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又一百年老字号要丢!福林堂商标拍卖!这是怎么了?

8月24日晚上7点49分,云南某拍卖公司负责人在朋友圈上发布了一条信息:昆明本土的老字号、拥有百年历史的“福林堂”,因负债导致68件系列注册商标被法院强制拍卖……

(点击图片可放大查看)

记者从阿里巴巴司法拍卖上搜到:昆明福林堂药业有限公司“福林堂”系列68件注册商标使用权司法拍卖,将于9月28日上午10点开始,评估价为三千八百二十万零八千二百元(38208200元)。

(点击图片可放大查看)

值得注意的是

这是云南首例老字号注册商标使用权被拍卖

就福林堂商标使用权拍卖一事,小掌今天上午找到了经办此案的昆明中院执行局法官杨斌,带来了独家对话。

商标所有人拍卖态度坚决

小掌:杨法官您好,请您介绍一下此次福林堂商标使用权拍卖一案的相关背景情况?

杨法官(以下简称“杨”):这个拍卖是恢复拍卖,之前法院已经给福林堂以及拍卖的申请人进行了和解,也给了他们很长的时间去商谈,在福林堂贵州股份卖了一些的情况下,还是不能覆盖债权,法院在此期间停了很多次福林堂商标使用权的拍卖,就是为了给他们时间去处理债务,但是福林堂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融资方,目前的情况就是申请人表示自己的情况很难,并强烈要求卖商标。

小掌:目前这个案件只能以拍卖方式解决吗?

杨:法院也和福林堂方面谈过希望他们可以尽快和申请人和谈,只要申请人同意,这个拍卖就可以撤销。主要是申请人的态度,在全国也有很多知名老字号被法院拍卖的案例,如:天津的狗不理包子等。法院这边也是做了很多工作,希望福林堂商标使用权可以保留下来,但是申请人的态度是强烈的。

小掌:也就是说我们法院也有去劝说这次案件的申请人?

杨:是的,这个老字号的影响力和民众喜爱度都很高,法院也希望双方能通过和谈,撤销拍卖,但是必须要尊重申请人的意愿。

拍卖成功与否带来两种结果

小掌:那么如果拍卖不出去该怎么办呢?

杨:在拍卖期间,如果一拍、二拍都没卖出去,变卖也卖不出的话,在申请人同意的情况下就只能以物抵债(商标),将商标使用权归申请人所有。

小掌:拍卖成功后,福林堂将会面临什么问题呢?

杨:一旦拍卖出去,福林堂将不能使用现在的商标,它的所有产品都不能在有福林堂商标的前提下去买卖,除非福林堂通过和商标使用方洽谈,也就是说要使用也可以,前提是必须要支付费用。

小掌:这个案件的尘埃落定需要多长时间?

杨:只能看市场的反应了,如果有人立刻出来买了,那么结束的就快,没有的话,就得按流程走一拍、二拍……变卖、以物抵债。不过也不一定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这样,还是要看福林堂和申请人和谈的如何,只要没成交之间双方的撤拍的申请交到法院,法院就可以马上撤销拍卖了。

福林堂的前世今生

福林堂始创于清朝咸丰丁巳年(1857年),是云南现存最古老的药店。

福林堂主体建筑占地面积200平米,建筑面积700平方米,为中式三层土木结构楼房,由于地处两条街的交叉口,因地势地利,其式样为八面风转角楼。福林堂建筑造型独特、具有鲜明的地域性和时代特色。

福林堂中药店创始人李玉卿,出生于昆明大板桥。初建时只有一间铺面的“簸箕堂”。经过四代人一百多年的苦心经营,凭借着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经营理念,药物质量好、疗效高,成为昆明最负盛名的中药店。

福林堂是云南和昆明地区传承中医药文化的杰出代表,见证了祖国西南边疆地区中医药的发展史,1994年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贸易部命名为“中华老字号”。2013年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然而,对于福林堂

昆明人关注的不仅仅是它的前世

更多的是它的今生与未来!

百年老字号

也曾遭遇资产重组、股权变更

2000年云南医药集团与香港世界中国实业项目有限公司合作,重新组建昆明福林堂药业有限公司。其制药86种,著名品种有回生再造丸、益肾烧腰散、黑锡丹、济洲仙丹、加味银翘散及糊药等。作为云南最早的连锁企业,福林堂虽一直是昆明最负盛名的老字号药房,但一心堂、健之佳等后起之秀的迅速崛起,对福林堂带来了巨大冲击。

2006年福林堂再次蓄势待发,经过商圈调查分析,制定了一系列拓展规划。

2007年福林堂步入快速扩张期,从年初的100家店开到年底的150家店,特别是2007年下半年起加速开店——平均一周开店3家。但由于在短时间内开店数十家,又多开在入住率低、商圈不成熟的社区,福林堂新开门店的效益多不理想。

2007年福林堂1/3的亏损店几乎全是新开门店,甚至有两三家新社区店陷入经营困难的境况。

2016年福林堂传出了易主消息,控股权由原来的香港恒胜公司变更为昆明知名房产中介公司新亚地产。

2017年昆明尚博拍卖公司在报纸上刊登了一份拍卖公告,拟对昆明福林堂持有的贵州福林堂药业连锁公司、云南新云三七产业公司(以下均用简称)的100%股权进行司法拍卖,拍卖保留价约为1069.3万元,而此次拍卖已是降价15%后进行第二次司法拍卖。

得知福林堂商标将被拍卖后

网友们纷纷表示可惜!

