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伤心!”“怎么了?”“我注册的马小云商标,被马云无效了!”

“好伤心!”

“怎么了?”

“我注册的马小云商标,被马云无效了!”

“就因为这吗?”

“不止!”

“还有什么?”

“我的马小云死了,别人的马小云还活着”

“…”

关于第10824559号“马小云”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商评字[2018]第0000120581号

申请人: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北京坤庭抗衰老医学研发中心有限公司

申请人于2017年05月10日对第10824559号“马小云”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我委依法受理后,依照《商标评审规则》第六条的规定,组成合议组依法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的主要理由:一、马云是申请人的创始人、法定代表人、董事局主席,是一位杰出的中国企业家,在全球电子商务领域享有崇高声誉、巨大的知名度,是知名公众人物;被申请人未经许可,将马云的申请为注册商标,损害了马云的姓名权;二、被申请人申请注册争议商标具有明显的主观恶意,其行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且被申请人已注销,争议商标不存在权利主体基础,被申请人已不能从事合法的经营,没有真实使用争议商标的意图和目的;三、争议商标的注册和使用易误导公众,产生不良影响;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简称《商标法》)第七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七)、(八)项、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等规定,请求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申请人向我委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光盘)

1、以马云为法定代表人的企业营业执照;

2、申请人及其创始人马云荣誉情况;

3、申请人创始人马云与国家领导人合影;

4、杂志、报刊对申请人创始人马云的相关报道;

5、申请人宣传情况;

6、有关申请人创始人马云的书籍;

7、申请人在国内商标注册情况;

8、相关案例裁定;

9、被申请人企业公示信息。

我委向被申请人寄送的答辩通知被邮局退回,我委通过《商标公告》进行了公告送达,被申请人在规定期限内未予答辩。

经审理查明:争议商标由被申请人于2012年4月25日向商标局提起注册申请,于2013年7月21日获准注册,指定使用在第3类化妆品、清洁制剂等商品上。

以上事实有商标档案予以在案佐证。

本案中,争议商标获准注册日期早于2014年5月1日,根据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实体问题应适用修改前的《商标法》。本案的相关程序问题适用修改后的《商标法》。《商标法》第七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七)、(八)项、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分别对应修改前《商标法》第七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七)、(八)项、第三十一条、第四十一条第一款。《商标法》第七条为总则性条款,相关内容已体现在《商标法》具体条款中,我委将适用《商标法》的具体条款审理本案,我委对上述规定不再另行评述。

我委认为,申请人在案提交的证据2经公证的有关马云所获荣誉及证据4杂志、报刊对马云的相关报道等证据,可以证明在争议商标注册申请日前,马云作为企业家的影响力已经及于中国大陆地区,争议商标与“马云”姓名高度近似,因此被申请人在未获得授权的情况下,将与马云姓名高度近似的文字作为商标申请注册在第3类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将争议商标所指定使用的化妆品等产品指向马云,进而可能损害马云的姓名权,争议商标的注册已构成修改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指损害他人在先姓名权的情形。

我国修改前《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八)项所指的“夸大宣传并带有欺骗性的;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主要是指对其商品做了夸大宣传导致公众误认的情形和对我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的、负面的影响的标志。本案申请人所述理由不属于上述条款所指情形,且本案争议商标本身并没有对我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的、负面的影响,因此争议商标不属于修改前《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八)项所指情形。

申请人虽援引修改前《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作为评审依据,但其提交的事实证据不足,我委对申请人援引该法条作为无效宣告理由依据难以支持。
申请人所述其他理由因无充分事实证据及法律依据我委不予支持。

综上,申请人无效宣告理由部分成立。

依照修改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条的规定,我委裁定如下:

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当事人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收到本裁定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并在向人民法院递交起诉状的同时或者至迟十五日内将该起诉状副本抄送或者另行书面告知我委。

合议组成员:

龚玉杰

张世莉

田益民

2018年07月09日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新闻网 » “好伤心!”“怎么了?”“我注册的马小云商标,被马云无效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