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踏胜诉商标侵权 民族品牌的正常维权就该受歧视?

七弦琴新闻网商标消息:这几天,网上突然出现了一篇文章《入华即被安踏起诉,Brooks案件引发专家热议》,文章将去年安踏诉Brooks商标侵权案翻了出来,请出几位高校的专家为其“站台”,表达对法院判定安踏胜诉的不满。

文章先给出了法院的判决:

2018年3月,就有这样一起案件迎来了一审判决。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令东莞布鲁克斯思跑奇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布鲁克斯公司”)等立即停止侵害安踏(中国)有限公司(下称“安踏公司”)的“”和“”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立即停止在运动鞋商品和商品包装上单独、突出使用“”标识,立即停止销售、宣传单独、突出使用“”标识的运动鞋商品,立即停止在运动鞋商品领域的商业活动中对“”标识的单独、突出使用行为;并赔偿安踏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1,700,000元。

随后引出“站台”专家的观点,文章较长,我大概总结了专家质疑法院判决的几个观点:

一.判断商标知名度时应考虑国际化。

二.对法院采纳安踏公司所提交由某调查公司出具的商标消费者认知情况调查报告提出质疑。

质疑点1:安踏的市场调查报告是否复制了当时的市场条件?

质疑点2:调查问卷的设计是否合理?

三.运动用品很少单独靠图标本身来获得识别性。

相比专家,我肯定理论少,水平低,在学术研究领域自愧不如,但是做为一名普通的消费者,我对专家的观点不敢苟同,针对专家的观点,谈谈我的看法。

观点一.判断商标知名度时应考虑国际化

我知识少,不知道我国的商标法里哪个法条提到了判断商标知名度时应考虑国际化。有时我们专利代理人有句玩笑话,现在的客户有两大爱好:和质量好的总是谈价钱;和价格低的总是谈质量。专家的观点和我们的玩笑话类似啊,明明是判定在中国的商标侵权,却非要说国外怎么样。

观点二.对法院采纳安踏公司所提交由某调查公司出具的商标消费者认知情况调查报告提出质疑。

质疑点1:安踏的市场调查报告是否复制了当时的市场条件?

专家认为,安踏公司在该案一审中提交的调查报告,并非在购买场景下所做,我举个例子,我想晚上请朋友去全聚德吃烤鸭,由于我是在下午的工作场景提出邀请的,难道就因为我不是在餐厅场景做出邀请就否定了我想请朋友吃饭的意愿?

质疑点2:调查问卷的设计是否合理?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调查问卷是由专业的调查公司设计,其设计必然有其专业性和科学性,质疑调查问卷设计的专家,我特别想知道设计过几次调查问卷?

观点三.运动用品很少单独靠图标本身来获得识别性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识别,反正不用看商标的名称,我看到三叶草的图标就知道是阿迪达斯,看到跃起的豹子就知道是PUMA,简单一句运动用品很少单独靠图标本身来获得识别性,你让这些知名的运动品牌情何以堪?

看完这篇文章,我不由自主的想到一个段子。

抛开上面的文章,我也查阅了安踏诉Brooks案(下称“安踏案”)中涉及的相关信息。先看一下Brooks这家公司,Brooks公司成立于1914年,起初只为其他的体育用品公司进行代工业务,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Brooks才正式推出自己品牌的产品,所以Brooks公司是一家“百年老店”,但是Brooks这个品牌并不是一个“百年品牌”。查询美国专利商标局网站,可以查到Brooks第一个注册商标是在1973年开始使用,但是这个商标与安踏案中的侵权商标没有关系。

我们再在美国专利商标局网站查一下安踏案中涉及的侵权商标的注册信息,结果有些意外,侵权的商标Brooks公司是在2000年才开始使用。

要知道,安踏的商标是在1999年1月20日申请的,注册日期是2000年4月21日,不拿Brooks商标在中国注册的时间比(因为注册时间更晚),就拿在美国的注册时间,也晚于安踏的商标注册时间。

如果把安踏和Brooks更换一下位置,诉讼的地点变成美国,不知道是否还有人质疑这次的判决结果。相比欧美国家,中国的知识产权起步晚,中国企业在与国外企业的竞争中,多次吃过知识产权的亏,但是中国企业也在多次的磨练中成长起来,民族品牌逐渐屹立在世界的舞台上,安踏胜诉Brooks商标侵权,这是民族品牌拿起知识产权捍卫自身合法权益的体现,但是国内的一些人还是抱着旧时的观念,瞧不起我们的民主品牌,更有甚者,目的不纯的替国外企业不公平的竞争助威,这种现象值得深思。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新闻网 » 安踏胜诉商标侵权 民族品牌的正常维权就该受歧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