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下的“服务”竞争!平台是在抢夺服务商利润,还是规范行业标准?

七弦琴新闻网互联网资讯:跨境电商出口零售的消费增长,在刺激第三方服务市场扩大的同时,也促使了平台“服务商”角色的加重,物流、收款、VAT申报等平台自营服务产品层出不穷。在第三方服务市场面临平台挤占、服务群体被“蚕食”的生存现状时,与平台是眼红当下的利益纠葛短兵相见,还是合作共生的非战争交往呢?

平台服务商角色加重,是丰富服务刚需还是收割额外利润?

跨境出口风头正劲,消费者对于跨境物流配送的时效更加注重,同时对服务体验、性价比、便捷性也有了更高的要求。而现阶段,他们不仅面临了不同平台购买渠道的选择,官方自营服务与第三方服务商的“龙争虎斗”,也让部分消费者及卖家摸不着头脑。

亚马逊饰品卖家Alex指出,“近年来跨境电商平台切入服务市场的趋势愈加明显。继亚马逊FBA物流之后,亚马逊又先后在VAT申报服务、产品图片拍摄、跨境收款等领域动作连连。而这并不是跨境电商平台首次侵入第三方‘服务’市场,包括Wish、eBay、速卖通等多家主流平台也无不例外的切入服务市场,对标物流仓储、课程培训、商标注册等跨境电商周边服务。”

雨果网获悉,除了亚马逊平台以外,阿里巴巴全球速卖通也成立了“速卖通大学”运营培训、“阿里创新保”商标服务、“橙风计划”赋能卖家;同样的,Wish主打“新青年”切入培训市场;eBay联合中信成立橙联股份,大举布局跨境物流全程派件……在Alex认为,依托平台的发展经验和渠道优势,虽说可以直接让卖家与平台签约合作,减少中转环节,但是平台在帮助卖家缩减时间、成本及优化整体店铺运营上却稍显疲惫。“包括2017年亚马逊推出的VAT申报服务,平台收费的标准其实是远高于第三方税务机构的报价的,在缺乏价格优势的基础上VAT申报服务便也不了了之,同样的,亚马逊推出的平台收款服务未来卖家的‘买账’程度也有待观察。当然,平台它真正所具备的深厚基础和市场竞争力,第三方服务商也不容忽视,依托平台资源和渠道整合能力,它在提高卖家满意度或创造刚性需求上的潜力十分突出”。

以目前跨境电商平台进军服务市场的密度来看,Alex表示不排除平台收割额外盈利的可能。“亚马逊已经是仅次于Google、Facebook的第三大广告服务运营商了,且亚马逊手中掌握着许多买家群体的购买喜好、国别差异等核心资源,倘若平台真的要切入服务市场它盈利的空间是非常大的。而更多情况下,平台之所以推出系列周边服务,为的是方便卖家择优以提高买家在平台上的购买体验,继而实现平台远期利益的最大化。”

未来,平台是否会切除第三方服务商垄断经营?

厦门海西汇会长、思科迪电子商务有限公司CEO陈志铁向雨果网指出:“在我看来,平台是不可能把服务商清除的。但是不排除的情况是,可能平台会侵占部分服务下大的市场份额,但是细化的一些服务还是会放权给平台第三方服务商。术业有专攻,很多平台无法花费大量时间成本来做的事情,得由服务商来做,而且服务商从某种程度上可以将服务做到极致、降低成本。所以从整体成本、效率来看,专业的第三方服务商如果从某个点深耕、切入市场的话,它的效果会比平台的自营服务更好,所以我觉得这个应该是没有可取代性。但是,未来一旦平台为保证入驻卖家、消费群体的服务体验,开始重视服务门槛和服务等级的话,部分服务可能会由平台自行接手,但是平台大的服务做完之后,细的服务还是需要第三方服务商互为补充,平台将所有的服务全部挤占的概率很低。”

举一反三,从国内的这个服务平台来看,国内电商平台其实也没有办法把整个平台的服务收入囊中。许多细枝末节的配套服务还是需要第三方服务商在尾程予以支持,包括产品收件后的安装、退换货、寄存等服务。同样的,以此来反观跨境电商的零售出口,它涉及的中间环节十分繁杂,此时需要第三方服务商搭手的地方也会更多。“平台不可能把所有的细分服务全部都吃掉,因为一旦吃掉的话会出现盈亏平衡的取舍和考量。”因为平台与第三方服务商对同一个服务,所能投入的时间、精力是不同的,产生的产能及效果也完全不同。第三方服务商基于它多年的渠道下沉和市场深耕,它可以在性价比高的前提下为不同平台卖家提供更加多样的选择,服务对象多、服务类型丰富,则其盈利增收相对平台也会更加自主一些。