“太可惜了,福林堂是老昆明的记忆啊,”

“百年历史的福林堂,在昆明人心中是最信赖的中药材铺子。”

“心痛!老字号正在慢慢消失……”

刷牙,用过云南白药牙膏没?

生病,服过昆明中药厂的中药制剂没?

馋了,吃过“学成饭店”的烤鸭没?

还有“桂美轩”的云腿月饼

“德和”的食品罐头

……

一块招牌,就是一段传奇。一个个老字号,延续着昆明的文化根脉和民俗风情,记录着城市发展留下的足迹。

但在今年早些时候举办的“新时代老字号新发展高峰论坛”上,中国商业史学会副会长、中国品牌研究中心主任祝合良介绍:“现阶段,我国经商务部认定的中华老字号共有1128家,受多种因素影响,目前这1000多家老字号经营状况普遍不佳。”

看来,酒香也怕巷子深。那么,我们到底该如何保护老字号,让其焕发新活力?

云南共有中华老字号26家

商务部自启动“振兴老字号”工程以来,分别于2006年、2011年分两批重新认定了全国1128家中华老字号,云南共有26家,占全国认定的中华老字号总数的2.35%。

云南的“中华老字号”企业

仅拿昆明来说,截至2018年7月,昆明已有认定的国家级、省级、市级“老字号”企业44家,“老字号”品牌47个。其中“中华老字号”14家,“云南老字号”16家,“昆明老字号”14家。

昆明老字号企业名单(部分)

从行业构成来看,昆明老字号主要涉及餐饮、食品加工、零售、医药、工艺美术等行业。但大多数老字号企业属于中小型企业;从区域分布看,全市老字号主要集中在五华、盘龙、官渡、西山中心城区。

“坦白来讲,从市场的占有率、知名度、资金流等各方面来考量,昆明老字号企业的整体生存与发展状况不容乐观。除个别上市公司外,餐饮服务业、工艺品、食品业老字号企业普遍规模小,经营状况欠佳。”市商务局党组成员、行政执法支队支队长张革胜说。在小字辈企业与洋品牌的夹击下,部分传统老字号的地盘逐渐被蚕食。

张革胜表示:“不仅仅是昆明,全国的老字号发展都面临着不少问题、瓶颈。”

如何科学规划保护老字号,让其在传承中焕发新活力,已成为一道新考题。

据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中华老字号企业有1.6万家,目前商务部认定的中华老字号仅1128家,几十年来勉强维持现状的占70%,长期处于亏损状态,濒临倒闭、破产的占20%;生产经营有一定规模,效益相对较好的,只有10%左右。

张革胜介绍:“昆明老字号存在的主要问题包括:受困于体制和观念滞后,阻碍了老字号的改革创新;产品和技术陈旧,制约了老字号的价值提升;资金短缺、人才流失,降低了老字号的发展活力;现代品牌意识淡薄,无法发挥品牌优势。”

老字号发展面临5大痛点

痛点一 体制机制不活

老字号多属于国有改制企业,产权制度改革同现代企业监理制度没有很好地结合起来,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改而不“治”、以改代管的无效率现象。多数老字号还没有建立起有效的企业运营管理制度。

痛点二 产品缺乏创新

昆明老字号经营管理上普遍存在小富即安的观念,缺乏持续经营创新的动力,企业管理者过于强调保持传统特色,“倚老卖老”,固化于老款式、老品种、老传统,不注重与时代接轨,不关心在保持传统特色基础上创造适合现代需求的精品名品,导致技艺走样或者被新技艺取代。

痛点三 旧城改造带来挑战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被拆迁的老字号企业失去商业中心地域优势,部分被拆迁后暂时无法正常经营,企业人才流失现象突出,给老字号企业振兴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痛点四 老员工负担过重

由于部分企业是原国有企业改制而来(比如吉庆祥、冠生园、昆明饮食服务有限公司等),企业目前仍要承担很大部分退养人员的工资与福利,这样的负担使企业竞争乏力。

痛点五 业务拓展困难

企业发展需要资金,仅仅依靠自有资金,企业想要有大的投资或技术改造是很困难的。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些解决中小企业信贷难的办法,但在实际操作中困难重重。

