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冰聊专利162:用瑞德西韦治疗新冠,申请件专利而已

2020年的春节,武汉发生新冠病毒疫情,牵动全国人的心,对全国百姓、企业都产生重大影响。期间发现美国吉利德公司发明的瑞德西韦对治疗新冠病毒可能有效,最早发现新冠病毒的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于1月21日申请了用瑞德西韦治疗新冠的用途专利,引发公众和专利同行的密切关注。本文对此事发表自己的看法,只代表华冰个人观点,与任何团体无关。

1、武汉病毒所申请专利是否合理

武汉病毒所申请用瑞德西韦治疗新冠病毒的专利是否合理,可以三个维度看:

(1)人文道德层面

所谓的人文道德维度,其实是讲在疫情发生以后,武汉病毒所发现病毒的严重性,没有首先想到去治病救人、怎么让老百姓躲过被病毒传染,而是想着发论文、申请专利,让大家觉得从人文关怀方面做法是有缺失的,所以很反感这个事情。

因此,从人文道德维度来看,武汉病毒所一定存在错误,被公众谴责不冤枉。

(2)科研道德层面

关于科研道德的,这个也是被公众拿来指责最多的,主要观点就是:药是美国吉利德公司研发出来的,为什么是中国人去申请专利?在大众看来,武汉病毒所不仅在发现一种传染性很强的病毒没有想着去救治,还去剽窃人家美国公司的科研成果。所以指责武汉病毒所去申请这个专利是极其不合理的,这也是在专利行业外的公众比较多的一个看法。

之前我写过一篇小说《我把热干面的制作方法申请了专利!》,把瑞德西韦比作面粉,把治疗新冠比作用面粉制作热干面,用以说明面粉要想卖得好,需要更多人研究面粉的做法,只有大众研究面粉的吃法越多,面粉才卖得越好。因此,只要大家都尊重商业规则,面粉生产商是乐意见到热干面卖得越多的(详细内容见链接小说)。

(3)专利法层面

在专利界外,认为“不合理”的人占了绝大部分,这个不合理的看法受人文道德、科研道德两个维度影响。在专利行业内,大部分的同行都认为武汉病毒所申请这件专利是合理的,我也不例外。

从科研道德、专利法层面我支持武汉病毒所申请这件专利。为了说明这个问题,我想用之前做的这张图来说明,然后相对直观的告诉大家武汉病毒所申请的这件专利跟美国吉利德申请的专利之间的关系。

从这张图里大家可以看出,美国吉利德公司研发的瑞德西韦,在被武汉病毒所申请专利之前,在包括药的化合物的结构、药的用途、药的制备方法等等方面,都已经申请了多项专利。所以,首先确认:用途专利是可以申请专利问题的,没有问题。其次,图中红色的部分是武汉病毒所申请的该药治疗新冠病毒的专利范围,蓝色部分是美国吉利德公司它在瑞德西韦这个药上的专利权范围。我们可以看得出来,所有红色部分其实是落在蓝色部分里面的,也就是说武汉病毒所的这个专利的范围正好是在美国吉利德公司专利权范围的。

这说明什么问题呢?

说明武汉病毒所申请新的专利是在美国公司专利权的基础上产生的。假设武汉病毒所这件专利能拿到授权,那么在拿到授权以后,要基于美国吉利德的专利权使用。如果我们要用这样的药去治疗新冠病毒,也要经过美国吉利德许可。

同时这张图我还想说明一个问题,瑞德西韦的治疗用途可以还有很多。也许今天发现它可能能治疗埃博拉、新冠病毒,包括它现在的治疗用途里面也提到了冠状病毒。未来不排除这个药还可以用来治疗其他的病,比如上图中假设列举的A病、B病等等。所以,今天武汉病毒所把它用在治疗新冠病毒、申请专利,未来可能还会有其他人发现它能用在治疗其他的病上,还可以申请其他用途专利。

