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郎酒再提上市 商标归属被指是羁绊

七弦琴新闻网消息,原本在资本市场已经掉队的“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郎酒的上市计划并不平坦。近日,四川泸州市政府发布《泸州市千亿白酒产业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内容再度提及到2020年实现郎酒上市计划,并且主营业务营收规模达到200亿元。

上层政府给郎酒设定的上市之路的愿景是美好的,但从目前郎酒所呈现的发展状态,尚离目标很远。自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回归后,为了提高公司业绩,也尝试了一系列改革,那么究竟羁绊郎酒上市的问题出在哪里?

2020年上市计划重提

《华夏时报》记者关注到,6月25日,泸州市政府八届四十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泸州市千亿白酒产业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

根据上述《行动计划》显示,到2020年,泸州市白酒主营业务收入突破1000亿元,中国白酒金三角核心腹地地位更加稳固,国际知名的白酒产区基本形成。其中,泸州老窖股份公司主营业务收入超过200亿元,力争达到300亿元;郎酒股份公司成功上市,主营业务突破200亿元;川酒集团公司不断发展壮大,营业收入突破100亿元;中国白酒金三角酒业园区实现年产值和服务型收入近800亿元。

放眼当下情况,目前白酒上市公司近20家,郎酒的销售规模在全国排名大约在15位左右,本身完全具备上市条件,但却苦于一直上市未能成功。

这并不是郎酒第一次传出上市消息。郎酒作为川酒“六朵金花”中第一家改制为民营的酒企,早在2007年就计划通过IPO上市,同时成立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但受郎酒自身企业规模、经营业绩以及经营状况等因素的影响,最后认为并非最佳上市时机,暂停了上市计划。

两年后也就是2009年,郎酒集团再次提出上市规划,并被列入四川省金融办2009年四川省重点上市培育第一批企业名单中。然而就在上市工作的紧要关头,郎酒方面却又走了一步“缓棋”。

有观点认为,郎酒方面是想抓住当时白酒市场有利形势,提升和巩固自身的行业地位,而上市之后可能限制企业决策与行动的灵活性,因此暂缓一步。

面对一波三折的上市之路,郎酒自身似乎也显得力不从心。同样作为四川酒城泸州的一名种子选手,外界普遍关心,郎酒究竟何时上市?毕竟城中另一种子选手泸州老窖,于1994年就登陆深交所。

提及这一话题,汪俊林说,一个品牌上不上市,不是做好企业的根本方案。“上市不是根本目的,而是一个企业的发展过程。我估计,郎酒会在2020年以后上市。”他说,当企业做到一定规模后上市是希望企业透明化,股东情况如何、每年卖出多少酒,能让消费者清楚知道。

对此,汪俊林在2010年左右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再考虑上市,因为目前大股东策略更有利于郎酒的发展。

羁绊问题存在哪里

如今,郎酒再度重启上市计划,酒水分析师蔡学飞认为,郎酒集团急于上市的根本原因与其营销模式和泸州地方政府的扶持有关。川酒近年来奉行“走出去”战略,郎酒集团如果成功上市,将加剧其他区域酒企竞争。郎酒集团谋求高端或是出于对上市的考量,但其几大单品能否齐头并进,还要考验企业的内部资源配置能力及落地执行力。

值得一提的是,郎酒上市前的准备工作中股改工作已经完成。根据资料显示,郎酒已经引入ApsifPteLtd、CrystalGlitterLimited、博裕三期(上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3家资本入股,持股比例分别为1.9%、11.24%、2.86%,合计获得郎酒16%的股权。

其中,博裕资本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在大中华地区从事私募股权投资业务的投资机构,目前博裕资本管理着总募集规模近百亿美元的美元基金。

伴随着上述3家战略投资者的入局,郎酒上市也再次提上日程。如今,郎酒提出3年行动计划,并祭出上市时间表。

不过,业内有声音认为,郎酒股改完成只是上市路上的第一步,上市的羁绊因素还存在商标的归属问题。

据悉,当年泸州市政府对郎酒进行改制时,并未将商标一并给予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郎酒集团与郎酒的商标并未有机统一。有消息称,目前郎牌商标仍由泸州市古蔺县国有资产投资经营公司下属的国有独资公司久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有。虽然后来,汪俊林在2010年控股久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但是国有股转让必须挂牌交易,因此,对于当前郎酒商标归属问题,还是一个待解的谜。

对于上市的挑战问题,截至发稿前,郎酒方面并未给予本报记者回复。

“郎酒短期内实现上市的机会并不大,郎酒作为区域酒企,高端酱酒与小酒市场容量有限,郎酒特曲尚在培育期,同时全国名酒竞争积压进一步加剧,上有茅五洋一线名酒下沉,下有区域强势酒企对于次高端的争夺,对于郎酒来说,品牌高度与价值、团队规模、资金实力等都是制约其进一步发展的关键原因。”蔡学飞称。

郎酒的汪氏拳法

不过,除去一些羁绊因素,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郎酒上市只是个时间问题。

据悉,郎酒香型素有“一树三花之称”,其产品涵盖浓香型、酱香型、兼香型三种。酱香型代表红花郎和青花郎,浓香型代表郎牌特曲,兼香型代表小郎酒,并且在价格带上也覆盖广泛,从主打酱香市场定价千元的青花郎,到定价30元的小郎酒,其产品线在高端、次高端、中高端、低端价格带上实现全面覆盖。这在业内也被称之为汪俊林主导的“汪氏拳法”。

伴随着我国经济高速发展、消费模式转变,郎酒也表现高速成长势头,营销取得突破性进展,由2002年的销售总额3亿多元,到2011年营收首次突破百亿,历时不超过十年。

此后,我国白酒行业进入严寒阶段,市场震荡疲弱,郎酒也受宏观市场影响,销售渠道拓展并不顺利,库存积压严重,业绩下滑。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郎酒业绩不佳时期,又相继爆出劳资纠纷、董事长汪俊林接受调查的消息。高管变更、纠纷不断的负面消息又给当时郎酒的经营发展增添一丝阴霾。

直到近年来,我国白酒行业呈现出强复苏态势,行业有所回暖,郎酒才得以有所喘息机会。2015年,汪俊林复出,郎酒业绩也随之上升,2015年和2016年销售额均比上一年增长30%。

2016年12月28日,汪俊林在公司董事会上表示,郎酒已回到了发展的正常轨道,2016年销售业绩稳中有升。短期发展目标是2018年销售额达到100亿元,利润率保持20%以上。

但是,事态发展急转直下,2017年,郎酒销售额不升反降,约较上年减少30亿元。郎酒方面将业绩下滑归结于产品体系改革,中低价产品进一步削减,产品总数控制在20个以内。

对此,汪俊林表示,“我们把老郎酒全部去掉,虽然短时间销售额少了十几个亿,但我们把那个基酒保存下来了,准备放10年以上,再生产出来的酒的品质就会非常好,从长远来看是划算的。这就是在数量上做减法,在品质上做加法”。

接下来留给郎酒的,不仅是上市之路漫漫,郎酒的业绩增收也极具挑战性。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 » 一波三折郎酒再提上市 商标归属被指是羁绊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