昆明多举措助老字号重现芳华

昆明坚持传承与创新相结合、经济与文化相结合、市场竞争与政府引导相结合的基本原则,培育出了一批文化特色浓、品牌信誉高、市场竞争力强的老字号企业。

“早在2012年,昆明就印发了《昆明老字号认定规范》,成立了昆明老字号评定专家委员会,制定了《昆明老字号认定工作方案》及《昆明老字号评分细则》,于2014年开始开展昆明老字号评定工作。在这个基础上,昆明还积极推进符合条件的企业申报‘云南老字号’,同时对认定为国家、省级、市级老字号的企业给予15万元、10万元、5万元的奖励。”张革胜介绍。

因为老字号企业最大的特点就是“老”,普遍在创新方面显得力不从心,加上旧城改造,老字号企业的营业网点被大量拆迁。

面对这样的发展困境,市商务局为“老字号”们争取到了市政府的支持性政策,对老字号企业在省内、省外、境外新设营业网点的,分别给予10万元、20万元、30万元补助。

在融资方面,针对老字号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昆明协调富滇银行、华夏银行、招商银行开展老字号企业品牌抵押贷款业务,利用中小商贸服务平台提供的法律、会计等服务,解决老字号专业人才不足的问题。

实例

这些老字号招牌

历经风雨依旧闪耀

宝翰轩:三代人的坚守

华山南路67号,云南老字号“宝翰轩”静静地看着门前车水马龙。

门口的木匾上刻着一副对联“新柳迎风舞,山茶冒雨开”,这是徐悲鸿亲笔题词,赠予创始人张宝善。

被称为“滇中工界能手”的装裱大师张宝善,17岁从师学艺,经人介绍拜“含音阁”主人、时称昆明第一装裱师刘文藩学艺。出师后,张宝善在1938年开了“宝翰轩”裱画店,这个名字一直响亮到今天。

结合各种纸张的特性和昆明高海拔的气候特征,张宝善精心研探各道工序,制定了浆糊制作、打蜡、压磨、挂风、手法等技术要求,包括手工制作挂扣,镶嵌坠挂等辅助材料,形成了一套独有的装裱技法,人称“滇裱”。为了传播手艺,张宝善还编撰了《中国书画装裱修复技法》一书。

在第二代、第三代传人的坚守下,“宝翰轩”的发展越来越红火。

“这几年,各级政府的扶持力度非常大,被评为‘老字号’都有资金补助,而且我们的品牌影响力也逐渐做到国际上,因为手艺好,甚至有来自荷兰、加拿大的客户不远万里飞到昆明找我们,就为了装裱一幅字画。”张宝善的女儿张惠玲介绍。

“相较云南白药、昆明中药厂这样的老字号,我们的经营收入是非常少的,以前一年有个十多万,这几年生意好很多,大概有四十多万。但是隐性经济价值是很大的,比如一幅珍贵的明代字画,价值就可能达到几百万。”张惠玲说。

据悉,由张惠玲等传承人负责的滇裱技艺传习基地正在前期准备中,建成后,这个传习基地将成为装裱匠人们的技艺交流展示平台。

昆明中药厂:600余年的传承

如果从1381年肇始算起,昆明中药厂的那股子药香,已经在昆明城里飘了600多年。

在2016年参与中国品牌价值评估中,这个中华老字号的品牌价值达到了10.34亿元。

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随军军医朱双美来到昆明,服务于军中的同时,以其高超医术为当地百姓诊治疑难杂症,深受爱戴。后开设了昆中药最早的起源药铺“朱氏双美号”,以制售“朱氏善用水酒、小儿化风丹”而驰名昆滇,广受欢迎。

1956年后,昆明地区82家药铺和19家行商,公私合营组成昆明市中药加工厂,朱氏传人朱亮卿一同进入昆中药工作,各老字号优秀药品开始了工业化生产。

2014年12月,“昆中药传统中药制剂”入选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它涵盖“厚德”“精工”“毋减”的药德药道,口口相传的造药技艺,“舒清养、治未病”的中药养生理念和方法,严谨苛刻的“师带徒”制度,82家老字号药铺“痌瘝在抱”的经营之道和历代老药工践行的勤勉文化等七项文化内涵,是云南传统医药的典型代表。

为了传承这一有着600多年历史的技艺,昆明中药厂通过确认、建档、保存、传承、传播、保护、研究、推广等举措确保这一技艺不会失传。

“我们在2013年成立了‘昆中药老药工传习会’,确认代表性传人,以文字、影像等方式,建立完整的档案;2014年-2016年,对50名老药工老药师进行了抢救性的传统技艺口述整理;2013年-2016年,我们健全了‘师带徒’传习制度,培养药材的人工识别检验和手工炮制技艺传承人……”昆明中药厂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介绍。

一方面是对古法的传承,另一方面,创新与科研也在为这家“老字号”注入源源不断的生命力。“我们每年用在研发方面的资金有2000多万元,核心发明专利12件,申报国家中药保护品种16个,此外,我们也在进行经典药方的二次开发,让这些已经传承百年的老药方能更加充分地发挥作用。”昆明中药厂相关负责人介绍。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云南又一百年老字号要丢!福林堂商标拍卖!这是怎么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