梅吉先发明了面粉并申请了专利,然后钟武在面粉的基础上发明了热干面这样的产品。

小说想通过通俗易懂的产品和案例,说明在先专利和在后专利的关系。美国吉利德公司有瑞德西韦这样的在先产品,就是我类比的面粉,并且有在先产品的专利权。在后技术与在先专利权之间的关系,就像是要生产或销售热干面的时候,一定要用到面粉;当你的热干面卖的越多,面粉也就卖的越多。这也是想让大家能够理解,不管是否申请了热干面的专利,生产销售热干面的时候,对于研发和生产面粉的人来讲是有好处的,因为扩大了面粉的销量和市场,对于研发面粉的人来讲是不损害其利益的。而且如果合作方式得当,能促成双赢的局面。

通过这样一个例子,希望能向公众和同行说明武汉病毒所在后申请一个用途专利,对于在先的研发者来讲是不损害他的利益的,而且有可能增加在先研发者的收入和市场影响。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在先专利的研发者,比如说研发的面粉的人或者说研发瑞德西韦的吉利德,是欢迎有其他的人来研究自己在先产品更多新的用途的,共同分享利益即可。

所以说在人文道德层面上,我们可以去谴责、批评武汉病毒所。但是从科研道德或者专利法层面来讲,武汉病毒所这件事是没有做错的。它既没有去偷美国吉利德公司的科研成果,也没有去占有美国吉利德公司的利益,申请专利是合法的,没有问题,没有侵害美国吉利德公司的利益,所以我不希望公众用道德绑架的形式指责武汉病毒所一定是偷别人研发成果或者说见钱眼开、见利忘义等等。最近看到了太多的负面信息,我希望能为他们在申请专利这一件事情上有所澄清,至少在申请专利这件事上并不是万恶不赦。

当然,不管是谁申请专利是否合法,首先得是个正常人!

2、该申请有没有正向意义

(1)专利授权

如果这件专利授权了,将是中国在瑞德西韦用于治疗新冠病毒的有效权利,并在全球其他国家有望获得专利权,对瑞德西韦的价格有一定的议价权。同时对于我国药物研究人员也是一次有效的专利保护教育。

(2)专利不能授权

如果该专利不能授权,武汉病毒所申请的专利内容将视为无偿在全球范围内免费公开,成为瑞德西韦应用方面的公知技术。于美国吉利德,在瑞德西韦用于治疗新冠时,少一件可用于议价的专利权,所有用瑞德西韦治疗新冠病的人都有可能通过这次申请降低专利许可费。

(3)全民专利教育

全国集中关注新冠疫情,集中围观一种药及其可能的疗效,由此引发关注一件专利申请,在我国专利界是极少见的。武汉病毒所申请的这件专利,是专利知识普及的一个好机会,这期间不少同行写过相关的文章,相信很多公众通过这些文章对专利又有了新的认知。

3、该申请授权前景如何?

很多人在质疑,美国吉利德公司已经把瑞德西韦的化合物结构、生产方法、用途等都申请专利了,包括在冠状病毒的应用也已经提到了,那这件专利授权前景到底怎么样?有没有可能授权?授权的把握有多大?还有一些人在网络上骂的原因,是认定中国的专利申请质量不好,所以基本上都不看好这件申请,认为它不可能授权。

作为专利代理从业人员,因为没有看到这件申请的文件内容,不知道提交的专利里面记载了什么技术细节,所以不能对授权前景下任何结论。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美国企业的专利保护水平普遍较高,专利申请质量也相对较好(中国企业真的需要好好学习)。吉利德申请的在先专利,已经把相关应用的内容写的比较全面了。武汉病毒所要么拿不到授权,要么能拿到保护范围比较有限的授权专利,也就是上面图片里展示的那个红色圆圈会很小。

4、用于公益的可能性有多大?

很多公众和同行提到比较多的一点是:用于治疗新冠病毒的方法,武汉病毒所不应该申请专利,应该用于公益。因为此药关系民计民生,而武汉病毒所又是事业单位,花的是纳税人的钱。

提到公益,我首先想到的是中国的一句老话: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在这项技术是否应该用于公益这件事情上,不管从专利保护的角度或者我国科研的角度来看,中国在这个药的使用上连“独善其身”都做不到,远没有到“达”这个程度,不可能“兼济天下”

为什么说“独善其身”都做不到?

