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边重塑“老通城酒”突围遇冷 双品牌战略难解当年商标旁落之憾

行业竞争的加剧和商标归属的旁落,让深感“不踏实”的白云边酒业掌舵人、董事长梅林急欲培育和打造自己的市场品牌。

由此,白云边集团于2013年收购了武汉的百年老字号“老通城”,并借助“老通城”的100年品牌影响力注册了“老通城酒”商标,寄望通过双品牌战略实现突围。

不过,记者了解,作为白云边集团双品牌战略大动作的老通城酒,在市场上却显得极为冷清。

记者在市场上走访发现,已经在武汉亮相1年半的老通城酒销量平平,多局限于三、四线城市的市场,有些商铺经营者甚至向记者吐槽:“不该挂老通城酒的招牌”。

天眼查数据显示,湖北白云边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简称“白云边控股”)近年来注册了不少自有商标,旗下商标信息共有49个包括老通城、1929等。另外,湖北白云边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白云边酒业”)旗下注册商标达27个。两家公司旗下商标数量共达到76个,但有些品牌在市场上尚未见到过。

零售业分析师王源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坦言,“限酒令”的出台,包括电视频道禁止播放酒类广告等政策措施,对白酒行业市场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在此基础上,要全力推出一个新的白酒类产品,市场认可度在短期内难以形成。

淡季生产线上难觅老通城酒身影

6月11日上午,长江商报记者走进位于松滋市白云边酒业,酒香四溢弥漫在整个园区。在工作人员带领下,记者参观了白云边酒业的包装车间。园区内供有4个包装车间,每个包装车间有6条生产线,但是当天上午每个车间至少都有1-2条生产线停工。上午10点49分,车间电子屏上显示,4个车间24条生产线仅有10条生产线正在进行生产,开工生产线比例约为42%。

从产量看,每套生产线2200瓶至3800瓶不等,合计产量为2.73万瓶。其中,42度感恩12年产量最多为8200瓶。从订单地域看,主要为武汉、鄂南、江西、湖南,还有少部分豫北、豫南地区。

工作人员介绍,现在是白酒生产淡季,旺季时每条生产线至少3500-3800瓶,24条生产线会全部开工。按3800瓶计算,旺季时日产量应在9.12万瓶,现在产量仅相当于旺季时的三成。

值得注意的是,在包装车间,长江商报记者并未发现老通城酒瓶或包装纸盒。不过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此前老通城酒确实在该车间生产过,每条生产线会生产不同的品牌,只需要换下工艺就行。

当天下午,记者来到了位于城北的白云边酒业生态酿造园以及白云边最老的厂区,两大园区承担了白云边原酒的酿造和储存功能。新的生态园区依山而建,气候温润。宽敞的原酒酿造车间内,工人们正在赤膊上阵,把酒醅打散和辅料拌匀,旁边酒甄正冒着热腾腾的水蒸气。头顶上,行车工正有条不紊地操作着机器,将出池和入池的酒醅运往操作场的酒甑边或者运往发酵池进行发酵。

该园区生产负责人介绍,白云边酒只用高梁和小麦酿造,采用高温闷料,高比例用曲,高温堆积,三次投料,九轮发酵的工艺。整个园区有10个这样的酿造车间,每个年产能产可达2万吨。

在白云边酒业老厂区,记者看到上万瓶酒罐整齐得排放在仓库内,该厂区工作人员介绍,这些原酒都有30年的历史。

老通城酒遭市场吐槽商家称“卖不动”

在老武汉人眼里,老通城就是武汉名吃“豆皮”的代表。但不知何时起,武汉街头有些商铺的牌匾变成了老通城酒。一字之差,让很多人看得云里雾里。

上周,记者来到位于武汉名吃一条街吉庆街。正值中午用餐高峰期,位于吉庆街的老通城豆皮店座位基本坐满。记者注意到,老通城酒与老通城豆皮的LOGO很相似,前者只是在“老通城”三个字右下方放了一个小小的“酒”字,如果不是认真识别,很容易认错。

在该豆皮店300米远处的一个巷子内,记者看到沿街有3个商铺招牌挂有老通城酒。其中一家烟酒专卖店店长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去年还进了老通城酒,但实在是卖不动,今年就没再进货。

