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版权再添两大买家!视频巨头混战助CBA挺进10亿时代

又是一年CBA联赛开幕倒计时。继9月26日CBA公司正式公布联赛赛程并宣布10月21日开幕后,9月28日,CBA在京召开2018-2019赛季CBA联赛工作会议,会议可谓是干货满满。CBA公司先是对上赛季进行了全面总结,再次确认了上赛季的商业开发收入创造历史新高,各队获得的平均分红比上赛季提高了70%—80%,领导还当众颁发了优秀赛区、体育道德风尚奖、十佳裁员们等近二十个奖项。对于新赛季,除了布置各赛区竞赛组织工作、讲解国际篮联新规等竞技层面的工作外,CBA公司还介绍了新赛季的商务推广工作。另据体育大生意获悉,新赛季CBA将再添两大新媒体版权合作伙伴。

众所周知,CBA公司在2017年6月才正式实现实体化,这也导致CBA上赛季的商务开发工作时间颇为紧张,满打满算也不过三个月的时间。再加之,当时由于资本市场对体育的投资热度陡降,整个体育版权市场大环境也随之遇冷。所以在版权销售方面,除了拥有体制优势的央视等22家电视台以及CCTV5+客户端以比较优惠的价格与CBA签订十年长约外,最终真正花大价钱购买版权的只有腾讯体育和中国体育直播直播TV这两家,他们各自与CBA签约三年。而随着CBA这一国内本土顶级赛事版权尘埃落定,当时不少人均认定,国内体育版权格局已定,但事实证明,在随后这一年中,视频网站巨头们之间的合纵连横反而让竞争更加激烈,而如今的CBA版权也成为巨头们之间攻城略地、攻破假想敌护城河的核心砝码。

过去这一年,PP体育成为足球版权大满贯,而腾讯体育则成为篮球版权大满贯,两强分别以足、篮这两大运动为核心囤积版权,似乎形成了两分天下的局面。但就在世人以为中国体育版权江湖大局已定之际,2018年夏天的6、7、8月这三个月就足以巅峰过去一年形成的江湖版图。在这三个月中,优酷、咪咕、爱奇艺这三大视频平台各出奇招,书写了一段属于中国体育版权江湖的合纵连横佳话。

先是在6月,伴随着足球世界杯这一超级体育盛事来袭,阿里巴巴旗下的优酷视频和中国移动旗下的咪咕视频不约而同开始重注体育。,而。虽然这两大背靠大树不差钱的视频平台过去并不以体育内容而见长,但今夏高价获得世界杯版权绝非只是一时兴起玩票,他们还双双筹建体育频道,试图在世界杯后全面发力体育赛事,留住体育用户。

众所周知,此前4G时代和移动互联网的爆发已经让视频平台用户量激增,并借此压过传统门户网站一头,而随着如今更加流畅的5G时代到来,视频巨头平台的人口红利也终将彻底释放。对于视频平台而言,优质娱乐综艺和顶级体育赛事往往是吸引用户的核心法宝,这也是优酷和咪咕开始全力进军体育领域的初衷。没有丝毫的意外,今夏世界杯一役让两大平台尝到了体育优质IP惊人的吸粉能力,这进一步坚定了他们持续重注体育版权的决心。

7月中旬,世界杯热潮处于顶峰之际,咪咕和优酷又先后与拥有足球赛事版权大满贯的PP体育达成战略合作。其中,优酷的母公司阿里巴巴集团还宣布完成对苏宁体育的战略投资,而作为战略合作的关键部分,优酷和PP体育将围绕体育内容展开深度合作,双方建立联运平台。

此外,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个人也频频在体育领域尤其是篮球领域进行大手笔布局,坊间传闻,蔡崇信是位非常资深的篮球迷。2017年底,他在获得NBA篮网队49%股权后顺利跨入到了NBA投资人行业中来,而长期以来对中国市场这块大蛋糕垂涎三尺的NBA各队投资人,反过来也将蔡崇信和他背后的阿里巴巴视为开拓中国市场的桥梁,不少NBA球队都表达了希望与阿里巴巴达成深层合作的期待。而鉴于NBA大陆地区的新媒体版权即将于2020年到期,未来不排除优酷角逐NBA中国网络版权的可能性。

