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漏偏逢连夜雨——顺风车事件引发众怒,滴滴现在又输掉这枚重要商标

最近,由于“乐清顺风车事件”

我们身边的大多数女性朋友

已经卸载了滴滴出行APP。

公众号里对滴滴更是各种

口诛笔伐,

滴滴的人设瞬间崩塌,

声誉一落千丈。

屋漏偏逢连夜雨,

船迟又遇打头风。

让滴滴最近闹心的还有另外一件事——

“滴滴传情”商标争夺战中败北

商标争夺战失利

半年前,宁德市一山茶油销售企业申请注册了“滴滴传情”商标,在商标公告阶段,滴滴公司提出异议,要求商标局不予核准。

山茶油销售企业是宁德市国仕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其主要业务是加工和销售茶叶、海鲜等各种本地产品。

该公司于2016年6月开始使用“滴滴传情”商标。

滴滴认为,滴滴打车已经成为新的现代出行模式与异议人形成唯一对应关系。因此,“滴滴传情”具有明显的恶意复制和模仿异议商标。

山茶油公司认为,“滴滴”和“嘀嘀”商标并非异议人独创的,“滴滴传情”作为一个整体,与“滴滴”和“嘀嘀”等在呼叫发音、中文含义、整体外观等方面有着明显的区别。

而且这两家公司的产品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8月27日,在审查商标局后,认为嘀嘀无限公司所提异议理由不成立,争议商标已获批准注册。

山茶油公司成功注册了“滴滴传情”商标。

滴滴商标保护不力,早有前兆

事实上,嘀嘀公司在商标保护方面总是不太顺畅,一波三折。

早在2014年,宁波、杭州二影公司起诉滴滴,索赔亏损8000万元。

2012年5月21日,宁波妙营公司就成功申请了“嘀嘀”商标,并将使用权转让给杭州妙影公司。巧合的是,杭州妙影公司和滴滴公司是“同行”。

2011年8月,杭州妙影公司推出了名为“嘀嘀出行”的软件,后来还上线了“嘀嘀导航”、“嘀嘀地图”、“嘀嘀打车”等软件,主要是在杭州地区推广。

最后,原告妙影公司和北京小桔公司达成了一揽子商标转让协议,妙影公司取消了对该案件的诉讼和其他相关的商标侵权案件。

在此事件发生后,滴滴开始关注商标,从被争议到争议,被动防守到主动进攻。

2016年,滴滴公司反对中国工艺美术师、苏州刺绣艺术家邹英子所申请的“滴滴绣”商标。

邹英姿首创的“滴滴针法”获得了国家专利局2011年颁发的专利证书,并于2015年申请注册商标。

在注册完成时,滴滴公司提议以“滴滴”为名提出了用于服装和鞋类面料为基础的商标申请,因此“滴滴”和“滴滴绣”注册商标之间存在争议。

作为苏州刺绣的技术,“滴滴绣”使用在线,并且申请也在线,应该享有合法的专利权。 “滴滴”属于交通软件。

申请后,它不用于刺绣服装领域,即使是滴滴也是一个驰名商标没有专有权。最后,“滴滴绣”成功注册了该商标。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了 2017年,滴滴公司起诉北京“滴滴打球”管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滴滴”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被告滴滴打球公司未经许可在产品、宣传中使用了“滴滴打球管家”、“DIDI”等标识,并在公司名称中使用“滴滴”字样构成不正当竞争。

滴滴公司的商标有无数个例子。有输有赢,一路都很尴尬。

目前,滴滴拥有“滴滴”、“嘀滴”、“DIDI”、“迪迪”等87个商标。

由此看来,特别是在大众知识产权觉醒的今天,企业更应该用尽早布局商标防御矩阵,搭建商标防御体系,以免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因为商标而受制于人。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屋漏偏逢连夜雨——顺风车事件引发众怒,滴滴现在又输掉这枚重要商标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