三家店铺中唯一还在售老通城酒的是一个大排档。记者走进店内看到,老通城酒几个大瓶装被放置在收银台后面展柜最高处,小瓶装与毛铺、劲酒、江小白放在一起。

在酒瓶背面记者看到,该酒生产地址即为湖北省松滋市白云酒酒业所在地,产品原料配料也与白云边一样,度数也为最常见的45度。该店工作人员介绍,老通城酒口感还可以,但就是卖不动,江小白也卖不动,卖得最好的还是毛铺和劲酒。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在价位上,老通城酒和白云边品牌十分相似,小瓶都是10多元,大瓶也不过过百元,适合大众群体消费。

老通城酒一位销售经理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从白酒类别来看,白云边酒是兼香型代表,老通城酒是浓香型,属于不同的品类。该人士介绍,在销售渠道上也不一样。该人员透露,2017年老通城酒投放了大量车载广告,但是今年开始没有再做大肆宣传。取而代之的是,通过不断扩展加盟商辐射更多的消费群体。

“如果你有商铺,我们可以帮你做招牌,费用1万元,其中包括5000元的老通城酒进货费用,加盟的条件是3年内不得换招牌。”该人员透露,通过这样加盟,目前这样的店有数万家。

长江商报记者来到位于武昌阅马场附近的一家挂有老通城酒的鸡汤馆,该老板面对记者直言后悔,“本来我的鸡汤馆在附近很有名的,自从换了招牌,很多客户都找不到店了。”

记者在店铺看到,在收银台附近展柜上也摆放着几瓶大瓶老通城酒,以及数瓶小瓶装的老通城酒,小瓶装酒瓶外已落下了一层灰尘。店老板很认真地告诉记者:“酒不难喝,但就是卖不动”。

这个看似背靠白云边匠心酿造工艺、手握武汉百年品牌的酒,在江城推得似乎并不太顺利。老通城酒一位销售经理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老通城酒是2016年年底开始做宣传,但整个市场铺开其实已经是2017年6月和7月了,严格意义上老通城酒上市仅仅只有一年。

王源分析认为,从行业整体来看,从2013年以来白酒行业已经出现行业产能明显过剩。与此同时,高端白酒年销售量在递增,但中低端白酒市场空间越来越小。不过,王源认为老通城酒也很具有地域特色,有自身卖点,如果能嫁接好渠道平台,有更好的传播方式,未来还是有巨大市场潜力。

知情人:如企业有上市需要

政府愿出让商标

一位知情人向长江商报记者透露,业绩承压、商标之困,白云边酒业可谓是腹背受敌,在艰难中前行。该人士认为,在当年股权退让中,品牌的商标权未能收归企业,成为历史遗留问题。

不过,近年来,松滋市也在鼎力支持白云边发展,并承诺如果企业有上市需要,政府愿意出让商标。

如今,行业竞争的加剧以及商标权纠纷越来越多,白云边也在培育自己的品牌。

天眼查数据显示,湖北白云边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简称“白云边控股”)近年来也注册了不少自有商标,旗下商标信息共有49个,包括老通城、1929等。另外,湖北白云边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白云边酒业”)旗下注册商标达27个,也都为酒类,包括贵宾礼、长江情等。两家公司旗下商标数量共达到76个,但有些品牌在市场上尚未见到过。

面对业绩承压,白云边酒业相关负责人则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2018年从市场走访看,白云边市场占比正在回升,其中单款销售额增速最快的是老款15年酿造白云边,而12年酿造白云边持续保持最畅销。

对于今年销售数据,白云边酒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明确表示不予回答,并表示相关数据以集团官网为准。6月12日,长江商报记者前往松滋市经信局,该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白云边酒业相关数据以企业方发布为准。

不过,松滋市经信局相关负责人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从今年税收看,截至今年5月白云边已经上交税金5.85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达15.2%。该人员表示,从税收看,今年白云边销售业绩是向好。

零售业分析师王源认为,国家“限酒令”的出台,包括电视频道禁止播放酒类广告等政策措施,对白酒行业市场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在此基础上,要全力推出一个新的白酒类产品,市场认可度在短期内难以形成。

现任湖北白云边股份有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梅林。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新闻网 » 白云边重塑“老通城酒”突围遇冷 双品牌战略难解当年商标旁落之憾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