博弈下竞争犹存,“优胜劣汰”是不变的生存法则

易仓科技副总裁陈贤亭坦言,跨境电商平台与第三方服务商的定位是有所不同的,服务商更多是依托平台资源做相关服务的延伸。另外,平台自身而言,对于服务领域,不同平台的定位皆有所不同。阿里巴巴全球速卖通依托于菜鸟体系,与第三方物流服务商开展平台物流合作,它就不会取缔第三方物流服务商;亚马逊的自建物流FBA在经营高水平物流的同时,其实也给很多周边的海外仓、头程服务商等提供了很多诸如退货换标、头程派送、FBA增值服务等商机。大家也不难发现,一般情况下某个地区FBA仓库密度较大的话,平台以外的第三方物流服务商的仓库布局也会有所增加。平台和第三方物流服务商有一定的共生关系,当然某种程度上也存有一些竞争,但总体而言现阶段二者之间的竞争还不是特别激烈。

平台与服务商的关系,其实就是一个跨境电商生态圈。二货联盟及跨境阿米Show创始人程桂良(米哥)发表观点称:“平台当然希望服务商会围绕自己要的战略目的,尽可能地为平台的利益去服务;而作为服务商,尤其是第三方服务商则更加关注平台能够为自身提供的市场机遇和经济利益,这是不可质疑的两个基本的要点。那么以这两个点出发,平台一方面通过自营的服务、服务产品或者服务准则去规范指引其他第三方服务商,这包括一些主流的战略服务商跟第三方服务商。另外一方面,事实上平台本身的服务能力有限,且平台不可能只为了自己的一个服务去垄断所有的服务,那么它必然会将部分服务生态留给其他这些服务商。当然,一旦平台的服务越做越大形成垄断的话,本地的监管部门也会有所介入的,当然现阶段跨境电商服务市场还达不到绝对的垄断。跨境电商是一个全球性的行业,任何平台及服务商都无法垄断,即使体量大如亚马逊FBA,亚马逊本身也拥有大量的第三方服务商。因为跨境电商所面对的竞争是全世界而不仅仅是国内的竞争。”

米哥坦言,当我们回过头来看平台的服务产品时,其实以市场投入产出来看,平台是不具备优势的,这是平台与第三方服务商二者之间的博弈。如果卖家在第三方服务商中可以找到非常优质的服务商,则不会主动寻求平台服务,因为成本是商家优先考虑的原因。而如果平台服务的质量跟成本能够媲美第三方的服务,在整个产品的服务质量、服务成本、服务效率,能够媲美大量灵活第三方服务商,自然会被商家优先选择,否则平台的服务永远只能去做规范做一些最核心的板块。

差异化是市场的选择,“一家之言”并不现实

勾勾手CEO斛辉表示,任何一个市场,只要足够的开放那么就有“冲锋陷阵”的第三方竞争,因为适当的竞争会使得行业的服务以更加严格的标准、更优化的用户体验服务于消费者。跨境电商平台最终需要的是卖家的入驻及盈利,只要为卖家提供了更好的服务体验及差异化选择之后,平台卖家的留存率才高,平台于同行才会更具竞争力。基于这种情况下,如果卖家有择优、个性化的服务需求,平台都是应该极力满足的,而非“一家之言”由平台垄断自主经营,这个是需要双方合作共赢的。

对此,陈贤亭也发表了相同的观点,平台与第三方服务商共生,能够为卖家提供更多差异化的选择。以运营实操的培训课程举例,相对而言平台可以提供的课程实在基于规则、政策基础上的深挖、解析,且多针对单一平台;而第三方培训服务机构面向的平台更多、更具个性化。与此同时,第三方培训服务机构的课程内容会更有针对性,卖家交流的话题会较为开放;且能够在课程学习的过程中,还额外为卖家提供物流、平台入驻、卖家孵化等相关资源互换的配套服务;此外,第三方培训机构能够覆盖的区域、卖家群体会超过平台,所构建的跨境电商生态圈也会更加完善。”

“将来平台是否会取代第三方服务商垄断经营,还需要看最终的投资回报率的。假如平台与第三方服务商合作的投资回报率更大,那么平台肯定不会自己垄断经营。关于平台介入服务领域,某种程度上是可以树立一个服务标准。比如物流领域,不少物流服务商的价格战严重,所能提供的物流服务也十分不完善,此时平台自建相关服务可以提升物流行业的标准和效率。目前来看我觉得跨境电商相关服务远远还未达到发展瓶颈期或者天花板,平台及服务商还是可以在消费者、卖家之间找到很好的合作发展机会,继而共同引导跨境电商行业、生态圈趋向健康、高效的发展。”陈贤亭说道。

此外,斛辉也说道,“跨境电商生态圈的创设远远不是平台单方力量所能完成的,参考一下中国或者全世界几千年线下贸易的生态圈,跨境电商线上零售也需要包括物流、支付、媒体、商标、软件等多项服务主体在内,而后再针对跨境电商行业不同国家区域、服务市场做差异化的调整,为卖家提供实操、软件工具、收付款甚至文创设计,店铺孵化等等。且我相信,随着时间忒长,跨境电商的这个业态是会越来越丰富的。”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共生下的“服务”竞争!平台是在抢夺服务商利润,还是规范行业标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