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事件:杀死那个孩子的,不是狂犬病,而是魔鬼

因疫苗致残的孩子,躺在麦田之上
本期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01
2006年7月,山西省交口县回龙乡回龙村。
村民高长宏接到学校打防疫针的通知后,带4岁的儿子壮壮到乡卫生院接种了乙脑疫苗。
一个月后,壮壮突然发起高烧,继而出现口吐白沫、鼻子流血和四肢僵硬的症状。
高长宏夫妻抱起孩子来到汾阳,被医生诊断为流行性乙型脑炎。
经过多次病危多次抢救,壮壮从鬼门关回到父母怀中。只是,死里逃生后,他原本明亮灵活的双眼,变得木讷呆滞,行为也迟缓而僵化。
壮壮变傻了,且再也没有变聪明的可能。
四年后的2010年3月,在调查记者王克勤等人的揭露下,山西疫苗事件曝光:
山西多名儿童在注射疫苗后出现致死、致残的后遗症。
高长宏的儿子壮壮,不过是新闻报道里那些被化名为“强强、君君、豪豪、晨晨”的众多受害孩子中的一个。
卫生部介入调查后证实:
无论包装还是生产,占领山西疫苗半壁江山的北京华卫时代,都存在违规违法行为。
而原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某某和华卫时代,又有着某种不可描述的权钱交易。
原来,害惨孩子们的,是未达标就注射到体内的疫苗,更是金钱利益下官商勾结的腐败。

02
2009年11月,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正龙乡果塘村。
村民叶显干4岁的儿子叶小建,被狗咬了。
当天起至此后半个月,叶显干带着儿子去乡卫生院连打了6针狂犬疫苗:虽然家里并不富裕,他还是为儿子选择最贵的那种。
但打过疫苗后,儿子依然出现手肿、发烧、茶饭不思的症状。
叶显干去卫生院询问,得到的答复是“没事”。但一个父亲的直觉告诉他:儿子情况不妙。
他带上儿子来到南宁寻医,刚办好住院手续,儿子就口吐白沫,不幸死亡。
从儿子被狗咬到被狂犬病夺取性命,只有短短21天。
丧子之痛,让叶显干拿着打剩的疫苗去市里化验:
乡卫生院里,叶显干为儿子打的最贵的那种疫苗,是开水兑药制成的假疫苗。
这,就是广西假疫苗案的冰山一角:
当地13家卫生院和20家诊所使用的狂犬疫苗,均为来宾市信而药业购进的假疫苗。
这些假疫苗,打进抱着求生心切的1656名父老身上,不仅没有起到一丁点防疫作用,却经过层层倒手转销,标榜起高档好药的尊贵身份。
原来,作为疫苗接种者,我们压根儿就不知道,注射到身体内的昂贵药水,到底是救命的疫苗,还是致死的假药。

03
2015年8月,河南省林州市临淇镇。
6岁的男孩小晨阳,在乡卫生院接种疫苗后,出现呕吐、站立不稳直至昏迷不醒的症状。
在重症监护室抢救20多天后,他终于活了过来,但成了一个不会走路、不会说话、双目斜视的半植物人。
父母抱着小晨阳四处求医,倾家荡产,不见起色。
他们怀疑疫苗有问题,就到卫生防疫部门投诉,得到的答复一会儿是“不排除和疫苗有关”,一会儿是“接种后的偶合症”。
在省儿童医院求医过程中,小晨阳的父母发现,同病相怜者不止他们一家,而每一个被疫苗“打”坏的孩子背后,都有一家人的绝望流泪。
半年后,山东毒疫苗案被公布于众:
这起案发于2015年4月、结案于2016年4月的案件,涉案金额高达5.7亿元,波及全国24个省。
罪犯庞氏母女和10余个省市的疫苗贩子联手,代价购入25种儿童、成人用二类疫苗,未经严格冷链存储运输,就加价流向湖北、河南、四川、安徽等地。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
在这起毒疫苗案中,多名卫生防疫人员参与其中,瓜分利益,销赃分赃。
涉嫌渎职失职的357名公职人员,在媒体和公众的步步追问中,受到不同程度的处分。
小晨阳的父母认为孩子是这桩毒疫苗案的受害者。
但因没有任何一个权威部门愿为他们出具肯定而有效的鉴定,他们至今仍抱着身躯日益庞大、脑瓜逐渐痴呆的孩子,痛不欲生。
是的,接种任何一种疫苗,都存在不良反应导致偶合症的风险。
但作为老百姓,我们无法分辨,那个不省人事的孩子,到底在承担真疫苗那百万之一的风险,还是在承受假疫苗那权钱交易的谎言。