因为美国吉利德在先申请了瑞德西韦的化合物结构、生产方法和晶型专利。只要用到瑞德西韦,都需要得到吉利德的许可。在先专利权在吉利德公司手里,不管把它用于什么样的用途,治疗新冠也好,治疗埃博拉也罢,只要用到这个药都需要得到这家公司的许可。有这样药物使用背景,中国不可能做到“独善其身”,更不可能谈“兼济天下”!

所以我认为:中国想用瑞德西韦在新冠上的应用去做公益的可能性很小,是否申请这个药在新冠病毒的治疗用途专利,能做的公益的事情也很有限,整个使用权或话语权基本上都是掌握在吉利德公司手里。

当然,作为专利从业人员需要提醒公众的是:很多公众对美国吉利德的评价非常好,说他们会优先考虑怎么去救人、治病,而不是想着说怎么去收许可费等等,以此证明吉利德有爱心,懂人文关怀。

首先,对于吉利德公司愿意在中国遇到特殊疫情的情况下,提出可以免费使用、做实验等等,我们要表达感谢。但是我希望提醒大家要注意到的是,免费也好、做公益也好要有两个前提:第一个前提是他有在先专利权,这个权利在他手里才可以提出“我让你用”,没有专利权是做不到的。第二个前提是美国吉利德依然会维持这件专利权有效,而不是放弃专利权来让你使用,这两者的区别是很大的。

专利技术能不能做公益就要有这两个前提条件,首先要有专利,其次要一直维持这个专利权有效。所以说对于中国公众来讲,我们在瑞德西韦的研发上是落后的,这是我们应该要看到一个差距。另外,确实有很多人有做公益的想法,但是要想在这个事情上争取话语权或者争取更多有利于自己的权利,首先要有专利在手,而且确保这个专利是有用的才可以。第二个你要维持这样的专利权有效。

换个角度,如果美国吉利德公司真的要奉献爱心,愿意公益的为中国战胜新冠做贡献,最简单的做法是放弃相关专利权。放弃专利权还可以省掉每年的年费,吉利德还可以省成本,但是吉利德不会这么做,他会选择花钱维持专利权有效,并在专利技术的使用中选择免费还是收费。当然,并不是说美国吉利德应该放弃专利权,只是想告诉大家拥有专利权才会有话语权,没有专利权谈公益其实是没有意义的。

所以,我们在感谢美国吉利德的同时,更应该看到这件事的本质和差距。美国能在疫情当下免费让中国做实验,首先是基于他有权利,在科研上有非常多的投入,然后才有科研成果以及相关权利,最后才会有机会选择免费让中国使用这个药物用于疫情防控、病人治疗。

所以,若中国企业也希望用创新技术做公益,一要有科研投入和创新的能力,二要做好创新保护,三要持续维持专利权有效。我们感谢那些为疫情防治上做出贡献的人,但是我们更应该发现问题和不足,然后向他们学习。这才是正确客观看待吉利德的理性态度。

5、瑞德西韦对中国人影响有多大?

瑞德西韦之所以在短期内被公众关注,最重要的原因是2020年这个春节全国人都被疫情影响,其影响人数之多、影响时间之久、影响面之大是罕见的。但是,瑞德西韦对中国人的影响不会长期那么大,原因如下:

(1)瑞德西韦是否能治疗新冠以及疗效如何尚未有定论;

(2)新冠病毒不是只有瑞德西韦才能治,中药、法匹拉韦也有疗效;

(3)新冠病毒不会一直存在,更不会一直影响国人的生活。

所以,瑞德西韦只是若干西药中的一种,武汉病毒所的专利申请也只是若干专利申请中的一件,不必过于关注,也不会有太大影响,平常心对待即可。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华冰聊专利162:用瑞德西韦治疗新冠,申请件专利而已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