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工作——月入十万没毛病?

七弦琴人昨天在群里看到有朋友发了这张图。然后大家讨论了一番,其中一个朋友看到以后第一反应是:还是有不少同侪的嘛,为什么那么多做专利的同行说工作很苦逼呢,他觉得月入十万都没问题啊。

以下内容以这位朋友的第一人称角度叙述,这里必须明确表示:他和作者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一二三四***********

我入行不到四十年,做过小审,某年还注册了第一个电子申请账户并于次年底收到第一本红彤彤烫金印着徽章的专利证书。几经转折又把技术转让给一家公司,以后陆陆续续在多家代理所兼职做小代,所以整体来说我是一个经验丰富到可能人格分裂的专利人:也许我这边还在沟通发明人、申请人你这个技术方案如何容易想到,反过来我又要绘声绘色地向之前的审同事们陈述本领域技术人员是绝对不可能想到滴。

***********二二三四***********

至于一个月能做到多少个案子,我以前一直说不上来,那时候总有个大概的心理掂量:单独做小代的话一个月写一百件?单独做小审的话一个月审四十件?

想起之前有一天,在食堂碰到行将离职去代理所的同事,我说恭喜你呀,去了代理所以后美滋滋一个月做个……50件?赚的爽歪歪!

同事瞪着眼睛看着我:@#¥¥#%@!(你tm的真能扯)!

其实我是犹豫了好几秒才咕嘟出一个50,在那个时候我觉得以我的能力,可以同时在三家代理所兼职,平均30分钟完成一个机电领域的申请文件,写答复更加不在话下,只要把我千锤百炼的模板一套,申请文件一改,然后就能开始滔滔不绝的答辩论述。

***********三二三四***********

现在我对自己能写多少申请文件已经有了明确的认知了。

最近几个月都是150件,但是这样我已经不能正常的对大脑降温休息,并且我的胃也对申请文件产生排异反应。

而一个月能够做完多少件通知书我从未这样挑战过。我只记得某一个月我其他业务做的不算多吧,然后由于某种不可描述的原因,我的任务量不受控制的增加了,估算一下大概要完成30件通知书。

所以当时节奏就乱了:也不做计划了,也不聊Cuckoo了。而最初的想法是把任务做完就行了,实在做不完就欠几件吧。

在如此投入的工作了20来天后,我猛然发现居然还留下一个礼拜可以啥都不做,这甚至比平时只做10件剩下的时间还多!

***********换个姿势***********

诚恳的告诉大家,和我速率差不多的人我还是认识不少的,当然还是有更多的人做不到,我认为这里面还是有很多道理可讲的。

做得快有做得快的付出,埋头苦干得并不见得都是勤奋人。

专利这一行考验的是三个方面的功夫:

广阔的专业知识视野、精纯的文字阅读撰写、以及专利法运用。

这里面其实最容易解决的是法条,我的做法是把专利法详解读几遍并写一篇总结,我发现部分专利同行做了一定时间了居然都没有读过详解,然后从他们愚蠢的提问中可以深深的感受到他们在工作中机械的套弄法条的艰辛摩擦感。

另外前面两条才是专利人质变升阶的基础,因为专利人普遍是工科出身,文字功底水平会略低。没有广阔的专业知识视野和精纯的文字阅读撰写积累,单靠专利以外的工作经验,可能不足以对技术方案的理解和撰写表述准确到位。

而毫不夸张的讲,我在阅读各种申请文件的时候,往往看到发明名称就已经能把发明点猜个八九不离十了,这样一来自然大家就有了快慢的区别。

入行工作第一年的时候领导开会,让大家总结各自心得。轮到我,我说我的方法就是用其它时间把我领域的案子都浏览一遍,用我自己的话讲,发明人屁股一抬我就猜到他要放得什么屁了。

在这里有个非常好的建议:每天读柳沈、贸促会、港专等所几年前的(感觉他们貌似没有以前讲究了)案子,并揣摩人家的撰写方式。

本人一直把他们当成从未谋面的老师和偶像,那种连逗号都极少使用的专利文字看起来真是让人如痴如醉。这样可以同时提高自己的专业知识和文字表达能力,一举两得岂不美滋滋。

***********再来一次***********

以上内容是根据一位朋友口述,笔者整理记录的。该朋友一边口述一边忙着实验自己新构思的头脑风暴装置——整体而言是一种躺椅和烫头机的组合。为了防止他意志不坚定,不得不帮他将四肢用绑带暂时固定。

承载电流的开关是在一家废弃的开关站捡回来的油断路器。我费了老大劲才把它合上去,于是我们在电流的断断续续中艰难完成上述对话。

墙上的排气扇时快时慢,下午的阳光勉强穿过夹杂着焦臭味的青烟,在这种环境下你难以分辨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专利工作——月入十万没毛病?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