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苦苦二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红牛的商标战

“商誉分配”是个难题

七弦琴新闻网商标消息:功能性饮料“红牛”在中国畅销二十余载,由两头犄角相抵、肌肉强劲的红牛图形构成它的商标标识,联想到日前泰国天丝药业与中国华彬集团之间的商标争夺战,笔者在想,这两头针锋相对的牛是不是对今日“红牛”商标战的一个预言呢?

天丝药业是“红牛”功能性饮料的创立者,拥有“红牛”系列商标的专用权,1995年,天丝药业许可华彬集团在饮料上使用“红牛”商标,天丝药业为华彬集团提供品牌授权、技术和专家支持,华彬集团负责“红牛”饮料在中国的生产和销售。据传,该项商标授权已于2016年到期,近日,天丝药业指责在20年的合作中从未收到华彬集团的分红,因而要求华彬集团停止使用“红牛”商标,收回商标权①。

要知道,按照此前的数据,2015年华彬集团在中国快消领域的销售额达到234.01亿元,其中,“红牛”的销售额为230.7亿元,占比高达98%。“红牛”目前已经成为中国功能性饮料第一品牌,囊括了80%的市场份额②。面对如此大的一块肥肉,天丝药业在授权到期时要求收回商标权,很明显是想在庞大的中国市场分一杯羹。不过“红牛”在功能性饮料市场上能占据如此大的份额主要还是归功于华彬集团对“红牛”饮料的精心打造和大力宣传,也即通过被许可人华彬集团的努力,“红牛”商标的商誉获得了巨大的增值。

笔者认为,这场商标争夺战涉及到了一个重要的法律问题,也即商标许可终止后的商誉分配问题。商誉是指通过商标使用而获得的优势,这一优势包含公众对商品或服务质量的信心和公众能够通过商标将该商品或服务与其他商品或服务相区别的能力③,它能带来直接的经济效益,是许可使用合同成立的基础。一般而言,商标许可使用合同会对许可人与被许可人的权利和义务进行明确的约定,但是对于商誉的分配,尤其是通过被许可人的使用而使商标获得巨大增值的这部分利益该如何分配少有涉及。

“王老吉”式商标诉讼纠纷恐将重演

美国《兰姆法》第5条有明确规定,被许可人使用商标的行为,其利益应当归属于许可人。在中国,关于这方面的争议还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但是实践中形成了一个共识:商标许可使用合同终止后,商标上附着的商誉归许可人所有。在“王老吉”商标纠纷案中,加多宝公司对“王老吉”商标的推广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广药集团牢牢控制着“王老吉”的商标权,并且提前终止了商标许可使用合同,收回了加多宝公司对“王老吉”商标的使用权。随后的几年,加多宝公司与广药集团进行了大量的诉讼,沉重的诉累给双方带来了极大的损失。

从表面上看,商标许可使用合同终止以后由许可人继续享有凝结在该商标上的商誉对于被许可人而言不太公平,但实际上,在商标许可使用过程中,商誉增值是许可人和被许可人均能够预见的事情,在完全自愿的情况下,商业主体做出符合常规的安排,很难说协议有重大误解或显失公平的成分④。并且被许可人通常能够在使用过程中获得远远大于许可使用费用的充分回报,这也从某种程度上对被许可人进行了弥补。

不过这并不是说被许可人完全不能在许可使用过程中获得独立的商誉,通过在许可使用合同中明确约定对许可使用合同期间因被许可人的使用行为而产生的增值及相关利益进行合理分配,充分考虑被许可人为商标的商誉培植所做的贡献,可达到双赢的局面。

结语

在本案中,作为被许可人一方,华彬集团最初制定商标许可使用合同时没有充分考虑合同期满以后商标被许可人所创造的商标价值的归属及相关利益分配问题,导致后期需要面对密集的诉讼,更严重的是在商业战场上的长期缠斗往往会极大地损伤企业的元气,甚至导致一个品牌的消失,因此在商标许可使用合同中合理规划未来的商誉分配,未雨绸缪,能够有效地防范此种风险出现。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辛辛苦苦二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红牛的商标战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