

7、专利维权过程本身要合法,不能为了达到维权目的不择手段,不能虚构作伪证。 

但无论如何,此时的李兴文在狱中,对于专利从业者来说,是一种震慑。

这个案子,注定会被大家关注,注定要成为中国专利发展史中的重要风向标。

我们会持续关注。

这一案,不要成为打击创新者、打击专利行业从业者信心的反例就好!

 

作者:华冰

专利代理 / 知产咨询 /专利金融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华冰聊专利146:关于“中国专利敲诈第一案”,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