在优酷、咪咕纷纷重注体育、大有后来居上之势的同时,爱奇艺这个原本在体育领域格外低调、囤积的体育版权仅限于网球、搏击等项目的视频平台也开始寻求突破之道。鉴于体育版权是一个烧钱游戏,而爱奇艺上市后其整体市值长期也只是徘徊在200亿美金左右,显然,单凭其一己之力很难玩转体育。在经过与另一个体育版权运营老牌公司新英体育谈判后,8月初,双方宣布成立合资公司新爱体育,爱奇艺将爱奇艺体育独立拆分出来,由新爱体育独立运营,这意味着新爱体育试图通过面向市场融资来给体育输血。

需要指出的是,新爱体育的大股东是新英体育,而爱奇艺只是二股东,真正在运营爱奇艺体育的其实是新英体育的团队。在新爱体育成立后不久,就陆续获得了总计8.5亿元的投资,估值迅速达到33.5亿元。充分拥抱资本市场让爱奇艺体育充满想象空间,但在稳定性层面恐怕和优酷体育、腾讯体育这种背靠大树的竞争对手有所不同。

正是通过今夏这番巨头间的合纵连横后,过去这一年形成的体育版权江湖格局被撼动。由于苏宁体育获得阿里巴巴投资、优酷本就隶属于阿里旗下,爱奇艺的母公司则是百度,而腾讯体育借助2019年男篮世界杯的筹备春风继续巩固自己篮球版权大满贯的优势,所以一时间世人纷纷惊呼体育版权也进入了“BAT时代”。

但客观而言,这一说法是否准确有待商榷,毕竟爱奇艺体育的大股东是新英体育,而PP体育背后的苏宁集团同样是世界500强,其地位不容忽视,而咪咕背后的中国移动的综合实力之强更是无人敢忽视,所以“体育版权江湖BAT三足鼎立”这一说法其实并不准确。但无论如何,BAT三大巨头或直接或间接入场对于中国体育产业而言都是利好消息,版权市场的竞争开始重新回暖。而在世界杯结束后,可供各大巨头角逐的超级体育IP并不多,首当其冲的就是去年实际上只卖了两个新媒体版权合作伙伴席位的CBA。

在上个赛季CBA商务开发尘埃落定后,CBA公司商务部总经理蒋健曾接受人民日报专访,重点解读了CBA赞助招商和版权出售这两大收入支柱的情况。其中在谈到视频版权出售时,蒋健重申了CBA公司的网络媒体版权不卖独家最好售卖三家的立场,他的原话是“如果一家垄断资源,长远来说不利于推广,所以我们的原则是不卖独家,但也不是越多越好,2-3家比较合适”。

正是因为CBA网络版权合作伙伴还有空缺席位,并且2019年篮球世界杯在中国举办,中国篮协和CBA联赛在以姚明为首的改革派的带领下频现亮点,中国男篮国家队亚运夺冠势头正盛,所有这些积极因素叠加在一起,让CBA这一超级IP的商业价值持续稳步提升,所以今夏各大视频平台围绕着CBA版权展开了激烈角逐。

据体育大生意了解,最终CBA网络版权合作伙伴新增了两家视频平台。此前在世界杯结束后,体育大生意曾做了一番排除法,并在9月初向多方求证。胜出的这两家正如体育大生意此前所料,他们正是背靠大树、在今夏初尝超级体育IP红利的那两家平台。鉴于这两家平台有意后续自行官宣,体育大生意亦不便披露其名字和更多细节。

尽管这两家平台尚未官宣,但近期他们均已在测试CBA赛事的直播技术。同时他们还在体育人才招聘市场动作连连,各路猎头公司也帮其到处选材挖人。照此趋势下去,有望顺带让国内篮球圈的资深媒体人迎来新一轮涨薪机遇,从而缩小与足球圈的收入差距也未尝可知。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CBA一下子新增了两大网络版权合作伙伴,但经过资本层面的运作与妥协,最终,CBA网络媒体版权合作伙伴原则上仍然保持三席的总量不变。在这其中,据体育大生意了解,蔡崇信2017年下半年的一笔投资在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这让上赛季与CBA签约三年的某家黑马平台将权益让渡给上述的一家视频平台,而其自身则转而以一种附属合作身份从中继续获得一些CBA场次直播权益,但这一合作与CBA无关,是平台与平台之间的资源分享。而这种版权分享模式其实并不陌生,就如同上个赛季腾讯体育获得CBA版权时,与腾讯渊源颇深的企鹅直播平台也从腾讯体育手中获得了一些CBA场次直播的权益。从这个层面来判断,CBA新赛季的三家网络版权合作伙伴所付出的价格和所获得的权益都是相同的。

