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申请了商标的三大“山”: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

昨天,蜗牛纳发了一篇关于市场监管总局、国家药监局、国家知识产权局支持复工复产,并准备建立知识产权申请绿色通道的通知。

该通知中,三部门要求全局在疫情期间内,各项业务会正常运转,对涉及防治新冠肺炎的专利申请、商标注册,依请求予以优先审查办理。支持企业开展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建立知识产权质押登记绿色通道,支持企业快速融资和续贷,缓解资金困难。

同时还要求对复工复产企业办理专利、商标、集成电路布图设计等事务,因受疫情影响超出相关期限的,依法给予期限中止、顺延,以及请求恢复权利等便利化救济政策措施。

上述内容尤其是专利、商标方面的优先审查办理,对于很多企业、知识产权代理机构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官方文件确实是这么写的,但并不是所有与防治新冠肺炎的专利、商标有关的申请都能够很快获取授权。

在口罩、医药等专利方面,此前已经有了相关的解读,此处略过,咱们就聊聊商标这块儿。

虽然蜗牛纳在商标局上并未检索到有谁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统一称谓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是它的简称“新冠肺炎”注册为商标。

不过,更为简略的“新冠”二字,倒是备受不少人青睐。截止目前,蜗牛纳检索到含“新冠”字样的商标共有178件。

鉴于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是从2019年12月起才被发现。所以我们主要看12月后申请的“新冠”商标注册。

从这3件商标的服务范围来看,与新冠肺炎并没有什么关系,并且它们的申请日期与该肺炎在全国蔓延的时候相比,也还差了些日子。

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个人或企业申请注册有关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商标。

既然没有人申请,那么自己抢先注册多类与新冠肺炎有关的商标是不是占得先机了?

其实呢,有些商标不是你想要就能得到的。

最近这段时间不是总有很多人在提起新冠肺炎的时候,喜欢回顾一下以前曾发生过的非典事件么。那么当年各大企业、商家在度过非典难关后,是否将其注册为商标了呢?我们不妨看一看。

到目前为止,含有“非典”二字的商标总共57件。

其中申请时间最早的是深圳某药企在2003年4月14日申请的第3525047号“非典型”商标,其商品服务范围包括了针剂; 片剂; 药用胶囊; 医用药物; 医用生物制剂; 生化药品等。

但不管是在2003年还是在2019年申请的,这57件商标还没有一件显示已经注册成功。

知道为啥吗?

很简单,因为“非典”是疾病名称!

其实早在非典肆虐的2003年,就有各大媒体报道过了,部分地区已经出现抢注“非典”商标的情况。对此,早有国家商标局有关人员解释过,“非典”能否作为商标,虽没有专门的规定,但在国家的《商标法》里,早就明确了疾病名不能作为药品等相关产品的商标名,以免误导消费者。

而且“非典”现在已是众所周知的非典型肺炎的俗称,进入了一个“公有领域”,在《商标法》中,属于“缺乏显著特征”而不能作为商标的范围,当然也可能会因“夸大产品作”“有不良影响”而被驳回。

虽然企业或个人可以选择申请注册,但从知识产权的角度而言也很难进行保护。

说白了,以疾病名作为商标,并不符合《商标法》规定,也不太可能注册成功。

另外,在我国《药品管理法》第五章第五十条也有明确规定:列入国家药品标准的药品名称为药品通用名称。已经作为药品通用名称的,该名称不得作为药品商标使用。

由此可推测,将疾病、疫情等名称申请注册为商标的成功率不大。

既然如此,在疫情期间出现过的其他关键词,能否注册为商标呢?

这就得看是什么词语了。

例如在2003年非典猖獗时期,说出那一句“把重症病人都送到我这里来”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院士。他在中国医学界中是一位传奇人物,不仅是著名的呼吸病学专家,还是中国抗击非典型肺炎的领军人物。

到2020年,已经84岁高龄的钟南山院士再次带队出征,与其他一线医护人员们一起奋斗在防控武汉肺炎疫情最前线。

可以说,“钟南山”这个名字已经迅速地传遍全国全地,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网友们对这名院士的评价也极高:“84岁的钟南山,有院士的专业,战士的勇猛,更有国士的担当”;“钟究是你,迎南而上,重于泰山”。

由此,“钟南山”这三个字成了防控疫情期间的关键词之一。

正如以往知名人物的名字被抢注为商标事件一样,蜗牛纳猜测这会子肯定有不少企业和个人想着要把“钟南山”据为己有。

但蜗牛纳忘记了他们的商业嗅觉有多灵敏,因为从商标局检索出的结果来看,早在2004年起,钟南山院士的名字就已经被申请成了商标,且截至目前已申请了3件。

当然,不管哪一件商标,都被商标局给驳回了申请。

虽然自然人姓名具有显著性,能够起到商标的区别作用,可以作为商标申请注册,但若以知名人物的姓名申请为注册商标的话,则需考虑是否违背我国《商标法》的禁用条款。

另外,针对知名人物的姓名被他人抢注为商标,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进一步对商标和姓名的冲突进行了规定,明确指出当事人以其笔名、艺名、译名等特定名称主张姓名权,该特定名称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与该自然人建立了稳定的对应关系,相关公众以其指代该自然人的,人民法院予以支持。

因此,在知名人物发现自己的姓名遭遇商标抢注后,可以通过提出商标异议申请、无效宣告请求、撤销申请等途径维护自身权利。对于尚未被核准注册的商标,可在商标初审公告期内提出异议申请;若是已经获准注册的商标,则可以请求宣告该商标无效或以连续三年不使用为由申请撤销相关商标。

不过,只要大家发现“钟南山”这个名字很难被注册成商标,就不会给别人提出异议或无效的机会。

或许,他们现在已经瞄上了防控疫情期间的另外两个很火的关键词“火神山”和“雷神山”?

于是蜗牛纳检索了下,商标局官网上并没有看到任何与这俩名称相关的注册信息,可能目前正处于盲查阶段。

但在其他检索平台,蜗牛纳看到已经有人在抢注“火神山”、“雷神山”商标了。(以下只截取部分商标的注册信息)

只是,“火神山”和“雷神山”真的能成功注册成商标吗?

来,我们再回顾一下《商标法》第十条第八项: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

众所周知,“火神山”、“雷神山”是疫情特殊时期建立的专门收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医院,如果这两个商标被注册成功并出现在市场中,是对公众感情的伤害,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

更何况,“火神”和“雷神”有宗教含义,属于易伤害宗教人士情感、易产生不良影响的商标。

因此,“火神山”、“雷神山”商标最后可能因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其他不良社会影响被驳回。

尽管官方已经为涉及防治新冠肺炎的商标申请注册开辟了一条“绿色通道”,但我们还是不要随意地将上方提到的名称注册为商标。毕竟有些词语属于敏感用词,一个弄不好可能还会因为“夸大产品作用”或“有不良影响”而被驳回申请。

蜗牛纳在此恳请各位申请人在注册与疾病名、知名人物、医院名称等相关的商标之前一定要多想想,最好先咨询一下专业的商标代理人,以此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和损失。

【纳杰温馨提示】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仅以配图表达无他意。另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本公众号转载的目的仅用于传递信息,如果您觉得该信息不宜被公众浏览或有其他原因,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感恩谢谢!

编辑:蜗牛纳@纳杰知识产权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被申请了商标的三大“山”: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