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车”侵权“ofo小黄车”?

2016年底以来,国内共享单车突然就火爆了起来,最近一张手机截屏蹿红网络。

在这张截图上,24个共享单车应用的图标霸满了整个手机屏幕,真的是“一图说明共享单车的激烈竞争”。而在街头,仿佛一夜之间,共享单车已经到了“泛滥”的地步,各大城市路边排满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

目前的共享单车市场早已经变成一场资本的狂欢,摩拜投靠美团,青桔和哈罗分别有滴滴以及阿里巴巴撑腰。而在这场热潮中依然还在坚持品牌独立的小黄车ofo这段时间确实相当不好过,除了面临各大合作商的追债和报修率持续上升之外,小黄车也正在面临着知产难题。

2014年,北大毕业生戴威、薛鼎、张巳丁、于信4名合伙人共同创立了ofo,致力于解决大学校园的出行问题,次年5月,超过2000辆ofo共享单车被“骑进”北大校园,这一年被外界看作是共享单车的“元年”。

2016年,共享单车的企业如同雨后春笋般不断地涌现出来,大量的风险投资争抢着“低碳环保”的“ofo们”,资本像是一头饥渴的巨兽,四处寻找着那些还未被投资的企业,而整个2016年至少有25个新品牌汹涌入局。

2017年,深圳南山区蛇口湾夏山公园的出入口,大量被人为破坏的共享单车堆积在一起,偶尔从上面掉下来的零件仿佛在宣誓着自己是这座“坟场”的主人,此后不到一年里,数千万量的共享单车变成“共享围城”,资本的宠儿们在寸土寸金的城市中野蛮地蔓延着。

这年的10月,哈罗单车和永安行合并,共享单车行业的首起并购案就此诞生。一年后,顶着“共享单车第一股”光环的永安行发布公告,共享单车业务被剥离。

今年4月,美团从犹豫不决的滴滴手中接过该行业的两大龙头之一,以27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了摩拜。至此,在被资本的大火烧过的共享单车行业中,场外的巨头们成了“最后的赢家”。

ofo遭遇“李鬼”

风暴过后一片狼藉,如今的共享单车品牌也只剩下摩拜、ofo、哈罗单车等少数“幸存者”了。许多人认为曾经在“共享单车大战”中占据上风的ofo在后来却“不敌”摩拜,是由于ofo单车的技术含量不够,过度坚持机械锁导致其单车的损坏率一直居高不下等原因,但其实ofo在知识产权方面的动作从未停止过。

2017年5月17日,拜克洛克公司宣布将共享单车ofo更名为ofo小黄车,创始人称此次更名是注意到用户在日常使用中以“ofo小黄车”称呼他们,为了尊重用户、融入用户,拜克洛克公司希望使“ofo小黄车“成为品牌的唯一标识。

满怀对未来的憧憬更名”ofo小黄车”,但是自更名起”小黄车”便摊上事了…

2017年7月底,距离更名不满2个月时间,数人(上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状诉拜克洛克公司商标侵权,索赔300余万元。

数人(上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称其拥有第17541750号,9类和第17541835号,38类“小黄车”注册商标,被告大量使用“ofo小黄车”“小黄车”宣传广告且注册商标的行为,侵犯了其注册商标专用权。

“小黄车”侵权“ofo小黄车”?
“小黄车”侵权“ofo小黄车”?

如图,数人(上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早在2015年就提出申请第9类和38类“小黄车”商标,并于2016年9月21日核准注册。

而据小编在商标局网站查询,拜克洛克公司当时并没有布局“小黄车” 任何商标。

“小黄车”侵权“ofo小黄车”?

原告数人公司认为,被告ofo使用“ofo小黄车”商标的行为容易导致混淆,通过一系列的使用、宣传、促销活动,使得相关公众均认为“小黄车”即指代被告。当原告在其商品与服务上使用其合法注册的“小黄车”商标时,会使得相关公众产生对原告提供的商品与服务与被告之间存在某种特殊的联系,或者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某种联系的误认,割裂了“小黄车”与原告之间的联系,失去“小黄车”作为其注册商标基本的识别功能。

数人公司请求法院判定ofo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并判决ofo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停止使用“小黄车”商标;判决ofo在相关媒体、网站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赔偿经济损失300万元以及相关合理支出。

被告ofo方面表示,该公司使用“小黄车”是描述性善意合理使用,且使用在“自行车出租、互联网租赁自行车”服务上,即便属于商标性使用、也不属于在原告涉案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服务上的使用;被告服务与原告涉案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服务目的、内容、方式、对象等区别明显,综合整体实质上属于“自行车出租——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两者不构成相同或类似。

被告使用标识“ofo小黄车”与原告“小黄车”商标不构成商标法侵权意义上的近似;被告使用不会造成相关公众混淆误认。因此被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当天的庭审共进行4个小时左右,双方在发表完各自观点后,均表示愿意在法庭主持下进行调解。案件未当庭宣判。

2018年6月29日,商评委针对拜克洛克公司就诉争商标提起的商标驳回复审请求作出复审决定。商评委在被诉决定中认定,诉争商标与两引证商标——第17541750号“小黄车”商标(下称引证商标一)、第18798383号“小黄车”商标(下称引证商标二),均为文字“小黄车”,构成近似商标。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可下载的手机应用软件、衡器等商品与两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可下载的计算机应用软件、衡器等商品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诉争商标与两引证商标并存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易导致消费者混淆误认,已构成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的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拜克洛克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经使用可以与两引证商标相区分。据此,商评委作出对诉争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的注册申请予以驳回的决定。

对于商评委作出的上述决定,拜克洛克公司不服,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诉称,引证商标的注册不具有合法性,不应当成为诉争商标获准注册的权利障碍。拜克洛克公司已经对两件引证商标提起了无效申请,拜克洛克公司有理由相信引证商标将被宣告无效。鉴于引证商标状态不稳定,拜克洛克公司申请对本案暂缓审查或中止审查,待商评委对引证商标的权利状态作出判定后再做审理。

庭审中,商评委坚持被诉决定中的意见。

来源: 金名标

编辑:小七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小黄车”侵权“ofo小黄车”?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