04
从2005年的安徽泗县问题甲肝疫苗让200名学陷入生命险境,到2008年的江苏延申生物7个批次的人用狂犬病疫苗质量不过关;
从2009年的大连金港安迪生物在狂犬病疫苗中违规添加低成本低疗效的核酸,到这个7月“疫苗牛股”长春长生生物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记录造假……
疫苗之殇,已成时代之殇,国人之痛。
假疫苗的危害到底有多可怕?那些原想保命却被疫苗夺走健康的孩子到底有多悲惨?
下面这几个孩子的遭遇,或许可以回答:
●曾经架子鼓十级的活泼女孩,因注射麻疹减毒活疫苗后,再也拿不起鼓槌。
父母不愿曝光她的名字,但希望世人记住:
她有过梦想。

●5岁男孩在注射疫苗后,身患血小板减少性紫癜,一刻也无法离开父母的视线。
他叫谢俊杰。

●花季女孩接种甲流疫苗后,身患白血病,从入院到去世仅有三个月。
为留住她美好的样子,父母把她的照片印在墓碑上。
她叫费晶铭。

●曾荣获江门市作文大赛一等奖的男孩,注射疫苗后成为智障。
他的获奖作品名为《拯救地球》,如今他无法拯救自己。
他叫余荣辉。

●妈妈正安抚丧失行走能力的孩子。一次疫苗注射后,这个孩子再也无法站起,一起坍塌的还有一个家的经济与希望。
他叫高晨翔。

●每天晚饭后,父母都会拽上四肢瘫软的孩子出去康复。虽然希望渺茫,但他们不想放弃。
这个孩子是疫苗之殇的受害者。
名字叫冀斌。

如果写下去,这份名单还可以更长,更长。
这些原本有着健康和梦想,如今只能在病榻上度过一生的孩子,刺痛了我们的眼睛,也扇时代一记响亮的耳光。
看看这些孩子的悲惨人生吧!
那些昧良心赚钱的疫苗厂家和医疗企业,腐化失职的职能机构和工作人员,你们也有孩子和病患,也有父老和亲朋,怎么就忘记了:
百万分之一的疫苗不良反应率,在统计学上或许微不足道, 但对于每一个受害儿童而言,都是百分之百的灾难。
一批次不达标的假疫苗毒疫苗,在整个疫苗市场或许无足轻重,但对于每个受害家庭来说,都简直非常要命。

05
诺贝尔奖获得者加西亚·马尔克斯,在他人生的最后一部长篇小说《爱情和其他魔鬼》中,写下这样一个故事:
女孩玛利亚被一只疯狗咬伤了脚踝。
疯狗患有狂犬病,而在那个奴隶明码标价买卖的时代,压根儿没有狂犬疫苗。
流言蜚语中,没有任何症状的女孩被隔离起来,她的侯爵父亲请庸医、巫师、行走江湖的骗子,对她进行一次次所谓治疗。
在家族名声的压力和对狂犬病的恐惧中,父亲还是把女孩扔进修道院关起来。
压根没患上狂犬病的女孩,在修道院里被视为“被魔鬼附身”的怪胎,遭遇非人待遇和变态治疗,最终被折磨致死。
就连那曾炽热的爱情,也无法拯救她。
小说最后,作家以魔幻而绝望的笔调,揭露这样一个真相:
杀死那个孩子的,不是狂犬病,是活在人间的魔鬼。
这篇文的最后,我借用作家的寓意,悲怆而大声地疾呼:
杀死那些孩子的,不是偶合症,而是利欲熏心的禽兽。

——结束,是另一种开始——

编辑:七弦琴新闻网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疫苗事件:杀死那个孩子的,不是狂犬病,而是魔鬼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7

  1. #1

    希望习主席能够为老百姓主持公道,对假疫苗事件站出来说句话,这是关系到我国家来。

    匿名1年前 (2018-07-22)回复
    • 是啊。社会越来越乱啊

      匿名1年前 (2018-07-22)回复
  2. #2

    希望习主席能够为老百姓主持公道,对假疫苗事件站出来说句话,这是关系到国家的未来。

    匿名1年前 (2018-07-22)回复
  3. #3

    这群只知道昧着良心挣钱的畜牲,猪狗都不如。望有关部门严查严打,还老百姓一片青天!

    匿名1年前 (2018-07-22)回复
    • 支持!支持

      匿名1年前 (2018-07-22)回复
  4. #4

    有关部门就应该通通抓起来严格调查。一经发现格杀勿论!这社会真的是太多人渣了,诅咒他们!!!

    匿名1年前 (2018-07-25)回复
  5. #5

    我们需要一个道歉。从主席总理到监管部门再到生产厂家。连一个道歉都没有。老百姓那么相信政府,却一次次被愚弄和不断搜刮,我们的祖国交给这样的政府管理,伤透了心。

    匿名1年前 (2018-07-26)回复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