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福记”终被“徐福记”无效!如何远离与他人构成近似商标?

一方为始创于20世纪70年代的“徐福记”,一方为广东本土的食品“黄福记”,双方在糖果、糕点市场上不期而遇,并围绕“黄福记”三个字产生了一场商标纠纷。历时3年,双方纠纷有了新的进展。近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商标评审委员会的上诉,商评委对第8138766号“黄福记”商标予以维持的裁定最终被撤销,并需重新作出裁定。

一、一字之差招致商标纷争

据了解,“徐福记”始创于上世纪70年代,主要生产经营糖果、糕点及果冻、布丁等休闲食品。

黄福记则是广东省揭阳市荣丰食品有限公司(下称荣丰)于1992年9月注册的商标。

通过中国商标网查询到,徐福记公司注册有第1247144号与第3287032号“徐福记”商标及第717184号、第886954号、第7316224号、第7346784号、第7380876号“徐福记及图”商标(下统称引证商标),上述商标于1993年至2009年申请注册,核定使用在糖果、糕点、果冻、饼干等第29类与第30类商品上。

2010年3月,荣丰提出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2012年5月被核准注册使用在饼干、蛋糕、糖果、果冻(糖果)、茶等第30类商品上。据中国商标网显示,荣丰在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日当天还在茶、调味品等商品上申请注册了第8138765号“黄福记及图”商标。

2015年7月,徐福记公司向商评委对诉争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主张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损害了徐福记公司的在先商号权及驰名商标权益。据此,徐福记公司请求宣告诉争商标无效

2016年5月,商评委作出裁定认为,诉争商标与徐福记公司的“徐福记及图”商标存在一定差异,未构成近似商标,故诉争商标的注册和使用不易误导相关公众,裁定对诉争商标予以维持。进而致使徐福记公司的驰名商标权益受到损害。

徐福记公司不服商评委所作裁定,随后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二、商标近似与否成为案件走向关键

在一审诉讼阶段,双方围绕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是否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商标、诉争商标的注册是否会损害徐福记公司的在先商号权及驰名商标权益展开了激辩。

经审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故不存在适用我国商标法相关规定进行驰名商标认定和对引证商标进行跨类保护的必要;在徐福记公司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其商号于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日前在糖果商品上已经具有一定的知名度的情况下,容易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为标注诉争商标的商品与徐福记公司存在某种关联,诉争商标的注册损害了徐福记公司的在先商号权。据此,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于2017年10月作出一审判决,撤销商评委所作裁定,并判令商评委重新作出裁定。

在二审诉讼阶段,争议焦点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是否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经审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指出,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按照相关公众对商标的一般识别和对文字、图形等商标组成部分的理解来进行,既要考虑商标标志整体的近似程度,也要考虑相关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商标申请注册意图、商标使用情况等因素,以是否容易导致相关公众产生混淆误认作为判断标准。

综上,法院认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若同时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并存,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其各自所标识的商品均来源于徐福记公司,或者误认为诉争商标所标识的商品提供者与徐福记公司之间存在特定联系,从而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因此,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据此,法院终审驳回商评委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三、如何巧妙躲开”商标近似“纠纷?

我国目前商标申请量的巨大,导致越来越多的好名字已经被人在先申请或注册,而商标注册遵循的是”在先原则”,导致了想要注册商标的人有一半都栽在了商标近似的问题上。

判断商标近似,应当从商标本身的音、形、义和整体表现形式等方面考虑,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采取整体观察与对比主要部分的方法,还应当考虑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针对以上标准,如何巧妙躲开”商标近似”这个雷区呢?专注鱼为您支招。

首先,如果申请的是有意义的三字或三字以上商标,查询后发现已有近似商标在先,可以加字或减字,也可以改字,但建议第一,针对首字改动,第二,最好能够改变原有的词义,使意义与近似商标产生较大区别。

其次,如果申请的是无意义的臆造的三字或三字以上商标,查询后发现已有近似在先,此时也是可以加字、减字和改字的,但同样要注意选择首字。

以中国人的姓氏举例,三字无意义的商标,就像中国人的姓名,首字是姓,后两个字是名,而我们对于姓名的认知是,两人的名字姓氏一样,名相差不多时,人们约定俗成的观念会怀疑这两人是否存在亲戚关系。同理,想要避免商标近似,改动首字比在首字之后的部分改动更能使商标从音、形、义上产生区别。

再次,如果不想加字减字只改字,那么一定需要使商标含义发生变化。此时加字位置可以不指定为首字,但词义一定要区别明显,比如幸运数与幸运树,二者不仅读音一样,外形上有三分之二都是一样的,但是依然不构成近似,正是因为它们分别代表了不同的事物,幸运数是一个数字,而幸运树则是一棵树。

此外,加字也好,改字也罢,千万避免以下几种字:

1、行业约定俗成的,业内普遍使用的某一种类商品或服务的名称,如AB和AB服装;

2、起修饰作用的形容词或副词,或显著性较弱的文字,如白何与新白何;

3、直接表示商标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它特点的文字,如风鸟与风鸟除臭;

4、表示商品生产,销售或使用场所的文字,如纤花和纤花坊。

当然啦,也要汲取“黄福记”和“徐福记”案的教训——改字,可不是为了让你“傍名牌”,当心驰名商标保护条例随时锁定你哦。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 » “黄福记”终被“徐福记”无效!如何远离与他人构成近似商标?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