另据了解,在本次CBA联赛工作会议期间,CBA公司也正式确认了有两支球队易主和六支CBA球队在新赛季更换冠名赞助商。易主的两支球队就是体育大生意今年休赛期率先报道过的山西男篮(详见《CBA今夏卖队第二例!山东高速拟将球队转让给西王集团》)。

迄今为止,更换冠名赞助商的六支球队分别是:山东男篮(因为俱乐部所有权从山东高速集团移交给山东西王集团,球队也随之更名)、新疆男篮(冠名赞助商从喀什古城变更为广汇汽车,为庆祝广汇集团2019年成立20周年,广汇汽车给球队的冠名费高达3000万一年,而且夺冠另增加3000万奖金)、龙狮篮球(从广州证券变更为时代中国,时代中国系港股房地产公司)、四川男篮(从品胜变更为五粮金樽)、福建男篮(从浔兴SBS变更为晋江文旅)、八一男篮(因与富邦集团的共建合作到期,球队主场迁往“1927年打响第一枪”的南昌,所以改称八一南昌队)。

毫无疑问,自从CBA公司在2017年6月正式实体化并推出一系列稳步改革措施后,CBA的整体商业价值稳步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高度。按照2017年管办分离时的约定,CBA公司除了要将上赛季营收的10%作为授权费上缴给中国篮协外,其余的营收扣除相关成本和流转税等杂项,全部作为分红分给CBA20家俱乐部。这也让各队获得的平均分红比上赛季提高了70%—80%,而据体育大生意估算,上赛季的招商赞助和版权售卖这两项之和已经接近10亿元大关。而随着新赛季新增了两家版权合作伙伴,同时现有的五级招商体系中还有望新增一些官方赞助商和官方供应商,所以2018-19赛季的CBA营收有望再创新高。

回首CBA商务开发简史,如果以赛季营收总额来划分,大体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1995-2004年。这一阶段CBA联赛因为处于初创阶段,联赛商业价值较低,所以设置了联赛冠名赞助商,诸如555(1995-96赛季)、希尔顿(1996-2001年)、摩托罗拉(2001-2003年)、联通新世纪(2003-04赛季)。1995-2001年期间,CBA商务运营商IMG平均每年为CBA支付360万美金。而2001-2004年,中国篮协的全资子公司北京中篮体育开发中心(简称“中篮公司”)每年为CBA招商4000万元左右。而这一阶段的版权收入几乎为零,IMG甚至要倒贴给电视台公共信号制作费用和转播占频费。

第二阶段:2004-2012年。从2004-05赛季开始,时任篮管中心主任的李元伟决定取消联赛冠名赞助商,随后又于2005年与盈方中国签下7+5的商务运营协议。盈方在合作前7年每年至少向CBA支付650万美金的保底费用,一旦盈利,盈方只能拿15%-22%的利润,绝大多数利润都要归中国篮协。但遗憾的是,盈方运营期间,绝大多数赛季都处于亏损状态,这让盈方中国当时的掌门王应权不得不黯然离职。这一阶段,CBA依旧在电视台层面没有拿得出手的版权收入,但好在网络开始兴起,网络版权费每年可以达到数百万级别。

第三阶段:2012-217年。2012年5月,在马国力的主导下,盈方中国成功与CBA续约五年,平均每年要向CBA支付3.36亿元。随后携5年20亿元的天价赞助合同入场的李宁直接推动CBA招商体系升级为四级赞助商体系,分别为官方战略合作伙伴、官方合作伙伴、官方赞助商和官方供应商。这一阶段,各大门户和视频网站成为CBA网络版权的主要购买者。2016-17赛季是盈方中国运营商务运营权的最后一季,当赛季共有七家网络平台获得CBA版转播版权,创造了CBA历史之最。据估算,2016-17赛季的网络版权总售价约为1.4亿元左右。

在经历了上述三个阶段后,CBA整体商业价值固然连上三个台阶,但这仍远远没有体现出CBA蕴含的真正价值。随着CBA在2017年实现管办分离,全面开启改革,CBA的号召力进一步提升,与姚明曾持续合作十年的中国人寿决定于CBA签下3年超过10亿元的赞助合同,就此CBA赞助商体系增加至五级:CBA官方主赞助商、官方战略合作伙伴、官方合作伙伴、官方赞助商、官方供应商。据估算,上赛季招商赞助收入超过了7亿元,而版权收入约有3亿元。如今随着新增两家版权购买方,新赛季CBA商务开发总收入将铁定突破10亿元大关,从而让CBA商务开发进入一个全新时代。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七弦琴新闻网 » CBA版权再添两大买家!视频巨头混战助CBA挺进10亿时代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